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1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
                引子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大院內的水井沿上站著一個清秀的女子,眉清目秀,沒有上妝,只是把戲服給隨意地掩上,甩著水袖,吊著嗓子,練著歌,蘭花指伸出,十指尖尖,嫩白細長。  她的手心在月光下還泛著淡淡的紅,是早晨師傅用板子打的,腫了二寸多厚,痛入心肺。  師傅分外的嚴,災年里餓死的人多了,能在這種戲班里混到一口粥喝已經是老天開眼,誰還敢有半分頂撞?她落過淚,怨過那狠心的爹娘送她來這個人間地獄,但時間長了,如入網小蟲,知道掙扎無用,也就認命了。  大院里很是靜寂,別的師兄妹們都去了李府上唱戲,獨獨她今天練唱時錯了一句臺詞,師傅罰守大院。這戲院不過是個破敗的四合院,但院門深深,又值深秋時節,點不起燈油,只得借著月光站在水井沿上練唱,京戲都講究在水邊吊嗓子,實在是不敢進屋,那屋里頭已經吊死過幾個經不起折磨的戲子,打太狠,都尋了短見。  她就是再大的膽,也不敢一個人在屋子里待著,這唱著唱著,又自悲起自己的身世,落了幾滴淚,月影很朦朧,她望望天,心里尋思著可能明天是一個雨天。  她只顧著唱,卻沒有發現走廊里轉出一個人影,無聲無息,慢慢向她身邊移來。  那人影揮動著手,戲子只聽到腦后一陣風響,就撲倒在水井邊的泥地上,不省人事。  人影從戲子的懷里摸出一樣東西,藏在自己的懷中。然后他將戲子抱了起來,丟到水井中,速度很快,天地不過只眨一眨眼,就發生了這樣的慘劇。  本來一直一動不動的戲子,在落入井內那一剎忽然睜開眼,生存的本能使她一把抓住井沿,五指深陷井泥中,那戲子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在朦朧的月光下看到一雙眼睛,只見那戲子尖呼一聲:“是你?!”話音里的悲痛欲絕比死更盛。  那聲音還來不及落地,只見那人影卻手起刀落,那刀是那樣的鋒利,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力量竟活生生地將那手腕切斷,一聲悶響,人落到了井里,再無半點動靜,而那只手卻還固執怨恨地握在那個井沿上,從斷開的指甲縫里流下的血,將黑矮的井沿都染紅了,那血滲到土中,變得暗不可見。  那人推開一間木門,有一個巨大的梳妝臺,那個梳妝臺里映著他滿手是血的身影,是一個美麗的男子,他臉色陰晴不定,在鏡子里仔細地打量自己,打理自己的頭發,打量自己的臉,輕輕地嘟起嘴,向上調皮地不滿地笑著。  鏡子中的他是那樣的天真、無邪、可愛,眉目里都是媚意,他拿起桌子上的脂胭,仔細地對著鏡子涂了起來,風吹起粉紅的窗紗,鏡子里就出現一幅詭異的畫面。  在粉紅的背景下,昏暗的燈光里,一個男人嬌媚地用蘭花指拿著口紅,動作輕媚,涂著自己的唇,一圈一圈,艷紅到滴血。  他畫好妝之后,在鏡子里慢慢轉身,打開木箱,找出了一套戲服——華麗的戲服,穿好之后,再把從戲子身上摸出來的東西在燈下打開,那是一雙紅繡鞋,閨中女子都喜歡繡的鞋子,鞋面是綢緞的,摸起來十分舒服,只是還沒有完工,他套在腳上,略小,但也是十分精美,那一沿蓮花代表著吉祥,還有那兩只鴛鴦一邊一只,合在一起,就游成了一對。  那男子的手輕輕地撫過紅繡鞋,似在撫摸最愛的女子的唇,手在輕輕地抖動,一滴水珠墜下,莫非是淚?  --------  紅娘子作品集
                夜歸  洛婉每次回想到那個夜晚,都感覺到一種濃濃的黑,像一汪綠水,綠到碧,綠到墨,綠到黑,鋪天蓋地地就落了下來,把洛婉壓得喘不過氣來,總讓她在噩夢里驚醒,醒來的時候都會恍惚地想,是不是還停留在那一夜。  那是楚櫻搬離公寓的第一天。  那天早晨是那樣的平常,沒有任何異兆,陽光散發著初夏的清香,樓下傳來汽車歡馳而過的聲響,有小販在叫賣著:“豆腐花,熱乎乎的豆腐花。”  洛婉還記得楚櫻就那樣站在窗邊,陽光打到她臉龐上那一層細細的絨毛上,像嬰兒一樣純凈的眼神。兩個人平時都是手牽手去上班,她們是大學同學,又剛好應聘到一家公司,剛步入社會的大學生還保留著濃濃的書卷味,喜歡群居在一起,她們倆合租了一家公寓,雖然不大但租金便宜。  但是,社會總會慢慢地改變一些事情,比如說,每個人都要成長,楚櫻成長的標志就是開始使用化妝品,紅紅的唇,細細的眉,在那張溫婉如玉的臉上都散發著淡淡的光彩,洛婉知道那種光是戀愛之光。  楚櫻戀愛了,要搬出去住了,但卻固執地不肯告訴洛婉自己的男友是誰,洛婉以為是楚櫻害羞,直到楚櫻失蹤后的日子里,她才開始去思考,如果當時的自己伸手去挽留一下要離去的楚櫻,那個站在懸崖邊的女子會不會就退回到平地?  這個城市里,還有兩個平凡又幸福的女子手牽手逛著超市,說著笑話?  楚櫻搬離的那天是洛婉第一次獨自晚歸,心里空落落的,楚櫻得到了幸福本來應該祝福她,但是,好友的離開又讓洛婉感到很孤單。公交車在路燈中慢慢地開著,一個個站臺慢慢地停靠,寂寞的心情也慢慢地滋長著。她靠著窗,看著窗外的人來人往,那天還下著一點點無聊的雨。  洛婉才真正地感覺到,一個人住真無聊,不僅無聊,還很恐怖。她回到公寓的時候,就已經是夜里近十一點了!洛婉從來沒有這么晚回過家,她真不敢相信那車會開得這么慢,她一邊看表一邊往電梯里沖,腳下忽然踩了東西,抬起腳來一看,是一雙鞋。誰會這么無聊,在電梯里擺一雙鞋呢?她開始想,應該是別人忘記的鞋吧!但誰會把鞋忘記在電梯的中央呢?  這個老舊電梯上升的過程中,總是慢慢地晃著,洛婉生怕電梯一個不小心就會斷掉,她緊緊地靠著電梯那冰冷的墻壁,小心地貼著,可是目光卻轉來轉去又落到電梯中央那雙鞋上。  這是一雙現代女子結婚穿的那種紅色的婚鞋,看得出很高檔,手工繡成,鞋面是綢緞的,只是還沒有完工,但即便沒有完工也可以看出那繡的手工非常精細,一圈蓮花圍著,兩只鴛鴦就浮在紅色的緞面上游成了一對。鞋后跟處還沒有完全收口。這種鞋子在外面是不可能出售的,如果真在高檔的婚店購這樣的鞋,價格不會少于四位數。她真為那個丟東西的人心疼,怎么會有這么粗心大意的人呢?  她不知不覺地蹲了下去,很想摸摸那雙鞋。那鞋擺的樣子很奇怪,特別像有一個人穿著鞋子站在電梯中央。她真的非常喜歡這雙鞋子的繡工,也喜歡這雙鞋子的顏色,現在能找到這樣的精品絕對是可遇不可求,雖然這鞋子是穿不出去的,但是,她知道還是可以放在家里做拖鞋穿。  洛婉面臨著誘惑,要知道老式的電梯里沒有那種監視器,拿走了也沒有人會知道,但是,多年來對自己嚴格要求的品德,讓她還是放棄了拿這雙鞋的念頭,這鞋不是她的,就是撿也是不道德的,再說,誰掉了這么貴的一雙鞋還不急死,一定會回頭找的。  她站起來,背對著紅色的繡鞋,抵抗著那鞋子的吸引,電梯一停,她就急匆匆地跑出電梯,頭也不回地奔去開自己的門。但如果她回頭的話,會看到平時那個不銹鋼的電梯門,今天變了另一種色彩,碧綠碧綠,像一潭春水,里面不知道裝著多少的故事,也不知道有多少的感情,但是,洛婉卻頭也不回地跑掉了。  洛婉一進門就拼命地喝了很多的冰水,她喘著氣,不知是為了自己小小的邪念而自責,還是為沒有拿那雙鞋而遺憾,帶著這種說不清的心情,她上了床,想著今天發生的一系列的怪事,想著想著就把頭給蒙住了,一天的折騰讓她的精力也透支了,迷迷糊糊間,她睡著了。  洛婉不知道怎么像被驚醒一樣,在半夢半醒之間,她偷偷地睜開眼,房間里非常陰暗,卻還是有些許的光線,并非伸手不見五指,迷糊間,她似乎聽到響動,細細一聽又好像沒有,她正想睡,目光一轉,卻發現一只鞋,一只紅色的繡花鞋似乎正踩在自己的枕頭上,離自己的臉只有幾厘米,而且已經踩到深陷到枕頭里,另一只則跨過自己的身子,踩在手的另一側,像有人騎在自己身上一樣。  有一個聲音鉆進了她的耳朵里:“尋找綠門,七日之內,尋找綠門,七日之內。”  這一驚,洛婉飛快地從床上尖叫一聲坐了起來,再睜眼看看,四周什么也沒有,原來只是一個夢。洛婉去扭床頭燈,忽然想到這燈已經壞了幾天了,她驚魂未定,喘息著,仔細地打量著房子,小小的房間里確實什么人也沒有,真的只是一個夢。  洛婉慢慢地平靜下來,喘息著,噩夢來的太可怕,她已經汗濕了后背,長發也濕淋淋的貼在腦門,她伸手去摸,一手的冷汗。她想是不是不習慣一個人睡的緣故,怎么會楚櫻一走,自己就這么膽小了,不過,哪里會有莫明其妙的什么綠門,難道是自己最近工作壓力太大了,千萬不要出什么工作問題在自己身上,她邊想邊跑到門邊把燈給打開,一把將被子掀開,雙腳著地,正好伸到自己的拖鞋里,她往前走,那鞋像被釘子釘住一樣不動,差點害得她向前跌去,她低頭細看,原來是自己太匆忙把兩只鞋交錯踩在了一起,怎么能動?  她暗笑自己膽小,然后就光腳跑去開燈,只是在她起身離開的那一刻,她睡裙擺移開,鞋子后邊出現一雙手,從床底下伸出,那手緊緊地握著拖鞋,一只手握一只,像是捉迷藏的人躲在床上,緊緊地抓住自己的玩具,不讓人搶走。  打開燈,洛婉一回頭,屋內一切正常。燈光帶來的溫暖與光明驅走了洛婉心中的恐懼,她把房間各個角落都看了個遍,什么也沒有,更別提那雙鞋了。床是房東留下來的席夢思床,下面的空間只有兩厘米左右,怎么藏得下東西?她腰都懶得彎,但因為剛剛的夢太過恐怖,她只敢開著燈睡。  --------  紅娘子作品集
                見鬼  因為那一夜沒有睡好,早晨起來的時候,洛婉頭昏腦脹,差點遲到,跑到上班的大廈時,離上班只有幾分鐘了。  這是這個城市最豪華的大廈,洛婉站在大門口,冷氣襲來,把夏天都給拋開了。  她閃進了電梯,只見楚櫻正站在里面,洛婉笑道:“怎么你也晚了?”  楚櫻也笑,臉上嬌羞一團紅云。  電梯門眼看要關上了,只見一個包伸了進來,那是一只精美的包,雖然洛婉并不是時尚一族,但也認得出這是一個LV的名牌包包。電梯門開了,一只藍到發亮的高跟鞋伸了進來,隨之飄來一股誘人的香味,一個長發女子也進了電梯。  “沈璣?”洛婉與楚櫻都張大了嘴巴。難道她們倆的大學同學沈璣也應聘到這個城市來了,而且這么巧與她們在同一間大廈上班?  沈璣看到她們,也是先一驚訝,然后恢復了冷冷的表情,說了一句:“在小公司當文職吧!你們也就這點本事了。”  “你又在哪里?”楚櫻氣不過了,這個沈璣雖然和她們是大學同學,又在同一間宿舍,卻因為長得漂亮,貴為校花,很少和女生來往,雖然四年下來,卻也不熟,但沈璣為人難相處,這已經是全校公認的事實。  “你的頂層,宏儒集團?你知道嗎?”沈璣輕蔑地笑著。  洛婉目瞪口呆地看著沈璣,并不是因為她的打扮,只是感覺一個人怎么可以一直都這樣的刻薄,從前住在一個宿舍的時候,沈璣從來不會拿正眼看自己與楚櫻,說話的時候也會直稱舍友為“土包子”,宿舍的人不小心動了她的東西,她從來不會罵也不會說,而是直接把那些東西丟掉,比抽別人的嘴巴還要厲害得多。  也正是因為這樣,洛婉對她始終是敬而遠之的。  可是,她從來都是這樣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嗎?她從來都是這樣高高在上,不屑于眾生嗎?沈璣難道就不會累嗎?洛婉從來不是一個難相處的人,但面對這樣的女人,她第一次感覺到頭痛。  正想著,電梯停了,洛婉拉著楚櫻出了電梯,看著半天沒有回過神的楚櫻,洛婉有些不解。  “沈璣居然在宏儒集團里,洛婉,你不知道宏儒集團,但你應該知道這個大樓吧!這個大樓是這個集團下的一個小房產,你看沈璣神氣的。”楚櫻難過地說。  洛婉勸她:“別這樣,人家說不定是在那里掃垃圾,你生什么氣,我們還是快去公司吧。”  兩個人推開辦公室的門,繁忙的一天開始了。  “下午去不去游泳?”洛婉正在忙碌著日常工作的瑣事,身后忽然傳來聲音,她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自己的頭兒,她嘆一口氣轉身答道:“可是,黃總,我沒有泳衣。”但推辭是沒有用的,老板禿頂黃馬上從后面遞給洛婉一件東西。  “我這里剛好有一套新泳衣,沒人穿過,正好給你。”他好像對洛婉分外的感興趣,但是,他的年齡實在可以做洛婉的父親了。  下班后,一個辦公室里十來個人都擠在一起,興奮地嚷嚷:“游泳,游泳。”  老員工輕車熟路地來到四樓的游泳池,拐進更衣室,洛婉也跟著上去。楚櫻也沒有泳衣,禿頂黃卻放了她的假,而自己就這么命苦了。  她換上那套比基尼后怎么都不愿意出來,等老員工都走了之后,她才慢慢地從更衣室里走出來。  更衣室的大鏡子里顯出自己修長的腿、堅挺的胸和健康的小麥色皮膚,最離譜的是身上這套比基尼,比不穿更有誘惑力,這叫人怎么走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1
首頁   上一頁   ←   1/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欢乐二八杠游戏下载 财神爷pk10计划全能版 北京pk拾赛车开奖直播 赌博21点玩法介绍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时时2017年数据 云南时时网站 七星彩计划最新版 五分赛车计划软件 幸运飞艇六码计划 街机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 360江西时时杀号 北京时时走势图怎么看 二星直选7码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