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12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種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也努力地展示微笑,表示自己的禮貌。  但司機卻發瘋一樣地看著洛婉的后面,洛婉身后是一個老婦人,臉上蓋著剛剛死去的人用的那種黃紙,正輕輕地按著這個女人的肩。  那個老婦人半浮在空中,只有上半身,司機嚇得猛一踩油門,沖了出去,很快消失在那個拐彎處,幾乎嚇瘋。  洛婉不知所措地看著那輛車忽然遠去,她無助地站在路邊,來不及破口大罵,出口的聲音就已經哽咽,望著空蕩蕩的站臺心里酸楚,白天的恐怖這一剎緊緊地攫住了她的心。  就在這時,路面上忽然開過一輛車,像是平空從路面冒出來的一樣,那車很破,開得很慢,慢到洛婉足可看清楚上面寫的字。  “火葬場靈車”  開車的司機看不太清楚,而她卻看得明白,那個靈車里坐滿了人,而靠窗邊的那個正是自己剛剛看到的上官奶奶,上官奶奶后面的那個人也扭過頭來看自己,正是那次自己在游泳池里看到的那個女子的臉。  她驚呆了,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只好跟在靈車后面邊跑邊追,嘴里喊著:“奶奶,奶奶,下車,下車,別去。”  聲音里帶著哭腔,雖然不知道到底出什么事了,但直覺告訴她,奶奶這一去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  她正追著,忽然看到后排的幾個人猛地轉過頭來。  是一些沒有五官的人盯著她,還有一個人的臉特別的親切,是楚櫻。  洛婉跟不上了,她的叫喊沒有任何作用,那車還是慢慢地消失在她的視線中了。  手機響了,傳來上官流云的聲音:“洛婉,你在哪里?”  “我在灣路巴士站這里,你快來接我,我剛剛看到奶奶了。”  電話那邊好半天都沒有出聲,很久上官流云才說:“奶奶剛剛去世了。”  手機從洛婉的手里滑下來,雖然已經有了直覺,卻還是很難接受這個事實,她與奶奶相處并沒有多久,卻一直很感激上官清對自己的知遇之恩和她對自己的那一片真情。  她想到最后一次與奶奶談話:“洛婉,你是個好姑娘,如果我的孫子中,有人傷你的心,你不要怪他,要原諒他,好嗎?”那個時候,奶奶就已經知道自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所以她才顯得那樣的不舍,奶奶的身體很健康,為什么會忽然離開世界?她既然已經知道自己有事,為什么不找那位神仙爺爺相救?  洛婉站在路牌那里流淚,心里的悲傷已經超過了恐懼,直到見到上官流云,才“哇”地一聲哭出來。  --------  紅娘子作品集
                復明  上官流云送洛婉上了樓,她哭得眼睛紅紅地進了大門,剛進大門,就感覺到臉“啪”地一聲被人結結實實地打了一下,打得她眼前發昏,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她感覺自己被人輕輕地一拉,上官流云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她身邊,怒視著沈璣說:“你與洛婉既然是大學同學,你為什么如此恨她,還要打她?”  洛婉實在是沒有力氣和沈璣生氣,她只是無力地說:“大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樣?”  “我想怎么樣?我倒想問問,你怎么認識小暮的,為什么他見了你之后,就想和我分手,你到底用了什么妖術?”  沈璣氣得眼睛都紅了,上官流云和洛婉也驚呆了,沒想到小暮會這樣做。  “可是,小暮和你提出分手,也不是因為我的緣故,你跑來找我有什么用?”洛婉半天才回一句話。  沈璣看了她半天,甩出一句話:“等著瞧,上官流云,我就不信你們家里的人都是木頭做的。”  沈璣正想離開,忽然從樓梯那里下來一個人,抬手就給了她一巴掌,然后說:“上官家的男人好欺負,但我不容許別人打我的朋友。”  洛婉和上官流云扭頭去看,正是李大路,他的眼睛閃閃發亮,洛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的眼睛說:“你能看到了!”  李大路隨著眼睛的復明,又恢復了那種玩世不恭的神情,已經完全沒有了失明時那種深入骨髓的悲傷與脆弱,他揮揮手說:“小意思而已,我都說我眼睛有救,那個醫生早就應該下崗了。”  洛婉很高興地跑上去,圍著他轉來轉去,而沈璣見自己討不到便宜,恨恨地離開了。  上官流云看著兩人開心的樣子,心里一陣酸楚,呆站在那里,不知道何去何從,忽然想起了小暮,對洛婉說:“我要去接小暮,準備一下奶奶的后事。”  洛婉的心一下子從云端沉落到了谷底,上官奶奶離去的事實她無法再逃避了,她緊緊地握住手腕上的佛珠,淚水又涌了上來。  “我要和你一起去找小暮,然后見奶奶最后一面。”洛婉也沖到上官流云的車邊。  上官流云點點頭,拉開車門,誰知道李大路一個箭步躥上來:“我也要去!”  洛婉不好意思地望著他,他很丟人啦!又不是去吃什么喜宴,有什么好揩油水的?但李大路的表情是非常認真的。  他很鄭重地說了一句:“我也要去見小暮。”  車子開了,上官流云不知道說些什么,忽然與洛婉之間多出一個李大路的感覺很怪,小暮的手機沒有開,但上官流云卻知道小暮在哪里。  “他不開手機的時候準是在自己的畫室里畫畫,小暮不怎么管我們企業的事情,就是喜歡畫畫,每次一關機準是因為鉆到畫室里去了。”  洛婉好奇地問:“畫室在哪里?”  “就在你上班的大廈,很奇怪吧!我們樓的天臺都是他的畫室,不過外人不知道罷了。”  正說著,車很快就到了大廈,洛婉一下車,看著大廈就感覺到一陣莫明其妙的不舒服,仿佛那里被什么給包圍著。  李大路卻扯了扯洛婉的衣服說:“這大廈陰氣很重,雖然有一部分已經被人用法力給驅散,可是,依然很重,你最好不要進去,我和上官流云進去就是了。”  上官流云回過頭來,諷刺道:“你還真能看相了?”  洛婉也不怎么相信,不知道李大路是真看到了還是假看到了,可是,一看到他那很關切的眼神,她就愿意相信他。而她自己也確實感覺到一陣頭暈,不舒服,她笑了笑說:“行,我就在車上等你們。”  上官流云和李大路又一邊走一邊斗嘴,往大廈里走去。洛婉忽然有一種不祥的感覺,他們會被大廈給吞沒掉,那黑暗的大廈像一個張開大嘴的怪獸,正等著他們進去。  金祥大廈,多好的名字,多么氣派的裝修,多么高檔的寫字樓,多么繁華的地段,但這些都沒有用,那種讓人不舒服的感覺,就是這樣的深入骨髓。  洛婉閉上了眼睛,想閉目養神,但是卻聽到腳步聲,她小心地睜開眼睛,生怕再一次看到一些不應該看到的人和事,但這一回看到的居然是沈璣。  沈璣正氣沖沖地走過廣場,準備往金祥大廈里趕,應該是她也知道小暮在這里,所以才跑來找他。  看那氣勢就是來問罪的,洛婉又往車椅背上靠了靠,她在大學里與這個女人同窗四年,難道還不知道她的臭脾氣,從來只有她甩男人,沒有男人拋棄她的事情,小暮這一次說不定會被她給毒殺。  洛婉的心里又開始隱隱地擔心起小暮來,總有一些女人美如桃花卻毒如蛇蝎,但這種女子又偏偏對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引得男人飛蛾撲火,這世界真是奇怪。  她還來不及嘆息,就看到非常奇怪的一幕,沈璣推開門的時候,不是直接走進去的,而是一點點地身子往下沉,慢慢地沉入了地下,像陷入流沙中一樣。  洛婉把身子猛地坐直,看清楚了沈璣確實是沉入了地底,可是沈璣的身影又很快出現在電梯前,洛婉推開車門,一邊跑一邊喊:“沈璣出來!別進去!”  沈璣進電梯的時候,似乎聽到有人在喊自己,但是電梯門已經關上了。  她按了一下電梯,朝天臺奔去,小暮一定在畫室里,她從前被小暮帶到畫室過一次,那是非常大的一個畫室,占了天臺很大一片地方,如果其他的辦公樓天臺被占去這么多,別人一定會氣死,可是,這個樓就是上官家的,所以,除了小暮誰也上不來。  她對著電梯里的那面鏡子,開始補粉,要把自己打扮得非常漂亮,到時候才會哭得好看,而且一定要撲到小暮的懷里哭,這樣他才會被自己梨花一枝春帶雨的樣子給打動,無論如何,自己都不能輸在那個長得難看的洛婉手中。  想到洛婉,她就氣得兩眼冒金星,自己看中上官流云的時候,上官清那個老東西居然無緣無故把洛婉給拉出來,要進行拉郎配,都什么年代了,還給孫子找孫媳,不嫌多事。聽說她今天已經過世了!哈哈,其實上官小暮也很不錯,身材好,長得帥,而且還非常溫柔,最重要的是很單純,上官家的財產有一半是小暮的,如果小暮成為自己裙下臣,那自己還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想到這里,沈璣露出了笑容,但是,一想到洛婉也有可能和自己一樣享受上官家的另一半財產,她的心里就特別的難過,恨不得把洛婉從天臺給丟下去,那個女人真是自己的克星。  正想著,忽然聽到電梯一陣巨響,電梯居然停住了,她很奇怪地按了一下警鈴,直接和值班室通話。  “沈璣,你快下來,快點,別坐電梯了,走樓梯下來!”  沈璣一聽,居然是洛婉的聲音,這真是剛剛才在心里暗恨她,現在她馬上就鉆出來把自己的電梯給停掉。  “洛婉,你個臭婆娘,快把電梯給我打開,怎么,你怕我上去找小暮不成?你要多少男人才滿足?”  沈璣提著氣,對著監視器吼起來,她氣得發狂,如果洛婉在她面前,她一定會踢她一腳。  洛婉氣喘吁吁地在值班室里,好不容易才跑進來,而且聰明地把電梯給停掉,雖然洛婉不知道電梯上面有什么,但是,她知道沈璣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沈璣,真要命,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我和你說,你現在看到什么、聽到什么都不要理會,你直接下來就是了。”  “你到底放不放我上去,洛婉,如果我真的走下來,有你好看!”  沈璣正在那里和洛婉僵持著,忽然電梯門響了一下,沈璣扭過頭去一看,沒有人,卻有一雙精美的紅色繡花鞋。  沈璣心里一驚,一轉念就想到是洛婉的計謀,這個女人居然想到用這樣的方法來報復自己,她在心里暗哼了一下,然后說道:“想嚇我,沒門。”  她一把將那鞋子提起來,然后對著監視器喊道:“放這雙鞋子做什么?想嚇我要用一點好方法。”  監視器沒有動靜,她感覺到身后有人,一回頭果然有人站在自己邊上,她仔細一看,居然是洛婉,洛婉低著頭,直接站在她身后。  沈璣氣得哈哈一笑,然后說:“你有本事!裝神弄鬼地一邊和我在值班室里說話,一邊跑這里來,你到底想怎么樣?”一邊說,一邊拿著皮包開始沒頭沒腦地抽打洛婉。  值班室里的洛婉,在監視屏幕里卻看到電梯門開了,沈璣從外面提著一個人頭進來,對著自己喊:“想嚇我,沒門!”  那個人頭的眼睛還是睜著的,眨巴眨巴地望著鏡頭,頭發很溫柔地散開,洛婉覺得一口氣提不上來,要窒息了。  她想起來了,這個人頭在上次撕開的那些油畫后的玻璃器皿中見過,是楚櫻邊上的那個泡在液體中的女子的臉,這張臉是美麗的、絕望的、殘酷的、嬌艷的、所以才過目不忘。  洛婉忽然發現,這個女人特別像沈璣,她和沈璣的眉眼非常的形似,一個念頭猛然沖進她的腦子。  “替死鬼,這個女人是想找沈璣做替死鬼!”  念頭一出,洛婉的心就擰在一起,她用盡全身的力氣對著話筒喊:“快跑,沈璣快跑!”  沈璣正在抽打著洛婉,忽然聽到電梯里傳來這么大的聲音,而且清清楚楚是洛婉的聲音,她看看攝像頭,又回過頭看看自己在打著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響的洛婉。  她怔住了,如果洛婉在值班室里,那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洛婉又是誰呢?她的手還是停不住地在抽打著洛婉的頭,那小包擊中了那個洛婉的頭。  由于太過震驚,沈璣都忘記了逃跑,她一動都不能動,那個頭像被活生生地用刀削斷了一樣落了下來,如同一個玩具娃娃被人扯掉了頭,血噴涌而出,電梯中央如同多出了一個人血噴泉。  沒有頭的身子還是那樣呆呆地站著,沈璣站在血雨中,一頭一臉都是血,濃濃的血腥味讓她窒息,她依然保持著那個揮動著手臂打人的樣子,已經完全嚇呆了,所以,居然沒有昏倒過去,而是眼睜睜地看著那個頭一落到地上,頭發就開始瘋長,長長地黑發像有生命的黑色藤蔓類植物一樣開始沿著光滑的電梯壁蔓延,電梯很快就被長發給包住。  那人頭卻像已經得到了自由的八腳魚一樣,靠著頭發的支持,慢慢地懸掛在半空,在離沈璣幾厘米的地方注視著她的眼睛。  那個人的臉是那樣的熟悉,沈璣想,多么像自己啊!自己照鏡子的時候,就是這樣自戀的表情。  那頭發如有生命力的小蛇一般,一股一股,黑色扭動著,慢慢蠶吐繭一樣一層層地圍住了沈璣,從腳面開始,再是小腿、腰,沈璣現在感到那樣無助,脖子已經被纏住,就要透不過氣了。  窒息,空氣好少,什么也吸不進來,好痛苦,肺要炸掉一樣,沈璣恍忽中仿佛來到了水中,在水里什么也呼吸不到,死亡原來是這樣的痛苦。  就在這時,有只手伸過來,那手腕散發著無數道金光,像是刀子一樣,切斷了這些扼在自己脖子上的頭發。  新鮮的空氣傳來,她彎下腰,大聲地咳嗽了幾聲,一只手輕輕地拍她的臉,然后說:“醒了沒有,醒了沒有?”  沈璣抬起頭,正是洛婉一張通紅的臉,她往后一退,倒在地上,捂住臉說:“不要過來,你不要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12
首頁   上一頁   ←   12/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通发老虎机官网 盈彩网官网 彩票达人官网 欢乐生肖开奖 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双色球机选复式号码投注 十大捕鱼游戏排行榜 新浪北京单场比分直播 网上打三公有什么技巧 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哪个准 pk10看走势图教程 非凡计划官网app pk拾计划助赢软件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 双色球最经典规律 赢乐棋牌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