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13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過來!”  洛婉看著她那個樣子,知道是受了驚嚇:“沒事了,我是洛婉,剛剛我在下面看到你呆立在電梯里,就跑上來看看,我看到你好像透不過氣一樣,只好拼命地拍你,好在你醒過來了,不然的話,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洛婉很誠懇地望著沈璣,她急著跑上來,好在趕得急。  沈璣卻一直都捂著臉,不愿意說話,她已經嚇慘了,但那樣的驚嚇居然轉化成一股濃濃的恨意,都是洛婉的計劃,是她故意把電梯停在這一層,而且看她的表情,好像什么都知道。  沈璣的手指僵硬了,她感覺到一種無法言明的恨,而她的目光落到了洛婉的手腕上,那是一串不起眼的黑色佛珠,沈璣知道,那是上官清那老家伙送給洛婉的,剛剛救自己的就是這串佛珠吧!萬道金光割開黑暗,都是因為它吧!雖然看起來那樣的不起眼,而且很一般,不漂亮甚至還丑,但上官清曾經驕傲地說這個佛珠有傾城的價值,那么,如果自己有了這串佛珠,應該不會再有什么意外發生了!  洛婉安靜地陪著沈璣走樓梯下樓,一點也沒有注意到沈璣的目光已經貪婪地落到自己的手腕上,洛婉心里著急著趕到車邊去,上官流云與李大路這時可能已經在焦急地等自己回來。  --------  紅娘子作品集
                夜訪  上官清的葬禮極為樸素,一點也不張揚,沒有那種豪門奢侈的風格,倒是上次上官流云帶著去見的那個神仙爺爺也出了場,出場得極不容易,用最好的車子去接來,光接他的排場就已經大到嚇死人了。  洛婉悄悄地問上官流云:“那神仙老頭什么來歷?”  “不知道,好像年輕的時候和我奶奶認識,聽說是道家一把手,現在年紀大了,就退隱了!”  “叫什么名字?”  “我們都叫他善清爺爺,別說話了,人已經來了。”  只見那神仙爺爺在小女孩的攙扶下,慢慢地下了車,走到上官清的靈堂前,也不彎腰行禮,只是呆呆地望著上官清的遺照,輕輕地說:“你看,你比我還小,我都老成這樣了,都還不肯走,你卻先走了,唉,舊人都上天入地,留我一個又有什么意思?”  洛婉雖然在一旁聽著,但那些話語入耳卻感覺到一陣無邊的悲涼,仿佛這個世界的一切繁華景色都是過眼云煙,而望著善清爺爺那一張皺紋密布的臉,那時光都這樣從那些皮膚中流過。  她心里的苦悶仿佛去掉了一半,死不過是極平常的事情,只不過是去了另一個世界,上天或者入地,而自己要尋找綠門,卻也很難找到,見到善清爺爺也不過隔了一日,卻感覺他蒼老了很多很多。  誰在年輕的時候沒有過一些少年心思,但是隨著時光的流逝,人都死去,而那些情懷卻還是那樣揮之不去,成為心頭的痛。  上官流云忙著招呼善清爺爺,洛婉站在一邊,不遠處的李大路正在呆呆地看著小暮,看樣子李大路復明之后,就愛上了男色了,看著男人流口水也不嫌丟人。  善清爺爺與小暮擦肩而過的時候,似乎意味很深地看了小暮一眼,說了一句“一切因緣都有定”就淡漠地進小屋里去了。  小暮的身邊站著那個哭成淚人的女孩正是沈璣,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又打動了正在傷心中的小暮,成功地穿著黑衣,在那里裝成是悲傷過度,引得來賓對她指指點點,以為已經是內定的小暮老婆。  小暮一直都呆呆地站在角落里,世界的繁華好像與他一點關系都沒有,陽光灑在他的肩頭,他就那樣靜靜地看著,像天使一樣的純凈,洛婉從來沒有看過一個男子有小暮這樣的超凡脫俗。  洛婉走過去,想安慰這個看起來如此可憐的男孩,但是,一道目光射了過來,刀一樣地讓她不敢前進。  善清爺爺要拿走上官奶奶的骨灰,沒有任何人敢提出異議,他捧著小小的象牙盒子出來,小女孩跟在他后面,他走過洛婉的身邊時,站了很久,忽然說:“也不是沒有辦法尋找到綠門,只不過要犧牲掉很多人,你是否愿意?”  “那就算了,我不找了。”洛婉一口回絕。  “不能算了,怎么找?”李大路剛好在邊上,忽然伸手攔住善清爺爺。  善清爺爺抬起頭來,細細地看了李大路幾眼,怔住了,然后臉上露出了一個微笑,扭過頭來對洛婉說:“很好,你的身邊有天目者,看來天不準備亡你,你不要太擔心。”  “天目者?他?”洛婉用手指著李大路,嘴巴張得老大。  “天目者,是曾經驅魔一族里非常優秀的一派血統,天生就是瞎子,靠另一只天眼看東西,所以,看到的東西與我們平常人看到的不一樣,他們能直接看到鬼怪,少了很多捉鬼手續。”  李大路張大嘴巴說:“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捉啊!”  “用你的心去捉,本來傳說天目者已經絕跡,沒想到今天還能見到,我也不懂天目者的捉鬼方法,但我想既然是天生靈者,自有直覺會告訴你。”  李大路陷入了沉默,他遇到洛婉之后,總是反復地做著一個夢,一個不能和洛婉說出內容的夢。  難道那就是救洛婉的方法?  善清爺爺看著洛婉與李大路的神情,明白了幾分,想走,卻輕輕對洛婉說:“愛恨癡纏,不得超生。”  洛婉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想著那句話的意義,目光轉到了李大路與上官流云的身上,愛恨癡纏,不得超生,現在的自己,無論愛誰都不得超生,無論誰愛自己,也都不得超生。  她下定決心離開,如果真的要死,最好自己去面對。  洛婉決定再回一次大廈,也許找不到楚櫻的尸體,也捉不到兇手,但至少可以在大廈里對楚櫻說一句對不起,希望她能聽到,希望她可以安息,也希望她能去到天堂。  她從靈堂邊上拿了一點黃紙,準備去大廈里燒給楚櫻,手伸過去,忽然看到靈堂對面的李大路與上官流云,她靜靜地望著他們,目光沒有焦點,善清爺爺的忠告還在耳邊,她知道這兩個男人對她的好,只是現在,她要選擇離開。  人生最悲慘的事情莫過于,想愛不能愛,想生存沒有退路,想告別不能說再見。  洛婉神色黯然地離開,她在上車那一剎,李大路忽然眼前一疼,站立不穩,一陣不安涌上心頭,雖然說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覺,但李大路一回頭,洛婉已經不在那邊了。  洛婉來到大廈,雖然說是白天,可是這個大樓還是那樣的陰氣沉沉,她走到電梯邊,想了很久,忽然改走了樓梯,電梯里發生的一系列不開心的事情,已經讓她很傷神,有了電梯恐懼癥了。  她的身影剛剛消失在樓梯道上,大堂里又沖來一個人,正是李大路,他的眼前閃過一個女子正在洗臉的影像,那個女子并不是洛婉,卻在那不停地洗臉,看得越來越清楚,似乎就在這個大樓里。  這個女子到底在哪里呢?雖然李大路說不明白這一切,但是,他卻很清楚地知道洛婉有危險,而自己一定要找到洛婉。  他一抬頭,看到了洛婉沒有進去的電梯關上了門,而且直奔十三樓,他發瘋一樣地上了另一部電梯,以為洛婉在另一架電梯里,其實,那部電梯在監視器的屏幕上是是空無一人的。  洛婉走在梯道上,現在的人都坐電梯了,樓道里非常的僻靜,整層樓都只有她一個人在走,高跟鞋打在地面上很響,似乎有回音又彈了回來,像有人跟在后面一樣。  她就這樣走著,拐著彎,似乎這樓梯永遠沒有盡頭。  但還是到了,七樓,她辦公的地方,從前和楚櫻一起工作的地方,在這層樓的洗手間中,她看到過楚櫻。  洛婉上了七樓,李大路卻已經到了十三樓,而且一片荒涼,到處都是燒焦的殘壁,空無一人,李大路跑了幾圈,什么人也沒有找到,只好絕望地大叫:“洛婉,洛婉,你在哪里,出來!”  洛婉剛走到七樓洗手間門口,忽然聽到有人在遙遠的地方輕喊:“洛婉,洛婉。”她怔了一下,似乎是李大路的聲音,她暗笑自己膽小,這個時候就害怕起來了,一定是太希望有人陪自己,她在門口怔了一下,就伸手去推,門在剎間變了色彩,綠色襲來,只是洛婉卻看不見了。  此時的李大路在十三樓火災后的現場里轉著,忽然聽到洗手間傳來一聲門響,像是有誰推門進去,他一轉身就往洗手間那里跑。  洛婉一進門,雖然是大白天,但因為是雙休日,所以大樓里也沒有什么人。有一個女子彎腰在水池那里洗臉,可能是加班的人,洛婉感覺有點失望,暗暗希望那個女子馬上洗完臉走開,自己總不能在這個地方當著別人的面燒紙吧!人家會誤會自己是神經病的。  她待在洗手間里看別人洗臉也不禮貌,于是就進了洗手間隔內,忽然一陣肚子疼,需要方便一下。人最難堪的就是方便完了,發現自己身上沒有帶紙。  幸好那邊水還在響,那個女人洗個沒完,洛婉不好意思地叫了一聲:“小姐,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請問你有沒有帶紙?這廁所里沒有紙了,而我又沒有帶。”  那女子似乎抬起頭,已經沒有水花聲,只有水在嘩嘩地流著。  李大路一闖進洗手間,就看到墻下那洗手池里正在嘩嘩地流著水,不,那不是水,那是血,血水已經溢了出來,滲到這個廁所的每一塊地磚上,李大路大驚,瘋狂地推開那些廁所的隔位,狂叫:“出來……出來……洛婉,快跑。”  洛婉坐在馬桶上,剛好順手沖了水,雖然有聲音鉆進了耳朵,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卻因為水聲很大沒太聽清楚,細細一聽,也什么都聽不到了。  李大路在十三樓的洗手間里,扭回過頭去,一地的鮮血上卻沒有一個腳印,沒有人,他驚奇地發現剛進來的那個沒有掛鏡子的墻上,忽然出現了一面大鏡子,鏡子里似乎有人在對著自己洗臉,正是剛剛不停在眼前閃現的畫面。  難道洛婉會在那里?李大路走過去,只見那女子正在很精美的洗手間中洗著臉,她似乎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忽然抬起頭,一張精美而漂亮的臉,只是目光是惡狠狠的。  那臉怔怔地看著自己,忽然眼角流下血來,口里也涌出了血沫,那女子像是很害怕一樣捂著臉,但那臉皮還是一點點地脫離了她的人,最后脫離成完整的一張人皮。  那女子慢慢地轉過身。似乎有人在說話,是洛婉的聲音,那女子一轉身,李大路發現她的后背燒焦得如黑炭一樣。  這是一個被火燒死的女人,所以,臉皮才會脫落,死前一定已經被火燒到毀容了。  李大路很清楚地看到那女人身后的門上寫著一個很大的數字——“七”,那是七樓,洛婉不在十三樓,在七樓。  他轉身就跑,來不及等電梯了,走樓梯似乎更快一些。  那個洗臉的女子,似乎走了很久,才走到洛婉的隔位這里,洛婉有點不好意思地把門打開一條縫,手伸了過去,那人在包里翻了好一會兒,洛婉的心里忽然一涼,有一個軟軟的東西落在手上,她很高興地拿過來。  隔間的燈光總是有一點昏暗,但也不至于會讓人看不清楚到底拿到了什么,入手如此柔軟,溫柔得像一個情人的吻。  這是一張精致漂亮的人皮,唇、眼睫毛、眉毛、鼻子都非常端正,漂亮無比,只不過薄薄一層,不仔細看,像紙一樣,但是,這確實是一張人的臉皮,洛婉只看一了眼,就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  她把腿慢慢地往上抬,抬離地面,抬到馬桶上,眼睛從廁所門的縫隙中,看到了那個人的腳,血紅的指甲,很時髦的涼鞋,結實而又光滑的小腿,那細長的涼鞋帶子似乎陷在了肉里。  洛婉看到她的腿似乎在用力,有一個人頭低了下來,外面的那個女人在找自己,她知道,從隔縫里可以看到蹲間的地面,但是看到不到馬桶上面。  她在找洛婉的腳,洛婉盡量把腳踩在坐式馬桶的兩邊,身子縮成一團。  她看到那個人影黑了一下,彎下了腰,似乎什么都沒有看到,又朝另一個蹲位邊走去,腳步聲漸離自己。  洛婉松了一口氣,但不知道為什么,頭頂忽然一麻,一種非常不祥的感覺涌了上來,她一抬頭,只見一張沒有人皮的臉正呆呆地從隔間的上面看著自己。  她從馬桶上跌下來,拼命往后退。突然一切都恢復了平靜,什么也沒有,沒有人影,沒有人頭,沒有人皮,洗手間里安靜得要命,除了自己外沒有任何人。  洛婉往后退著,提上了褲子,退到了墻邊,想站起來就跑,但是,只聽到到自己身后的墻發出了響動。  她回過頭去,半坐在地上,靠著墻,但墻壁里卻有東西拼命想掙扎出來,一根手指從墻縫里拼命地摳了出來,指甲已經掉了一半,血還是新鮮的。  一只完整的手出來了,忽然是另一只手,像要沖破一張白布一樣,在墻壁上,五官已經明顯地印出。  洛婉想跑,但那手已經緊緊地抓住了她,她掙扎不了半分,一個女人的半個身子從墻里支撐出來,雙手輕輕地摟住洛婉,像是一個母親在抱自己的孩子一樣的執著,又如垂死的情人不肯放開戀人的腰。  洛婉半跪著,面對著墻壁,看著那個長發的女子慢慢地把頭靠近自己,她閉上眼睛,不敢去看那一張就要露出在自己眼前的臉。  她忽然發現,那個女子的十指僵硬,無法移動,她用手去摸,卻摸到一個戒指,這個戒指上有一朵小小的玫瑰花,從前是她送給楚櫻的。  楚櫻不是已經走了嗎?為什么還在這里?自己親眼看著她和奶奶離開,怎么又回到這里,難道是一直在等自己來嗎?  她睜開眼,看到的正是楚櫻那蒼白可怕的一張臉,她像被什么力量往墻里拖一樣,只好拼命地將臉湊到洛婉面前,但壓力越來越大,這樣下去,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13
首頁   上一頁   ←   13/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免费通用透视棋牌插件下载 全天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计划 时时彩调整20分钟一期 大赢家比分直播 pk10走势图免费下载 安徽快三计划软件免费 足彩大小单双玩法 棋牌赢钱游戏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北京pk10人工计划 七乐彩单式怎么算中奖 最高反水彩票 我要今天p62开奖号晚上 百赢炸金花下载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96 排列五投注必中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