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北京法源寺_分節閱讀_第5節
小說作者:李敖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北京法源寺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3-18 11:17:06
D-也是胡人,他當然也會援例利用趙孟頫,何況他真的喜歡趙孟頫的字呢。”


  “那么趙孟頫是漢奸了?”


  “奸不奸的問題要看用哪一種標準,如果用的是漢滿蒙藏等各族都是中國人的標準,對中國人自己的種族來說,并無所謂好。并且,忠奸問題也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簡單、那么黑白立刻分明。在一個人閱歷較多一點以后,他有時難免會發現,人間許多對立的問題,如是非、正邪、善惡、好壞等等,并不都是很草率就能斷定的。同時對立的情況,往往并不如想象中那樣明顯,對立的雙方,可能有混同的成分、相似的成分,甚至還有完全相反的尷尬場面發生。中國正史中,從宋朝歐陽修主編的《新唐書》開始,有所謂‘奸臣’傳,后來的正史,像《宋史》、《遼史》、《元史》、《明史》,紛紛援例,于是忠奸之分,在歷史上和觀念上,也就愈發顯明。正史以外,中國的小說戲劇,對忠奸的判決,影響極大。尤其在戲劇里,為了幫助觀眾有‘忠奸立判’的效果,‘紅臉’和‘粉白臉’,也就應運而生。忠肝義膽的自然是勾紅臉,如關公;權奸誤國的自然是勾粉白臉,如曹操,這種分法利落,固然給了觀眾不少方便,于施展愛憎之間,少掉了不少麻煩。但是一旦分錯了,就對不起人了。試看《宋史》‘奸臣’傳中被戴上奸臣帽子的,有的根本不算奸臣,像趙嗣!而該戴奸臣帽子的,像史彌遠,卻又逍遙于‘奸臣’傳之外!由此可見,忠奸問題,并不像書上和民間傳說上所說那么簡單。例如曹操,不但不是奸臣,并且是大英雄。曹操不是奸臣,還屬容易翻案的。像馮道,就復雜得多了。馮道在五代亂世里,他不斤斤于狹義的忠奸觀念上,不管是哪朝哪代、不管是誰做皇帝,只要有利于老百姓,他都打交道。宋朝時候,唐質肅問王安石,說馮道‘為宰相,使天下易四姓、身事十主,此得為純臣乎?’王安石認為當然是純臣、是刮刮叫的了不起的大臣。王安石以伊尹為例,反駁說:‘伊尹五就湯、五就桀,正在安人而已。’賢者伊尹在商湯、夏桀間游走,目的不在對誰忠、對誰奸,而在照料老百姓。王安石認為馮道能委屈自己,‘屈身以安人’,這種行為,‘如諸佛菩薩行’,簡直和佛和菩薩一樣偉大呢!例如契丹打進中國,殺人屠城,無惡不作,中國的英雄豪杰,誰也保護不了老百姓,但是馮道卻用巧妙的言詞、大臣的雍容,說動了契丹皇帝,放中國人一馬。歐陽修寫《新五代史》雖然對馮道殊乏好評,但也不得不承認‘人皆以謂契丹不夷滅中國之人者,賴道一言之善也’!馮道能夠以‘一言之善’,從胡人手中,救活了干千萬萬中國百姓,這比別的救國者對老百姓實惠得多了。馮道這樣與胡人合作,罵他是漢奸,通嗎?公道嗎?”


  “用這種標準,謝枋得死得不是沒有意義了?”和尚問。


  “謝枋得死的意義有他更高的價值標準,這種標準,是人為他信仰而死,這就是意義。至于他信仰的對不對,或值不值得為之一死,那是另一個問題。那種問題,往往時過境遷以后,可能不重要,甚至可能錯。例如謝枋得忠于宋朝,但宋朝怎么得天下的,宋朝的天下,得之于欺負孤兒寡婦之手,謝訪得豈有不知道?所以,宋朝的開國之君,十足是篡位的不忠于先朝后周的大臣,不能不說是奸臣。這么說來,忠臣謝枋得,竟是為奸臣所篡奪到的政權而死,這樣深究起來,不是死得太沒意義了嗎?”






  “謝枋得自己知道嗎?”


  “我認為他知道,可是他不再深究下去。”


  “為什么?”


  “因為宋朝已經經過了十八代皇帝,經過了三百二十年的歲月,謝枋得本人在宋朝亡國十年以后才去死,他對三百三十年的舊賬,要算也沒法算。”


  “沒法算就算了?”


  “也不是算了,真相是他根本就沒想算。”


  “為什么?”


  “因為他已經成了習慣。宋朝的三百二十年的天下、三百二十年的忠君教育,已經足以使任何人把這個政權視為當然,時間可以化非法為合法,忠臣是時間造出來的。時間不夠,就不行。宋朝以前的五代,五十三年之間,五易國、八易姓、十三易君,短短五十三年中,走馬換將如此,國家屬于誰家的都不確定,又何來忠臣可言?事實上也沒有忠君的必要。原因是那些君的統治朝代,都很短促,時間不夠,誰要來忠你?但宋朝就不然了,宋朝時間夠。時間夠了,就行。”


  “你可以把狗關在屋里,但要它對你搖尾巴,時間不夠,就不行。”小和尚忽然插上一句。


  和尚看小和尚一眼,小和尚低了頭。康有為卻說:


  “小師父的比喻,完全正確。人間的事,如果用低一點的標準去看,的確也不高。很多人的忠心耿耿,其實和狗一樣,甚至還不如狗。”


  “剛才康先生說‘忠臣是時間造出來的’,要多少時間才能造出來?”和尚問。


  “時間多少是無法硬定的,不過,有在同一時間里就出現‘誰都是忠’的肯定現象。忠奸問題一直是困擾中國人的一個老問題。但是,真正會讀古書的人,必然發現:中國傳統中‘忠’的觀念,其實有兩個不同的方向:就是‘相對的忠’與‘絕對的忠’。偉大的晏子,在齊莊公被殺時候,不肯死難。他的理由很光明,他說:‘君為社稷死,[我]則死之;為社稷亡,[我]則亡之。若[君]為己死[為]己亡,非其私昵,誰敢任之!’齊莊公既然是因為偷別人老婆而被本夫所殺,顯然不是‘為社稷死’、‘為社稷亡’,對這種無道之君,國之大臣,是不會為他死難的,但他的‘私昵’,卻可以為他死難。所謂‘私昵’,不是別的,就是統治者的家臣和走狗。中國‘忠’的觀念,起源是很好玩的,在古文字中,根本沒有‘忠’這個字,‘忠’字出現在春秋時期,但那時候的‘忠’,是‘委質為臣’式的‘忠’‘質’是雉、是野雞,野雞在古人眼中,是一種‘守介而死,不失其節’的象征,‘委質’就是表示對個人的效忠;‘臣’的原始意義是俘虜或奴隸,‘委質為臣’就是‘私昵’者對主子的效忠。這種‘忠’,是無條件的,是‘絕對的忠’。相對的,晏子所主張的‘忠’卻是有條件的、是以統治者‘忠于民’做相對條件的、以大臣‘以道事君’做相對條件的,這種‘忠’,是‘相對的忠’。不幸的是,中國傳統思想中,‘相對的忠’的一系,未能正常的發展下去;而‘絕對的忠’一系,卻被杠上開花,反常的演變變得愈來愈不成樣子,直演變到三綱五常化的境地,‘君’變‘君父’、‘臣’變‘臣子’。于是,‘生我之門死我戶’的‘私昵’之‘忠’,變成了中國‘忠’的觀念的主流。就這樣的,臨難死節的要求,便成了中國傳統思想的正宗。不過,這種思想的正宗,是經不得實事求是的。我舉隋唐之間改朝換代的兩個人物做例子。先以屈突通為例。隋文帝派屈突通到甘肅檢查牧政,查到兩萬匹私馬,隋文帝要殺主管馬政的公務員一千五百人,屈突通說,為馬殺人非仁政,他愿一死以為一千五百人請命,隋文帝聽了他的話,不殺人了,還把他升了官。屈突通做官,執法很嚴,六親不認,他的弟弟屈突蓋也和他一樣。當時流行的話說:‘寧食三年艾,不見屈突蓋;寧食三年蔥,不逢屈突通。’可見他的剽悍。唐高祖起兵的時候,屈突通正為隋朝守山西永濟。他率部隊去救京師長安,被唐高祖部隊困住。唐軍派他的家僮勸他投降,他不肯,把家僮殺了;又派他的兒子勸他投降,他也不肯,陣前罵他兒子說:‘以前同你是父子,今天是仇人了!’立刻下令用箭射他兒子。后來京師陷落,唐高祖部隊派人去心戰,屈突通的部隊嘩變,他下馬向東南磕頭大哭,說:‘我已經盡了全力,還是打敗了,我對得起你皇帝了!’遂被部下解送到唐高祖面前。唐高祖說:‘何相見晚耶?’勸他投降,屈突通說:‘我不能做到人臣該做到的,不能一死,所以被你抓到,實在丟臉。’唐高祖說:‘你是忠臣。’立刻派他做唐太宗的參謀總長。天下大定后,唐太宗在凌煙閣畫二十四功臣像,屈突通也在內——屈突通被解釋做是隋朝忠臣,也是唐朝忠臣,理由是惟其一心,雖跟兩君也是忠臣。所以,屈突通死后,魏征提出屈突通是‘今號清白死不變者’,他的忠心可靠,為唐朝上下所欽服。但是,屈突通同時代的另一個例子,又有了討論的余地,那就是堯君素。堯君素曾是屈突通的部下,屈突通投降后,跑去招降他,大家見了,兩人都為之淚下。屈突通說:‘我的部隊打垮了,但我加入的是義師,義師所至,天下莫不響應,事勢已如此,你還是投降吧!’堯君素說:‘你是國家大臣,你怎么可以這樣?你看你騎的馬,還是上面賜給你的,你好意思還騎它嗎?’屈突通辯白說:‘咳,君素,我已經盡過全力了!’堯君素說:‘我還未盡過啊!我還有力量可盡啊!’于是堯君素死守不降。唐朝部隊在城下,抬出他太太來勸降,堯太太說:‘隋朝已經亡了,天命屬意誰做皇帝也明白了,你干嘛跟自己過不去?’堯君素說:‘天下事,非婦人所知!’說了就給他太太一箭,把太太射倒。同時兩個人,前面屈突通射兒子;后面堯君素射太太,中國的忠臣自己還沒盡到忠,卻先將家人做了血祭!在歷史上,堯君素入了《隋書》,屈突通卻進了《唐書》,同時代的人,分別編進了不同時代的歷史,為什么呢?為的是堯君素為隋朝力屈而死,他是隋朝的人;屈突通為隋朝力屈而未死,他就不是隋朝的人了。但在情理上,屈突通盡過全力的紀錄,卻又無礙其為忠臣,這又怎么說通呢?合理的解釋是:屈突通在盡過全力以后,他所效忠的對象,已不存在了;而新興的統治力量,是天意與民意所歸的。他所效忠的對象,也并不比新興的統治力量進步。他再掙扎,也‘功未存于社稷,力無救于顛危’。所以,他就在新朝里為國盡忠了。”


  “那么,謝枋得的情形到底怎樣解釋呢?”和尚問。


  “我剛才說過,謝枋得死的意義在為信仰殉道。那種信仰,在時過境遷以后,可能不重要,甚至可能錯。例如當時在他眼中,蒙古人不是中國人;他的國家觀念,也不明確,他認為亡國,事實上亡的是宋朝趙家這一世系,中國好好的,并沒有亡。但評論歷史人物必須設身處地,以謝枋得當時的見解,他死得并非沒有意義,我們尊敬他,是為了他為他的信仰殉道,而不是信仰的內容,因為那種內容,五六百年下來,早已都不成立。宋朝固然是中國人中國史,元朝也是中國人中國史。”






  “明朝清朝呢?”


  “也一樣,像我頭上這根辮子,兩百四十多年前、滿洲人入關,下剃發令,全國要十天內實行,不然就殺,所有漢人——除了你們和尚和女人外,都改漢人的發型,和滿人一樣了,當時也有人拒絕而被殺的,但兩百四十年下來,一切都習慣了,不但習慣了——”康有為停了一下,兩眼專看著小和尚,慢慢地補一句,“也會搖尾巴了!”


  小和尚笑起來,又低下了頭。和尚也笑著。康有為繼續說:


  “以兩百四十年前的漢人見解,當時反對滿洲人不能說不對,但是兩百四十年以后,若還在用當時的理由,就不妥當了。兩百四十年前,外國人沒有打到中國的大門,漢人沒見過真正的外國人,自然將滿洲人當作外國人,現在知道真正的外國人是什么了,滿洲人其實也是中國人。”


  “滿洲人是皇族,不是和漢人不平等嗎?滿洲人政權不是腐敗嗎?”和尚問。


  “不平等歸不平等、腐敗歸腐敗,那是中國內部的矛盾問題。內部矛盾問題要在內部解決,但不論怎么看,我認為也不發生滿漢的種族理由,在我眼中,滿洲人是中國人,滿洲人做皇帝是中國皇帝。就如同在馮道眼中,契丹人又何嘗不是中國人,契丹人做皇帝又何嘗不是中國皇帝,只要對老百姓有好處,誰管皇帝是胡人漢人?”


  “所以你要向滿洲皇帝胡人皇帝上萬言書?”


  “是。我上萬言書,就表示我對這個政權所作所為不滿意,但其中并沒有滿漢種族問題,兩百四十年了,我并不認為還有這種老掉牙的問題。”


  “你這樣想,你有沒有想到,滿洲人自己并不這樣想?”和尚突然用了這種反問。


  “這……這……倒很難說。不過從外表上、形式上,滿洲人在一進關就宣布滿漢通婚了,做官和行政權漢人也有份。至于骨子里的防范、排擠與特權,倒也很難避免。但我相信像皇上這種高層的滿人,會識大體、會認清既然‘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他又何必分滿漢?要分也早該是歷史了,如今兩百四十多年了,不論是漢人、不論是滿人,再在這個題目上鬧來鬧去,可真無理取鬧了。”


  “這么說來,康先生是擁護清政府?”


  “誰對中國做好事,就擁護誰。清政府如果對中國做好事,為什么不擁護,現在這個政府已經兩百四十多年了,這是一個很厚的基礎,一個政府的基礎有這么厚,不容易,要在這個厚基礎上救中國,才更駕輕就熟。我只希望自己的救國辦法能夠上達皇帝,只可惜沒人能轉達。”


  “有沒有這種人,照佛法說來,是一種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7頁 當前第5
首頁   上一頁   ←   5/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北京法源寺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牌九至尊下载入口 搜索新疆时时 双面盘平台 三公技巧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双面盘赔率为什么比信用盘高 现金版两人斗地主 大乐透近30期走势图表 看牌抢庄牛牛棋牌下载 北京pk10挂机软件教程 到底有没有稳定的飞艇计划 重庆时时彩直播软件 快三跟计划怎么稳赚 mg摆脱豪华版讲解 内蒙古时时5个号走势图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