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北京法源寺_分節閱讀_第3節
小說作者:李敖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北京法源寺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3-18 11:17:06
D-因是他的‘天可汗’思想作祟,要君臨天下,當然也就談不到愛和平了。我承認,要求唐太宗那樣雄才大略的皇帝不走武力征服別人的路線,那反倒不近人情了。”


  “這么說來,法師還是肯定唐太宗了?”


  “當然肯定,任何人做出來的善我都肯定,而不以人廢善。至于想去行善、說去行善,那只是一念之善,并沒有行,那是不算的。善和行善是兩回事,善不行,不算是善。”


  “法師這樣注意行、注意做、注意以實踐檢驗真理,這種思想,跟孟子以至王陽明的,完全不一樣。”






  “是不一樣。孟子認為發善情就是善,所謂‘乃若其情,則可以謂善矣’;王陽明認為在內心就是善,所謂‘至善只是此心純乎天理之極便是’,這些抽象的檢定善的標準,我是不承認的。善必須要行,藏在心里是不行的。”


  “法師這種見解,我聽了很奇怪,太不唯心了,佛教是講唯心的。”青年人露出一點取笑的神氣。


  和尚好像有一點為難,想了一下,最后說:


  “真正的唯心是破除我執,釋迦牟尼與何羅邏仙人辯道時說:‘若能除我及我執,一切盡舍,是名真解脫。’我執就是主觀的心,善如果沒行出來,只憑主觀的心認為已經是善就善了,這是唯心的魔道,不是唯心的正道。唯心的正道是破除這種憑想憑說就算行了善的魔道。真正的唯心在告訴人什么是唯心的限度、什么是光憑唯心做不到的。比如說吃飯,必須吃,想吃和說吃并不算吃,一定要有吃的行為;善也是這類性質,善要有行為,沒有行為的善才真是偽善。”


  “法師這一番話,我很佩服。只是最后免不掉有點奇怪,奇怪這些話,不像是一般佛門弟子的口氣、不像是出家人的口氣。我說這話,是佩服,不是挖苦,請法師別見怪。”


  和尚笑起來,又合十為禮。然后伸出右手,向廟門外面指一指:


  “現在北京城都在過年,大年初二,外面正在趕熱鬧,而你這位年輕朋友居然有這么大的定力,不怕寂寞,一個人,到這冷清清的千年老廟來研究古碑龜趺,一看就不是凡品。”


  青年人笑了一下。這時候,一陣鞭炮的聲音,在附近響起。遠處里還傳來零落的響聲。


  “聽先生口音,是廣東?”


  青年人的笑容轉成了窘態。他聽了太多次的挖苦他們口音的諺語——“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廣講官話”。何況他到北京來,一比之下,官話更是不行。


  “是廣東南海。”


  “法師呢?”


  “先生聽不出我口音?”


  “我第一次來北方,分不出口音,只覺得法師官話講得很好。”


  “說了先生不信,我也是廣東人。”


  “也是廣東?”


  “是廣東,廣東東莞。”


  “那我們太近了。法師的官話講得沒有我們家鄉味,為什么講得這么好?我們講廣東話可好?”


  “慚愧,我不太會說廣東話,我生在北京,并且一直住在北京。”


  “尊大人一直住在北京?”


  “我們這一支,一直住在北京,已經兩百五十多年了。”


  “這么久了?”


  和尚點了點頭。


  “兩百五十多年前,廣東人就老遠到北京來,那一定是在北京做官的。”


  “那倒不是,先祖是陪做官的來的,做官的被皇帝殺了,先祖偷了做官的尸首,埋在北京,一直在墓旁陪著到死,從此我們這一支就住在北京,沒再回廣東。”


  “咦,法師說這做官的,被皇帝殺了?……這做官的也是東莞人?”和尚點點頭,露出一種會意和等待的眼神。


  “是袁崇煥!袁督師袁崇煥!”


  和尚笑了:“我說先生一看就不是凡品,果然說得不錯。先生這樣年輕博學,真叫人佩服。不錯,是袁督師袁崇煥。”


  “那我知道法師貴姓了,法師可姓佘?人示佘?”


  “怪了、怪了,先生不但博學,而且多聞。先生怎么知道我姓佘?”


  “我早就聽說袁督師冤獄被殺,棄尸西四甘石橋,沒人敢收尸,他的仆人佘氏半夜偷了尸首,埋起來后,一直守墓到死,死后也埋在墳邊。佘家后來代代守墓不去,今天真是幸會,碰到了老鄉親,又碰到了義人之后。”


  “先生說得都不錯,現在袁督師的墳還在北京,在外城東邊廣渠門里廣東義園。”


  “我去過了。”


  “去過了?先生真是有心人。”


  “袁督師是我們老廣第一個影響中國政治舉足輕重的人物,明朝不殺他,滿洲人就進不了關,中國整個歷史都改寫。并且若照袁督師的戰略,明朝就不會浪費一半多的兵餉來防御遼東,就不會弄得民窮財盡,引出李自成進北京。袁督師太重要了。”


  “袁督師是大人物,叫人崇拜。”


  “法師令先祖能夠對袁督師守死不去,也叫人崇拜。”


  “那是袁督師人格感召的結果。”


  “人格感召一般來說,有一個限度,但是令先祖竟冒死偷尸首埋起來,并且照顧在墳旁邊,一直到死,這是忠肝義膽。”


  “承先生過獎。但有更忠肝義膽的。袁督師下獄以后,忽然出來一個書生,叫程本直,一再為袁督師喊冤呼吁,結果被崇禎皇帝給殺了。他的尸首,后來也由先祖埋起來,就埋在袁督師墳的旁邊……”


  “這么一說,我記起來了,這位程先生的墓碑邊上有人題了十個字,叫‘一對癡心人,兩條潑膽漢’,是不是?”


  “對了,你先生真是好記性,這位程先生跟袁督師不但素昧平生,甚至可說還有點不愉快,因為他三次求見袁督師,袁督師都沒見他。袁督師被捕以后,他一再替袁督師喊冤,結果被判死刑。他死的時候,說我不是為私情死的,我是為公義死的。先祖是跟袁督師多年的仆人,他為袁督師做的,私情的原出占得很重。但這位程先生做的,卻全是爭正義、爭公道,在皇帝發了大脾氣要殺人的時候,他為袁督師仗義執言,他的為人,可真有性格。可惜他只是一個布衣,沒地位,也沒什么名。由這位程先生的事,可以想到袁督師的偉大,感人至深。我還記得程先生呼冤書里的幾句話,他說:‘舉世皆巧人,而袁公一大癡漢也!惟其癡,故舉世最愛者錢,袁公不知愛也;惟其癡,故舉世最惜者死,袁公不知惜也。于是乎舉世所不敢任之勞怨,袁公直任之而弗辭也;于是乎舉世所不得不避之嫌疑,袁公直不避之而獨行也。’這就是你先生看到的‘一對癡心人,兩條潑膽漢’的淵源。”


  “噢,原來是這樣。”


  “程本直說袁督師‘一大癡漢也’,這五個字用得真妙。”






  “法師也認為是?”


  “照世俗的標準,當然是。當時明朝已經那樣腐敗,是非不明、宦豎當道,守東北的大將熊廷弼,剛冤枉殺掉,傳首九邊、田產籍沒、家屬為奴。而袁督師卻還來跳這個火坑,他不但不買朝廷里奸臣的賬,并且殺了毛文龍,斷了奸臣貪污的財路,這樣做人,豈不正是傻瓜干法?從袁督師死了以后,我們廣東人,再也沒有在朝廷里有那樣舉足輕重的地位了,也沒人要做一大癡漢了。”


  “在近代中國,為國家做大事很難,政治中守舊的勢力和小人勢力太大了,這兩大勢力都是明明擺在那兒的,所以想為國家做大事,什么下場也都可以事先看得出來;既事先看得出來,還要不怕死、還要做,除了是一大癡漢外,還有誰肯干?凡是肯干的人,都要準備悲劇的收場。”


  “沒有例外嗎?”


  “例外?在近代中國歷史上可太少了。有的人也打破守舊的勢力,做點大事,但他必須安撫好另外一個勢力,就是小人的勢力。像明朝的張居正,他不安撫小人的勢力,他就不要想有作為;但安撫了小人勢力,他自己又算什么呢?就算這些是不得已,但最后,張居正做的大事,落得些什么呢?他一死,訂的法制給推翻了,家給抄了,大兒子受刑不過自殺了,家里大門被封,人出不來,十幾口給餓死了,剩下的充軍了,整個的下場是悲劇。”


  “聽法師談話,想不到法師對中國歷史這么有研究,也想不到研究的結果,是這么悲觀。”


  “先生過獎了。悲觀倒是真的。因為悲觀,才做了和尚;做了和尚以后,才知道了多悲觀。哈哈。”


  談到這里,一個小和尚走了過來,只有十五六歲,長得眉清目秀,在眉清目秀外,卻又有著一股英氣。他向和尚合十為禮:


  “師父,萬壽寺的法海和尚來說,他們寺里要為宮里李總管的母親做佛事,想請師父走一趟,替他們捧捧場,不知道師父肯不肯賞光?我告訴他我們師父初五沒空,我們自己也有佛事要做,走不開。”


  “你答得很好。”


  “可是他說他要見你。”


  “你說我這邊有客人,走不開。”


  青年人趕忙向和尚搖手:“法師,我沒有事,我只是隨便走走,你請便、你請便。”他把右手側向前,掌心向上,做了請便的姿勢。


  “不要緊,”和尚舉起右掌,向著青年人。“我不太想見他。”轉過頭,“普凈,你答得很好,就照你那樣說下去,把他送走。”


  “可是,他說要見師父。”


  “普凈,你自然有辦法。你去吧。”


  小和尚面露了慧黠的笑,向青年人也打個招呼,轉身走了。和尚望著他的背影,欣賞地笑著。


  “我這個小徒弟,父親母親全在河南旱災里餓死了,他八歲就被哥哥帶著,千辛萬苦逃荒到京師,走到這個廟門口,他哥哥說你在這里等我,我去一下就來,你餓了,先吃包袱里的窩頭,他說只有一個窩頭了,我等你回來一起吃。他就坐在門口等,等到快天黑,哥哥還不回,他急了,在外面偷偷抹眼淚。被我看到了,問他,他只知道是逃荒來京師的,不知道京師有沒有親戚,打開包袱一查,里面卷了一封信,是他哥哥寫的,寫給廟上和尚,說實在沒能力照顧這個小弟弟了,請求廟上收容這個小孩,算做許愿許進來的小和尚。當時我被逼得沒辦法,只好讓他住在廟上。他倒也有宿慧,聽話,不打擾人,自動搬桌子掃地,好像并不白吃這碗飯。只是晚上常常偷偷流淚;有時在廟門口張望,等他哥哥回來接他,但他哥哥再也沒回來。就這樣八年下來,他在廟上自修,書念得很不錯,人也聰明伶俐。”


  “我剛看他,就是一副聰明相。”


  “剛才是萬壽寺的和尚來,萬壽寺先生知道吧,就是西直門外那座大廟。”


  “我沒去過,聽說過。”


  “那廟可比我們這座小廟神氣多了,光后面千佛閣,就有佛像好幾千,其他可想而知。剛才說的宮中李總管的母親做佛事,李總管先生聽說過吧?”


  “莫非就是李蓮英?”


  “就是他。他現在是中國第一紅人,皇太后信任他,一切言聽計從。他為他母親做佛事,由萬壽寺來辦,萬壽寺想約北京各廟的和尚來捧場,我們不能參加這種諂媚權貴的事,所以才有剛才的一場。”


  “法師的作風很不簡單。”


  “出家人,按說看破紅塵才對,可是北京的許多出家人,也許離京師官場太近了,竟染上了勢利眼的毛病,見了大官一副臉、見了小百姓另一副臉。不過出家人勢利眼,也由來很久。”


  “這大概是佛教在中國流傳,一直得到大官幫忙的緣故。”


  “先生說得有道理。記得那個笑話嗎?一個窮秀才,在廟里看到老和尚對大官恭恭敬敬、對他不恭敬,就質問老和尚,老和尚說:‘你搞錯了,我們禪話,恭敬就是不恭敬,不恭敬就是恭敬。’那秀才立刻給老和尚一個嘴巴子,說:‘我們秀才,不打就是打,打就是不打。’哈哈。”


  “哈哈。”


  “說到這里,倒要借問一句,先生你是窮秀才吧?”


  “差不多。”


  “那我運氣很好,到現在還沒挨打。”


  “法師客氣。哈哈。”


  “我還沒請教貴姓?”


  “康有為。《書經》里‘康濟小民’的康;《禮記》里‘養其身以為有為也’的有為。”


  和尚點著頭:“真是志士豪杰的名字。《孟子》里說:‘人有不為也,而后可以有為。’康先生有所不為,而后成為康有為,我要向您道賀,這年頭,有所不為的人太少了。”


  “在亂世里,做到有所不為,已經不容易。比如說,法師不參加李總管的佛事,就已經不容易。”


  “不同康先生客氣,的確不容易,不曉得以后要給廟上惹來多少不方便。我這樣做,廟里有些人就不贊成。在亂世里,只是消極的做點不同流合污的事,就大不易。至于積極有為一番,就更別提了。何況,站在佛門的立場,有為是無常,所謂‘一切有力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更顯得無可為了。”






  “法師引的是《金剛經》?”


  “康先生對佛典竟也如此精通,令人佩服。康先生在哪里學來這么多大學問?在京師嗎?還是在家鄉?康先生的老師是哪一位?”


  “我的老師是九江先生——朱次琦朱先生。”


  “哦,原來是九江先生的高足。九江先生不是一輩子只肯穿布袍的進士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7頁 當前第3
首頁   上一頁   ←   3/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北京法源寺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腾讯分分彩软件计划两期中 足球集团投注什么意思 七码倍投公式 ic飞艇人工计划软件下载 赛车pk10分析专家 看牌抢庄规则 后二计划软件手机版 上期出号下期杀肖 3d组六8码多少钱 福利彩票手机app 8码倍投 玩幸运飞艇倍投方案 篮彩竞彩分析预测 如何判断快三会开长龙 3个骰子怎么玩大小 福彩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