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北京法源寺_分節閱讀_第4節
小說作者:李敖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北京法源寺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3-18 11:17:06
D-嗎?他在山西做官,進出都走路,自己做工,吃得極簡單?”


  “是啊!”


  “那康先生在山西追隨九江先生?年紀不對啊?”


  “不是,那時候我還沒出生。九江先生大我五十一歲,他其實是先父的老師,他同先祖是好朋友,我做九江先生學生是他六十九歲以后的事,到他七十五歲去世,我一直跟他,前后六年。他臨死以前,說他寫的書,對將來的中國沒有什么益處,他竟都給燒了,他的精神太叫人感動了。”


  “真太可惜了。”


  “他死那年我二十四歲,經史子集倒念了不少,我走的路,也是中國一般知識分子走的老路,就是念古書、應科舉。可是九江先生的身教,卻給我極大的影響,尤其他死前用火一本一本燒掉他一生的心血,左一本國朝學案、右一本國朝名臣言行錄;左一本蒙古記、右一本詩文集……燒得滿地都是灰,看得我眼淚都流下來了,勸也勸不住。九江先生立身極為嚴肅,他臨死以前燒他一生著作,態度平靜而堅決,他古書念得那么好,科舉也考到進士,可是臨死前,卻用行動表示了這些都不是中國知識分子真正的路,人該盡棄俗學,以行動救世。他這些意思,并沒空口要我們學生如何如何,相反的,他說得很少。只在最后臨死前來了這段不言之教,等于現身說法。他雖在死前三十多年就離開科舉與官場,可是下半生三十年的講學著書生涯,他竟也在死前加以否定,認為不切實際。他這一燒一死,使我根本上受了大刺激。九江先生死后,我到北京來,開開眼界,也深刻想了想中國的前途,最使我印象深刻的是逛國子監,這是中國養成知識分子的最高學府,我走進大門、走進琉璃坊,看看鐘亭鼓亭,又看到蔣衡寫的那些石碑,想到他花了十二年的時間,寫這八十多萬字的十三經石碑,第一流聰明才智消耗在這里,現在對中國有什么用處?中國要救的時候到了,可是這些十三經石碑,救不了中國啊!我買了很多書,經過上海,大量買了江南制造局和外國傳教士印的有關現代學問的著作,在家鄉南海的西樵山,閉戶研究了五年。我不會外國文,只能看這些譯本,從譯本里融會貫通舉一反三。五年下來,自信有點心得,認為救中國,必須走外國路子,變法圖強不可。所以,五年以后,這次到京師來,看看有沒有機會。這幾天正趕上過年,我對碑刻有興趣,特地到這里來看看舊碑,幸會了法師。法師學問道德雖然只領教了片羽吉光,可是就已令人景仰不已了。”


  “哪里哪里,我們出家人,不足以語此。康先生是九江先生大學問家高足,又學貫中西,我們做和尚的,只隨便看幾本書,哪能受得住你們行家過獎。并且康先生以天下為己任,康濟小民,可以有為,更不是我們出家人所能望康先生項背的。”


  這時候,遠遠的小和尚普凈又走過來。和尚問他:


  “有什么事,普凈?”


  “總算把萬壽寺的和尚請走了。”


  “你很能干,普凈。”


  普凈不好意思,笑了一下,看了康有為一眼,點點頭,又轉向師父:


  “等下要開飯了。”


  “我知道,你在小飯廳擺一張桌子,今天中午我想請這位康先生賞光,吃個便齋。”


  康有為趕忙邁前一步:“法師不要客氣。”


  “客氣的是康先生,快到吃飯的時候了,何必拘泥一頓飯啊,康先生不是俗人,怎么拘起俗禮來了?并不為康先生特別做,我們吃什么,康先生就吃什么。”


  “也好、也好。”康有為立刻也就同意了。


  “那我就去準備。”普凈轉身要走,和尚叫住他,“來,普凈,我特別為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康先生,是師父所佩服的大學問家,跟師父也是同鄉。不過康先生才是真正的廣東人,師父這種廣東人,已經落伍了。”


  小和尚向康有為合十為禮,康有為也一樣答禮,康有為說。


  “一來就打擾小師父了。”


  “哪里會,”小和尚說,“康先生能被我們師父佩服,我們就佩服。我們師父難得邀人吃飯,除非他欣賞這個人。”


  “好了,普凈。”和尚笑著,“你禪機泄漏得太多了,快去準備吧!”


  “好,去準備,今天康先生運氣好,今天不吃饅頭。”


  “哈哈。”康有為笑著,“法師這位小師弟反應真快,他知道廣東人怕饅頭。”


  “還有,普凈,你多炒兩個蛋,跟我們一起吃。”


  “好。”小和尚轉身走了。


  “小朋友什么都知道。提到饅頭,我又想起一個他的故事。他到廟上前幾天,每天早飯吃一個饅頭,他也分到一個,但他只吃一半,每天留下半個。有時候午飯也吃饅頭,每人限兩個,他就只吃一個,留下一個。后來跟他同住的和尚通知我,說他包袱愈來愈大,怪怪的,我們就委婉地找個機會請他打開包袱,結果一看,都藏的是一個半個的饅頭。他逃難逃怕了,又想到他哥哥在外面可能挨餓,所以把他應得的分量,都只吃一半。當時他睜了大眼睛,低頭看著饅頭,又抬頭看著我們,又低頭看著饅頭,又抬頭看著我們,只結結巴巴的說了一句:‘等哥哥來的時候,能不能把饅頭帶走?’我聽了,忍不住掉下眼淚。他跟哥哥逃難時候吃過死老鼠、吃過樹皮、吃過草根,并且可能吃過人肉,他記得一次哥哥拿回過一塊肉,吃起來怪怪的,他問哥哥‘是什么肉’,哥哥皺眉頭想了一下,說:‘別管了,快吃吧,吃剩下我吃。’”


  “唉,政治黑暗,使中國老百姓這樣慘。”


  “不過有的是天災,似乎也不能全怪當政的人。在我們出家人看來,這是在劫難逃。”


  “法師慈悲為懷,所以難免開脫了許多當政的人的責任。我在南海西樵山研究經世致用之學,對中國災荒問題,也小有研究,俗話說‘天災人禍’,這四個字相連,的確有道理。天災的發生,我們以為是天禍,其實里面有人禍。就以水災而論,水災發生,是過多的河水無法宣泄,無法宣泄的原因,是許多供大河宣泄的小渠,因為官商勾結被霸占。小渠附近土地肥、灌溉方便,所以官商勾結,把小渠堵住,他們不但不肯掘開渠口,反而把附近加高,這么一來,不該成低地的地方——就是老百姓的地方——反倒變成了低地,水一漲,就成了水災。所以這種水災,是人為的,不能賴在天上。這樣賴,老天爺也不服氣。”






  “哦,原來如此。我這住在城里的人,真孤陋寡聞。”


  “我還不是一樣。我若不發憤搞經世致用之學,光念四書、五經,也只會念《書經》的‘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或《孟子》的‘洪水橫流,泛濫于天下’,也只會徒發感慨,只會怨天,不會尤人。但自從我走經世致用的路以后,我看古書,突然眼睛開了,慢慢發掘了真相。我看《宋史》食貨志,看到有‘盜湖為田’的記載,說湖的附近被盜為田以后,‘兩州之民,歲被水旱之災,’結果‘所失民田,動以萬計’。我才知道水災旱災的人為原因是什么。這時候,我看了邵伯溫的《聞見前錄》上說的伊水洛水水漲,‘居民廬舍皆壞,惟伊水東渠有積薪塞水口,故水不入丞相府第,’才恍然大悟是怎么一回事。”


  “康先生看書,真是觸類旁通,叫人五體投地。”


  “法師過獎了。只不過我受了九江先生生前死前的身教,自己又閉門造車土法修煉五年,不墨守中國讀書人的老方法看古書,而有這么點心得而已。”


  “以康先生這樣的大才,這次到京師來,預備有怎樣的一番作為呢?”


  “我想來想去,無可奈何之余,發現只有一條路,就是上萬言書,直接給皇上,如能說動皇上,根本上來一番大變法,國家才有救,一切問題才得根本解決。”


  “歷史上上萬言書變法成功的,又有幾人?我知道的只有宋朝的王安石,最后還是失敗了。守舊的勢力和小人的勢力,是中國政治上的兩大特色,越不過這兩關,就要準備悲劇的收場。”


  “對我說來,要想演悲劇,還為時過早,因為我的萬言書還上不上去,法師曉得中國的規矩,沒有大官肯代遞,你寫什么,皇上都看不到的,老百姓是不能直接上書的。老百姓直接上書,搞不好要發到關外做奴隸,乾隆時候就有這種事。”


  “那康先生有沒有找到大官肯代遞呢?”


  “找過,找過很多,都不行,大家都尸居余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都要做官,不要做事。”


  “所以,冠蓋京華,康先生卻在大年初二,一個人,孤零零的到古廟里研究起舊碑來了。”


  “談到舊碑,我倒極有興趣,這次來京師,我買了許多碑本,預備研究點沒用的東西,轉一轉自己的注意力。沒用的東西,說不定在什么時候,會有意想不到的作用。像王羲之的曹娥碑,竟能使謝枋得在這廟里見到就絕食,最后完成了自我,誰又能想到呢?”


  “談到完成自我,謝枋得自己也早有一死的意思,他在走這條路。他在這廟里看到曹娥碑,對他的自殺,只是畫龍點睛,那條龍,他自己早已畫好了。你康先生也是如此,你畫的龍是變法救中國,你在走這條路,你也準備了許多年,只差最后點睛了。點得好,就是飛龍在天;點不好,就是龍歸大海。不管是哪一樣,你都完成了你自己。”


  “法師自己呢?”


  “我是出了家的人。”


  “出了家對中國前途,總不是不管吧?”


  “我很關切。”


  “關切并不等于管。”


  “關切也是一種管。”


  “照法師剛才指教的,善必須要行,藏在心里是不行的,照這個標準,法師對中國前途所‘行’的,是不是不太夠?”


  “我只是一個和尚,康先生想叫我如何行呢?我的力量很小,我至多只能自己不扶同為惡、不同流合污、不去萬壽寺諂媚權貴,只能潔身自好而已,像——像——像什么呢?”


  “像這廟里的丁香。”康有為指著那一片丁香樹。


  “姑且這么說吧,像這廟里的丁香。”


  法源寺的丁香很多,它的丁香,在北京很有名,它在幾百年前就從廣東傳到北京了。在中國,丁香被用做藥材,用來溫脾胃、止霍亂、去毒腫和口臭。


  “丁香潔身自好,也好看、也好聞。但要做中藥,得磨成粉煮成湯才有用。若不粉身碎骨,它只是好看好聞而已。”康有為說。


  和尚聽了,木然地望著康有為,最后點點頭,側過身,伸出了右臂:“請康先生來用飯吧!”






  進了飯廳,飯剛擺好。飯是高粱米混小米,北京普通人不常吃大米飯,因為太貴。菜只三盤,二大一小,大盤一盤是素燒白菜豆腐、一盤炒蛋,小盤是醬瓜。和尚請康有為入座,坐的是直角的硬木椅,人坐在這種椅子上,除了正襟危坐,不容易有第二種坐法。飯桌是方的,是普通的、不怕燙的紅漆桌,簡單而干凈。正面墻上掛著一幅橫幅,上面寫著:


  西漢有臣龔勝卒,


  閉口不食十四日;


  我今半日忍饑渴,


  求死不死更無術。


  精神時與天往來,


  不知飲食為何物。


  若非功行積未成,


  便是業債償未畢……


  是謝枋得的絕命詩。把這位不食而死的烈士的遺詩,這樣掛在食堂里,倒是一種含意深遠的對比。


  和尚等康有為看完墻上的橫幅后,請康有為用飯:


  “剛才有言在先,不為康先生特別準備,我們吃什么,康先生就吃什么,請用飯吧。在世俗標準,絕不好意思拿這樣菲薄的菜請客,但康先生不同,所以我也不覺得失禮。”


  “法師是真人。”


  三個人就吃起來。和尚沒吃以前,把蛋分做雙份,說:“蛋由康先生和普凈合吃,我不吃蛋。剛才康先生看的橫幅,是一百年前廟上一位和尚寫的,康先生是行家,這字寫得怎么樣?”


  康有為看都沒再看一眼,隨便答道:“字是寫得不錯,寫了一手好趙字,只可惜用趙孟頫的字體,寫謝枋得的絕命詩,未免太不相稱了。”


  “這……我一時想不起來為什么?”


  “他們是同時候的人哪!趙孟頫投降了元朝,謝枋得跟元朝不合作,謝枋得死而有知,發現他的絕命詩竟是趙體字,不是太可笑了嗎?”


  “啊!康先生說得是。我們淺學,都看不出來,真荒唐、真荒唐。”


  康有為笑著,有一點自得的神色。和尚問:


  “為什么一百年前這位和尚寫了這手趙體字呢?這有什么道理嗎?”


  “可有道理呢,一百年前正是乾隆時候,乾隆皇帝喜歡趙體字啊!所以流行趙體。再往前,乾隆的祖父父親康熙皇帝雍正皇帝喜歡董其昌,所以當時又流行董其昌的字。一切都是上行下效,這是中國的特色。這也說明了,中國的許多事情,要辦,都得從上面來。”


  “像乾隆皇帝喜歡趙孟頫的字,喜歡以外,大概也有政治作用吧?”


  “政治作用是很明顯的。元朝是蒙古人,在漢人眼里是胡人。趙孟兆頁不但是漢人,而且是宋朝的皇族,元朝統治中國,有這么一個人來捧場,當然是很好的號召。乾隆皇帝是滿洲人,在漢人眼里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7頁 當前第4
首頁   上一頁   ←   4/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北京法源寺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3d和值顶级算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 新时时历史号码 时时彩最稳赚钱技巧 幸运飞艇理性投资稳计划 多宝时时彩平台 西红柿计划软件官网下载 巴恩斯 北京福彩赛车开奖时间 好运来快三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预测 后一7码怎么倍投 赌不贪一天赢100可以吗 内蒙古时时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微信大小单双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