pk10跟投软件
《帝王業》TXT全集
帝王業
書籍作者:寐語者
書籍類別:歷史小說
書籍格式:TXT
授權方式:免費下載
書籍大小:解壓后(3.84 MB)
書籍字數:363351 字
更新時間:2017-02-10 15:44:06
上傳用戶:斛志業
書籍來源:未知
已被圍觀:12777
快捷下載: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內容簡介

    風華
    今年八月十三是我十五歲生辰,也是舉行及笄之禮的日子。
    我的及笄禮由皇后和晉敏長公主一起主持,太子妃率諸內命婦前來觀禮,京中各大望族的女眷都送來了禮帖。
    明堂之上,我穿著五重繁復的華服,寬大裙幅逶迤身后,徐步穿過織錦鋪陳的玉階,在王氏歷代先祖掛像前,屏息跪下,雙掌交疊,平舉齊眉,深深俯首叩拜。
    我的母親,晉敏長公主,身著杏黃鸞紋織金裳,額前鳳墜搖曳,映出她眼中淚光晶瑩。
    華服盛妝的皇后,我的嫡親姑母,款款步下鳳座,含笑凝視我。
    母親親手為我挽起長發,層層疊做高髻。
    姑姑將一支御賜八寶琉璃旒金簪插進我的發髻,用十八枚碩圓珍珠綴起的月牙環,束起我齊眉發縷,露出光潔前額。
    母親噙淚微笑,一瞬不瞬地望著我在禮官念頌聲中,跪拜祖先,跪拜皇后,跪拜父母兄長。禮成,我款款起身,揚起臉龐,環顧四周。
    滿堂華彩之下,眾人寂然無聲。
    高燭華燈,將我的影子投在明亮宮磚之上,云髻峨嵯,綽約婀娜。
    我徐步走過的每一處,牽引諸人迷離目光,令禮官忘記了唱禮。
    獨立于異彩流光的中央,所有光華,匯集于我一身。
    迎著眾人目光,我微微揚起臉龐,孤獨而驕傲,無依而自豪。
    生平第一次,獨立于眾人之前,再沒有父母兄長站在前方,為我張開庇護的雙臂。
    這一刻,所有人都離我如此遙遠,只留我佇立于此。
    萬眾注目之中,惟獨沒有他。沒有那雙永遠溫柔含笑的眼睛。
    我知道,從這一刻,從前時光一去不返。
    第二日清晨,早早被徐姑姑催促起身,天未亮就開始著衣、敷粉、梳妝。
    今天是我第一次按成年女子的禮儀,去給父母請安。
    妝成,徐姑姑與錦兒等一眾侍女,怔怔看我,半晌不能言語。
    鏡中女子梳一雙飛仙髻,玉色織銀鸞紋裳,外罩薔薇紗羅衣。
    分明是我,又分明不再是我。
    昨夜雨后初晴,清晨的微風吹落廊外桂花樹,紛紛揚揚,灑落一地細碎香蕊。
    轉過西廊,迎面便見了哥哥,白衣廣袖,衣袂飄飄而來。他咿了一聲,圍著我轉了一圈,,一雙斜飛的劍眉挑得老高,滿目驚艷之色。
    我故意高揚起頭,學他挑眉的樣子,笑著睨了過去,任由他上下打量。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好個碩人其欣。”[1]他作風流態,曼聲高吟,烏黑的眸子透出古怪笑意。
    我抿唇不語,眸子轉動,上上下下看他,倒要瞧瞧今日又有什么花樣。
    哥哥敲著羽扇,繼續吟道,“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
    后面“維私”二字還未出口,被我揚手奪了羽扇,重重打去。
    他大笑著躲開,口中兀自戲謔,“衛侯,衛侯,我家小阿嫵的衛侯在哪里?”
    我咬唇,耳后卻直熱上來,雙頰隱隱發燙。
    “爹爹不是齊侯,你也不是東宮。”我含嗔瞪他,“說這渾話,給爹爹聽到,看不打折你的腿!”
    “雖不是也,亦不遠也,難道你不是東宮之妹?”見我滿面羞紅,那可惡的人越發得意,笑嘻嘻湊了過來,“昨日為兄為你占了一卦,卦象上說,我家小阿嫵今歲紅鸞星動,將遇良人!”
    我一跺腳,探手向他胳膊底下呵去,哥哥最是怕癢了,慌忙閃身躲讓,與我鬧作一團。
    錦兒她們看管我與哥哥的打鬧,退在一旁,咯咯直笑。
    徐姑姑啼笑皆非,“快別鬧了,我的小郡主……相爺這會兒都回府了,再鬧下去,又該讓奴婢受責罰了!”
    趁我被徐姑姑一把拽住,哥哥這才得以抽身,大笑著跑遠了。
    我回頭嗔視,“徐姑姑!每次你都偏袒他!”
    徐姑姑掩袖低笑,姿態秀雅,柔聲道,“紅鸞星動是好事,郡主為何著惱呢?”
    我頓時瞪了她,不知該惱還是該笑,連徐姑姑也來打趣我。
    “相爺還在前廳,郡主先去給公主請安吧。”侍女錦兒在一旁輕聲笑道,及時替我解了圍。
    “也好。”我佯作不在意,轉身便走,卻暗暗低了頭,掩藏頰上再度升起的羞紅。
    我們實在是一對頑劣的兄妹,自小到大都是這樣。
    看在世人眼里,哥哥風流俊雅,我美貌尊貴,都是世人仰慕的神仙人物。
    然而,名門貴胄的風流雅致都不過是表象。
    私下里,我們也是一對平凡兄妹,也如平民家的少年男女一樣,也會淘氣玩鬧,為著微末小事爭鬧不休;也會嬌癡任性,在父母面前永遠似長不大的孩子;也會憂傷無奈,在心中藏起一份小小的隱秘情懷……
    一陣風吹過,細碎紛黃的桂花撲簌簌掉落廊下,馥郁襲人。
    今年的桂花開得早了些,現在就開始凋落了。
    我自顧低頭而行,卻被哥哥的話觸動了心事,一時間,滿心都是惆悵。
    說什么紅鸞星動,將遇良人……我的良人去了皇陵守孝,未滿三年之期,怎能回來娶我。
    三年,不知道是多漫長的時光。
    我怔怔望向遠處空濛天空,輕輕嘆了口氣。
    那偏遠的皇陵,遙隔重山之外,此時已漸入秋涼了吧。
    風流
    我出身于瑯玡王氏。
    瑯玡王氏,自我朝立國三百年來,一直是士族首領,在門閥世家中聲望最隆,與皇室世代締結姻縭,執掌朝中重權。王氏一門,歷代鴻儒高士層出不絕,留下傳世的才名,深受天下仕人景仰,銜領文藻風流,是為當朝第一望族。
    自王氏以下,謝氏、溫氏、衛氏、顧氏,四大望族同為中流砥柱,使士族外戚在朝野的權勢不斷擴張,鼎盛之際幾乎可與皇室比肩。士族高門的風光,一直延續到先皇時期。
    先皇登基之初,三王奪位,勾結外寇發動叛亂。
    那一場戰爭整整打了七年,士族精英子弟,近一半都參加了這場戰爭。
    太平盛世之下,誰也沒有想到,那場仗會打得這么久。
    鮮衣怒馬的貴族子弟只想著馳馬沙場,建立不世的功業。
    然而連年征戰,民間農耕荒廢,田莊荒蕪,百姓流離失所,更遭逢經年不遇的大旱。七年戰亂,死于饑荒和戰亂的黎民數以萬計。
    許多年輕的士族子弟,將他們滾燙的熱血和鮮活的生命永遠留在了疆場。
    這一場浩劫過后,士族元氣大傷,大片田莊被毀棄,世族不事稼穡,代代依賴田產農租為業,很多失去了財力支撐的世家,再無力支撐龐大的家族,門第傾頹于一夕之間。
    恰逢亂世之際,寒族出身的軍人卻在戰爭中因為軍功累升,迅速擴張勢力,掌握了龐大的兵權,一反我朝數百年來 “重文輕武”的策略。昔日備受輕慢的卑微武將,逐漸站到了權力的頂峰。
    當今皇上登基之時,北方突厥與南境鄰國時時滋擾,邊患不斷。經年大旱之后,國庫空虛,疫病橫行,窮極生惡,終于在建安六年釀成十萬災民暴亂。各地官吏趁亂中飽私囊,大行舞弊之事,軍中武將趁征戰之機擴充實力,擁兵自重,以軍人為首的寒族勢力漸漸占了上風,逼得朝廷步步退讓。
    那個煌煌盛世的時代,終于一去不返。
    數十年爭斗下來,幾大世家紛紛失利,權勢不斷旁落。
    唯一還能夠屹立在風口浪尖,與之相抗衡的只剩下王謝兩族。
    尤以王氏根基深厚,派系廣植,更有慶陽王手握南方駐軍二十萬之眾。
    只要國本尚存,要想動搖我的家族,只怕沒有人可以辦到,即便是皇上也不能。
    父親身為兩朝重臣,官拜右相、兼大司馬之職,封靖國公。叔父統轄大內禁軍,官拜兵部尚書。朝野上下乃至各地州郡,廣布父親的門生。
    王氏歷來人丁不旺,傳到祖父那一代已經漸趨單薄,如今長房一門只得我與哥哥二人。然而旁系族人早已開枝散葉,遍布瑯琊故里,乃至京中高門,顯職要沖,王氏盤根錯節的勢力已深深植入整個皇朝的根基之中。
    我的母親,是當今皇上唯一的妹妹,倍受太后寵愛的晉敏長公主。
    姑母身為中宮皇后,母儀天下,一手將我的表兄推上儲君之位。
    我的名字叫王儇,出生即被賜封上陽郡主。
    家人卻喜歡叫我的乳名,阿嫵。
    小時候,總分不清皇宮與靖國公府哪個才是我的家。
    童年有大半的時間是在宮闈里度過,至今鳳池宮里還留著我的寢殿。
    母親是太后最憐愛的小女兒,我是母親唯一的女兒,姑姑曾戲言,“長公主是天朝最美麗的花,小郡主卻是花蕊上最晶瑩的一粒露珠”——那時,姑母與我都未曾想到,露珠雖柔美,卻經不起日光灼曬,太美好的事物總是不易停留。
    姑母沒有女兒,常常把我帶著身邊,親自教習典儀,讓我和殿下們一起讀書,甚至縱容我玩累了就睡在昭陽殿的皇后鳳榻上。
    我喜歡上了姑姑的鳳榻,纏著母親要張一摸一樣的床。
    姑姑與母親相視而笑,哥哥卻在一旁壞笑說,“笨阿嫵,只有皇后才可以睡鳳榻,莫非你想嫁給太子哥哥?”
    母親駭笑,姑姑卻嘆息,“可惜阿嫵太年幼。”
    那年,我只七歲,還不太明白什么是嫁人,只是向來不喜歡蠻橫的太子哥哥。
    兩年之后,太子大婚,我年方九歲,未到婚配之齡,太子妃的人選便成了謝家姐姐。
    太子妃謝宛容,以才貌嫻雅冠絕京華,我很喜歡她,皇上也贊她有母儀之風。可是,姑姑卻不喜歡她,太子哥哥對她也是冷冷淡淡。
    因為,宛容姐姐是皇上寵愛的謝貴妃的內侄女。謝貴妃是姑姑多年的眼中刺。謝家雖屢遭排擠而至沒落,姑姑卻仍不放心謝貴妃的兒子——三殿下子澹。
    放眼京華,最負盛名的美男子,首推三殿下,其次才是哥哥。
    我與哥哥自小入宮,給皇子伴讀,太子頑劣,二殿下體弱多病,唯有三殿下與我們一起長大,常在一處讀書嬉戲,彼此親密無間。那時仗著太后的寵溺,我們總是無法無天地玩鬧。
    不管闖下什么禍,只要躲進萬壽宮,賴在外祖母懷里,任何責罰都會被她擋得遠遠的,就像華蓋穩穩張開在我們頭上,永遠不必擔心任何風雨,連皇上也無可奈何。
    平日里,壞主意最多的總是哥哥,得好處的是我,三殿下則是永遠站在我前面的擋箭牌。
    這個溫潤的少年,承襲了皇室高貴端雅的外貌,性情卻淡泊恬和,一如他那柔弱善感的母親,仿佛天生就是不會為任何事生氣的,不管發生什么,都只是含著一絲溫柔的笑意,靜靜注視著你。
    那些無憂無慮的歲月,卻在不經意飛逝如電……
    我們三個漸漸長大,及至豆蔻年華,已是風致初顯的少年男女。
    每每我們一同出現,總引來旁人一片驚艷贊嘆之聲。哥哥和子澹經過的地方,總有小宮女們躲在廊下闈后偷偷窺望。
    宮中聚宴時,女眷們都以博哥哥一顧為榮。倒是子澹,雖然貴為皇子,風儀俊雅猶勝哥哥,卻不那么受女孩子歡迎……因為,有我伴在他的身邊。
    當我們第一次并肩站在一起,為皇上壽筵祝酒的時候,薄有醉意的皇上,跌落了手中酒杯,對身側的謝貴妃說,“愛卿,你看,九天仙僮下凡給朕賀壽來了!”
    謝貴妃很喜歡我。
    姑姑卻不喜歡子澹。
    那次壽筵之后,姑姑說我年歲漸長,男女有別,不能再和皇子們走動太近。
    我不以為意,仗著太后與母親的寵溺,依然背著姑姑,偷偷去找子澹。
    永僖六年,仲秋,孝憲敬仁皇太后薨逝了。

701
0
+++本文作者寐語者的其它電子書下載+++

下載地址


掃描二維碼下載本書

用戶評論

自古評論出人才,歡迎您發表您的精彩評論!
《帝王業》最新評論
pk10跟投软件 澳洲幸运10软件 平特一肖高手专区 北京塞车双面盘玩法 海王捕鱼兑换码大全 手机麻将哪个可以开好友房 查询期货平台真伪 湖北11选5前一推荐 入厂做什么工好又赚钱 小额贷款员工赚钱吗 甘肃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星云娱乐官网首页 北京时时彩走势图 飞艇6码稳定公式 长沙麻将技巧 爱赢吧 北京时时赛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