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北京法源寺_分節閱讀_第2節
小說作者:李敖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北京法源寺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3-18 11:17:06
D-史,也一再和這種氣氛相伴。在它興建后四百八十年,一個亡國的皇帝被關到里面,那是北宋的欽宗,他有著可憐的身世,他的父親徽宗,藝術家的成分遠多于皇帝,在位二十五年,把國家搞得一塌糊涂后,丟給了他,他只做了一年皇帝,就亡國了,然后做了三十年的囚犯。在憫忠寺,他回想故國,在曉鐘夕照里,過著痛苦凄涼的歲月。


  十三世紀,南宋也亡了。一個江西的進士謝枋得,參加抵抗蒙古兵失敗,妻子被俘。他隱姓埋名,在江湖上算命,他不肯用元朝的錢,只肯收米面等實物,給他錢,他就生氣,丟在地下。后來被發現了,他逃到福建,藏身武夷山中。元朝統一中國后,為了籠絡漢人,到江南訪求宋朝的遺士,跟它合作,名單開出三十人,謝枋得在里面,邀功的官吏找到他,強迫他北上。到北京后,他被安置在憫忠寺,他看到寺里曹娥碑,想到曹娥這個為了找父親的尸體,十四歲就自殺了的漢朝女孩,感慨:“小女孩都能做到,我不能不如你啊!”遂把自己餓死在憫忠寺里。死的時候,六十四歲。


  憫忠寺,就帶著這樣悲愴的身世,從歷史走了下來。在十四世紀,當憫忠閣還沒倒塌的時候,一個生在元朝的第一個皇帝時候、死在元朝最后一個皇帝時候的老人張翥,曾為它留下一首哀婉的律詩,那是:


  百級危梯溯碧空


  憑欄浩浩納長風。


  金銀宮闕諸天上。


  錦繡山川一氣中。


  事往前朝人自老,


  魂來滄海鬼為雄。


  只憐春色城南苑,


  寂寞余花落舊紅。


  在“寂寞余花”的時候,開始了本書的故事。






  時間是一八八八年,是清朝第九個皇帝光緒十四年,中國的戊子年舊歷正月初二日的上午,一個近三十來歲的青年人,一對有神的大眼睛,緊閉著嘴,有點黑,一臉廣東人的長相,留著辮子、穿著灰色長袍、外套黑馬褂、腳穿御寒的毛窩,漫步走向憫忠寺來。那時候憫忠寺已經改名法源寺,改了一百五十七年了。法源寺在北京宣武門外西磚胡同,遠遠望去,并排的三座大門,每座都對開兩扇,門頂上是厚重的宮殿式建筑,門與門之間是墻,墻頭也同樣鋪上琉璃瓦。這一排山門建筑,第一印象使人覺得厚重,好像凡是看到的,都戴了又厚又重的大帽子,莊嚴地等你過來。中間的門最大,前面左右各一只石獅子,尤其顯得莊嚴。正門是開著的,可是冷清清,看不到什么人。雖然是正月初二,過年過得最熱鬧的時候,法源寺這種廟,卻不是熱鬧的地方。北京的群眾這時候去的是朝陽門外的東岳廟,這是奉禮道教東岳大帝的廟,廟里有真人大小的地獄七十二司,惡形惡狀的,看起來很恐怖,據說還出自元朝塑像名家劉元之手。地獄有的還有活動機關,曾有嚇死游客的事,所以停止了,足見這個廟的格調不高。這座老廟每到過年,香火特旺,男男女女,一清早就趕去燒香。廟的后院,有一頭銅騾子,有人那么高,鑄得很好,傳說這騾子很靈,有病的人用手摸它身上哪個部位,自己身上哪個部位的病就會好;沒病的人摸它身上哪個部位,自己身上哪個部位以后就不生病,要摸還得過年時候摸,過年時候才最靈。于是一到過年,這頭銅騾子就被擠得水泄不通,被摸得光亮無比,不亦樂乎。它的生殖器,沒人公然摸,但也極光亮,據廟里老道說,半夜三更許多人專門來摸它,這大多是生花柳病的人。


  銅騾子以外,就是月下老人廟,廟中有一副寫得極好的對聯,上聯“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下聯“是前生注定事,莫錯因緣”。上下聯分別來自《西廂記》和《琵琶記》,妙手天成,使這座小廟大生光彩。來燒香的都是老太太帶大姑娘,有的大姑娘知道了是什么神,不好意思,不肯磕頭,老太太逼她磕,她氣得扭扭走了;有的不知道什么神,糊里糊涂也就磕了,一天下來,香灰滿地,到處成堆。


  在東岳廟求健康長壽、求婚姻美滿以后,發財問題還沒解決,于是男男女女,又涌到廣安門外財神廟。財神廟有個大香爐,可是人山人海,都來上香,容也容不下,香一上,管香爐的人就立刻把香抽出來,丟在下邊大香池里,要想自己的香多燒一會兒,得在旁邊拜托管香爐的,管香爐的也沒辦法,不過如果這香不是自己帶來的,而是向這個廟買的,就可以稍加優待。廟里又訂做大量的紙元寶,不賣,因為神不能做買賣,不過善男信女如果奉獻足夠的香錢,神可以奉送一個。就這樣的,財神廟的盛會,最后發了財的,是財神自己。


  法源寺比起來,就冷清多了。


  法源寺的大雄寶殿并不高,走上八級臺階,就是寶殿正門。正門看上去四扇,只是中間兩扇能開。正門左右有對聯,上面有三扇橫窗,橫窗上就是“大雄寶殿”橫匾。臺階旁邊立著舊碑,因為是千年古剎,寺里的這類古跡也很多。有的舊碑下面塑著大龜,這個烏龜臺石叫“龜趺”,唐朝以來就流行了。烏龜xx略向上抬著,好像背負著歷史,不勝負荷。


  青年人站在臺階旁邊第一塊舊碑前面,仔細看著碑文,又蹲下來,看著龜趺,他好像對龜趺比對碑文更感興趣。龜在中國,是一種命運的象征。中國人自古就燒龜的背,從裂紋里判斷命運,在中國人眼中,千年王八萬年龜,龜是長壽的動物,它有足夠的閱歷來告訴人類吉兇福禍,可惜的是,龜不說話,所以只好用火刑逼供。燒出的裂紋,經過解釋,有利,皆大歡喜;不利,就不敢動。唐太宗為了搶政權,殺他哥哥和弟弟的時候,左右勸他下決心,不然你哥哥弟弟就要殺你,唐太宗始終猶豫,最后搬出烏龜來問卜,張公謹走上去,抓起烏龜,丟在地上,說卜以決疑,不疑何卜?今天要做這事,已不容懷疑,如果卜的結果不吉,難道就不做不成?于是唐太宗就不問卜了。周朝滅商朝以前,也先問卜,結果竟是不利,大家都害怕了,姜太公把烏龜丟在地下,用腳去踩,說死骨頭哪里知道什么吉兇?于是周武王還是出兵了。在中國歷史上,除非這種英雄豪杰,沒有人敢打破這種傳統的信仰。


  青年人望著碑下的龜趺,看得出神了,沒感覺背后已經站了一位和尚。那和尚好奇地望著這個青年人,像青年人端詳龜趺一樣地端詳著他。最后,青年人站起身來,伸一伸懶腰,繞到龜趺的背后,這時候,他發現了和尚。


  和尚不像和尚,倒像一位彪形大漢。他四十多歲,滿面紅光,兩道濃眉底下,一對精明的眼睛直看著他。和尚臉含著笑,但他的兩道濃眉和一對利眼沖去了不少慈祥,他夠不上菩薩低眉,但也不是金剛怒目,他是菩薩與金剛的一個化身。和尚的造型,使這青年人一震。


  和尚直看著青年人,心里也為之一震。這青年人氣宇不凡。四十多年來,和尚閱人已多,但像這青年人這樣面露奇氣的,他還沒見過。


  青年人向和尚回報了笑容,和尚雙手合十,青年人也合十為禮,但兩人都沒說話。


  過了一會,青年人把右臂舉起,把手撫上石碑,開口了:


  “法師認為,是法源寺的名字好呢,還是憫忠寺好?”


  和尚對突如其來的問話,沒有任何驚異。順口就答了:


  “從對人的意義說,是法源寺好;從對鬼的意義說,是憫忠寺好;從對出家人的意義說,兩個都好。”


  青年人會心地一笑,法師也笑著。


  “我覺得還是憫忠寺好,因為人早晚都要變成鬼。”


  “寺廟的用意并不完全為了超度死者,也是為了覺悟生者。”


  “但是憫忠寺蓋的時候,卻是為了超度死者。”


  “超度死者的目的,除了為了死者以外,也為了生者。唐太宗當年把陣亡的兩千人,都埋在一起,又蓋這座憫忠寺以慰亡魂,也未嘗不是給生者看。”






  “對唐太宗說來,唐太宗殺了他弟弟元吉,又霸占了弟媳婦楊氏。后來,他把弟弟追封為巢刺王,把楊氏封為巢刺王妃。最妙的是,他把他跟弟媳婦奸生的兒子出繼給死去的弟弟,而弟弟的五個兒子,卻統統被他殺掉。照法師說來,這也是以慰亡魂,給生者看?”


  “也不能說不是。”和尚不以為奇。“在中國帝王中,像有唐太宗那么多優點的人很少,唐太宗許多優點都考第一,當然他也有考第一的缺點,他在父子兄弟之間,慚德太多。有些是逼得不做不行;有些卻不該做他做了。做過以后,他的優點又來收場,我認為他在事情過后,收場收得意味很深。蓋這憫忠寺,就是證明。他肯蓋這憫忠寺,在我們出家人看來,是種善因。”


  “會不會是一種偽善?”


  “判定善的真偽,要從他的做出來的看。做出來的是善,我們就與人為善,認為那是善;如果他沒做,只是他想去行善。說去行善,就都不算。我認為唐太宗做了,不管是后悔后做了、還是懺悔后做了、還是為了女人寡婦做了、還是為了收攬民心做了,不管是什么理由,他做了。你就很難說他是偽善。只能說他動機復雜、純度不夠而已。”


  “我所了解的善,跟法師不一樣。談到一個人的善,要追問到他本來的心跡,要看他心跡是不是為善。存心善,才算善,哪怕是轉出惡果,仍舊無損于他的善行;相反的,存心惡,便算惡,盡管轉出善果,仍舊不能不說是偽善;進一步說,不但存心惡如此,就便是存心不惡,但并沒存心為善,轉出善果,也不能說是善行;更進一步說,存心不善不惡,但若有心為善,轉出的善果,也是不值得稱道的,這就是俗話所說的‘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上面所說,重點是根本這個人要存心善,善是自然而然自內發出,而不是有心為善,有心為善是有目的的,跟善的本質有沖突,善的本質是沒有別的目的的,善本身就是目的。至于無心為善,更不足道,只是碰巧有了善果而已,但比起存心為惡卻反轉出善果來的,當然也高明很多。天下最荒謬的事莫過于存心為惡,反而轉出善果,這個作惡的人,反倒因此受人崇拜歌頌,這太不公道了!所以,唐太宗所作所為,是一種偽善。”


  “剛才我說過,判定善的真偽,要從一個人做出來的看,而不是想出來的說出來的看。這個標準,也許不理想,可是它很客觀。你口口聲聲要問一個人本來的心跡,你懸格太高了,人是多么復雜的動物,他的心跡又多么復雜,人的心跡,不是那么單純的,也不是非善即惡的,事實上,它是善惡混合的、善惡共處的,有好的、有壞的、有明的、有暗的、有高的、有低的、有為人的、有為我的。而這些好壞明暗高低人我的對立,在一個人心跡里,也不一定是對立狀態,而是混成一團狀態,連他自己也弄不太清楚。心跡既是這么不可捉摸的抽象標準,你怎么能用這種標準來評定他存心善、還是存心不善不惡、還是存心惡、還是有心為善呢?心跡狀態是一團亂麻,是他本人和別人都難分得一清二楚的啊。所以,我的辦法是回過頭來,以做出來的做標準,來知人論世、來以實踐檢驗真理。我的標準也許比較寬,寬得把你所指的存心善以外的三類——就是存心不善不惡、有心為善、甚至是存心惡的三類都包括進去了,只要這四類都有善行表現出來,不管是有意的無意的好意的惡意的,只要有善行,一律加以肯定。所以我才說,唐太宗肯蓋這個憫忠寺,是種善因。”


  “法師真是佛心,喜歡與人為善,到了這樣從寬錄取的程度。”


  “寬是寬了一點,但也不是不講究分寸。像我說唐太宗蓋這個憫忠寺,是種善因,并不是做善行,這就是分寸。”


  “照法師這么說來,蓋了這么個大廟都不算是善行,只算是善因,那么怎么才算是善行?”


  “這要看對誰來說。如果某甲有一兩黃金,他出九錢蓋廟,哪怕只能蓋一磚一瓦,這是善行;如果某乙有十萬兩黃金,他出一千兩蓋了整個的廟,他的善行,比起來像善因,很難算是善行。”


  “所以唐太宗不算?”


  “唐太宗身為皇帝,當然不止是十萬兩的某乙,他蓋憫忠寺,不能算是善行。何況,他有權力根本就不使蓋憫忠寺的理由發生,那就是何必出兵打高麗?不打高麗,就不會死人,就無忠可憫,所以,唐太宗如根本不打高麗,那才算是他的善行。”


  “照法師這個因人而異的標準,我發現法師懸的格,簡直比我還高。唐朝當時受到四邊民族的壓力,唐太宗不動手打別人,別人大了,就會打他,如今你法師竟用的是人類和平的標準、不殺不伐的佛教標準,來要求一個十九歲起兵、二十四歲滅群雄、二十九歲就君臨天下的大人物,法師未免太苛求了。”


  “你說的不無道理,我懸格太高了。可是,大人物犯的錯,都是大錯。唐太宗若不是大人物,我也不會這么苛求了。因為,從歷史上看,當時高麗并沒有威脅到唐朝,高麗雖然欺負它南邊的新羅,但對唐朝,還受唐朝的封、還對唐朝入貢,唐太宗打它沒成功,蓋憫忠寺回來,第二年高麗還遣使來謝罪、還送了唐太宗兩個高麗美人。這些行為,都說明了你說的唐太宗不動手打別人,別人大了,就會打他的威脅性,至少對高麗來說,是擔心得太過分。我認為唐太宗打高麗,主要的原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7頁 當前第2
首頁   上一頁   ←   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北京法源寺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上海时时彩 下载吉祥棋牌真人斗地主 幸运快3单双怎么稳赚 秒速赛车的漏洞是什么 竞彩计算器 三公不包括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欢乐生肖全天三期计划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苹果版免费 重庆时时预测计划 帝景江西时时 pk10技巧经验方法总汇 内蒙古时时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七星彩技巧准确率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