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14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洛婉也會被拖回到墻壁中去。  那張臉伸出一根滑滑的舌頭,輕輕地舔到洛婉的臉上,那種感覺真不好受,洛婉閉上眼,承受著這一剎,真希望馬上就昏倒,什么也不知道,偏偏神志又這樣的清醒,只好不停地在心里喊:“楚櫻,怎么回事?救命。”  李大路已經到了七樓的過道,心里聽到一個聲音:“救命。”雖然耳朵沒有聽到,那聲音卻拼命地從心里傳出來,他加快腳步,朝洗手間飛奔而去。  抱著洛婉的楚櫻,卻還在用舌頭在洛婉的臉上畫著,洛婉忽然感覺有點奇怪,這個楚櫻像是在用舌頭寫一個字,不停地重復著,仿佛要告訴自己什么。  要告訴自己什么呢?洛婉的手跟著楚櫻的舌頭的劃法一起動,一個字在地板上慢慢地成形,就快要成功了,洛婉心想,再來一次,就可以知道這是一個什么字了。  就在這時,李大路忽然沖了進來,看到發呆的洛婉,一把拖起她,大叫一聲:“你有什么事嗎?”  洛婉正在地上劃,忽然有人大叫一聲,周圍一切都恢復正常,也沒有那個鉆出墻壁的女子了,沒有楚櫻的臉了,洛婉的的心往下一沉,一看是李大路,氣不打一處來。  只要再寫一次,她就可以知道殺楚櫻的兇手是誰了,但在這個關鍵時刻,那個不知好歹的李大路卻跑來,把這個自己等了這么久的機會給打亂了。  李大路看洛婉的臉色如此難看,以為她是受驚過度,還好言相勸,而洛婉氣得半死,也不好出聲,人家畢竟是一片好心,雖然好心老辦壞事。  她一邊隨著李大路離開大樓,一邊在手中劃著剛剛楚櫻在自己臉上用舌頭寫的字,楚櫻并沒有離開大樓,是什么讓她如此執著,放不開這里的一些東西?  那個字是“莫”,莫什么?難道這個大樓有一個姓莫的人,就是殺楚櫻的人嗎?  唉,這個李大路只要晚三十秒來,自己就可以再讓楚櫻寫一次了,一個“莫”字怎么入手呢?  --------  紅娘子作品集
                獨處  洛婉和李大路一塊兒打的回了家,一路無語。回到家,一打開門,只見李大路精心挑選的那個蛋糕還放在桌子上,事情發生得那么突然,誰也沒有來得及回家品嘗,現在李大路已經復明,面對這個充滿感情的蛋糕更顯得難堪。  兩個人關系最默契的時候,反而是在受傷的時候,最容易把脆弱的一面顯示給對方,也愿意為了對方付出一切,可是,現在李大路似乎已經沒有留在在洛婉家里的理由了。  他已經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沒有瞎,視力很好,不用戴黑框眼鏡,也就更不用住在一個女人家里睡沙發了。  而且洛婉的臉,一直都拉得長長的,很冷漠,已經沒有了當時關懷他的那種熱情,李大路什么也不敢說,他怕自己一說,也許當初那一夜長談不過是洛婉的同情。  他不需要同情,如果溫暖是因為同情,關懷是因為可憐,那么他寧可不要。  洛婉冷冷地說:“你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好的?為什么不能讓我知道?”  李大路沉默了半天才說:“我答應了一個人做一件事情,但我答應不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你不要問了?”  “你想瞎就瞎,想復明就復明,真是事事如你的意。”  “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李大路抬起頭,臉色鐵青地問。  洛婉拿起桌上的蛋糕,不屑地說:“用這個就能討我好嗎?我見過比這個大得多的蛋糕。”  李大路像不認識洛婉一樣,退到門邊,然后說:“我怎么會拿過期的蛋糕來討好你,你現在想吃鉆石的蛋糕也有人送。”  “你知道有人送,還不走?”洛婉厲聲責道。  李大路上下打量了她一會兒,忽然返身,退出了洛婉的房間,重重地帶上了房門,腳步聲消失在走廊盡頭,洛婉的頭輕輕地靠在冰涼的鐵門上,她拼命地咬住下唇才能忍住自己壓抑不住的哭聲。  她的眼淚一顆顆地滴下來,心里不停地對李大路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原諒我只能傷害你,因為我沒有資格去愛,也沒有資格去拖累你,請你原諒我!”  她很想沖出去告訴李大路,其實自己心里不是這樣想的,但是,這樣說又有什么意義呢?  難道自己還要害死更多的人才開心嗎?她摸摸自己眼角的皺紋,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了,這個時候,她多么害怕,多么需要有人安慰她。  僅憑一個“莫”字,又怎么能找出事實的真相,她的心里不停地對楚櫻說著對不起,她無能,不能幫她找出兇手。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她猛地拉開門,一臉淚地望去,卻硬著嗓子說:“不是讓你走……”  但門外卻是上官流云,他的表情憂傷,靜靜地望著洛婉,一句話也不說,洛婉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剛剛失去親人的上官流云,兩人呆呆地立在門邊,就那樣對視著,上官流云沒有問洛婉為什么一臉的淚,從來沒有受過挫折的他終于在奶奶離開后,知道人間還有一種東西叫痛苦。  他年幼時父母就因為車禍離開了他,是奶奶一手帶大了他與小暮兄弟倆,而且宏儒集團也是奶奶一手撐著,才做成這樣有權勢的集團,他從來都過得非常幸福如意,但是,現在卻感覺自己的心里像被什么給抽空了一樣。  原來他雖然已經這么大了,可是,心理上還永遠都只是一個小孩,只要有長輩在,就可以永遠賴著做一個小孩。  上官流云的臉顯得那樣的悲傷,帶著一種無家可歸的凄冷,洛婉看著他,上官流云忽然把洛婉緊緊地抱在了懷里,像抱著自己最心愛的寶貝一樣,摟得很緊,不肯放手。  走道拐彎處,有一個男人靜靜地站著,剛剛他乘電梯下樓,那個時候有一個男人剛好走樓道上樓,一個電梯高速下降,愛重重地沉入地底;一個卻抱著傷透的心,往自己心靈向往的地方走去,李大路與上官流云,就這樣在同一個空間、不同的地點擦肩而過。李大路在電梯里沒有出去,又思量很久,決定不放棄洛婉,再上樓,走到拐道里,剛好看到這一暮,他沒有出聲,只是慢慢地退,退到兩人看不到他的地方,把頭靠在墻壁上,鼻翼張開,緊緊地咬著牙,承受著心碎的痛苦,那種痛為什么比失明更讓他生不如死?  李大路睜開眼睛,里面有淚光閃閃,他忽然揮拳重重地擊在墻上,轉身離去,步伐堅定,也許這個富家公子才可以給洛婉更安定幸福的生活,而自己一定要找到綠門,讓這個女人更好地生活下去。  洛婉在上官流云的懷里,想的只是悲傷的命運,兩個被生活壓倒的人在相互扶持,相互安慰,她在他的胸前啜泣著,一聲悶響擊醒了她,過道那頭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李大路的臉在電梯緩緩關上的夾縫中,顯得那樣的虛弱,平靜中帶著祝福。  她追了上去,沒有喊,卻跑得很快,忽然腳上一絆,在電梯門關嚴的時候,她摔倒在地,整個身子都飛撲出去,她飛快地爬起來,又跑去,直到頭靠著冰冷的電梯門才不動了,錐心的疼慢慢地從四肢傳來,但疼得更重的也許是心。  上官流云看著她在過道上飛奔的那一剎,忽然明白了什么,那樣奮不顧身的洛婉從來沒有如此對自己,他與她之間有過爭吵,有過笑容,有過甜蜜,但洛婉卻從來不曾如此的緊張。  上官流云什么也沒有說,只是靜靜從過道的一邊走樓梯下去,路也許早就被上天安排好了,人只需要慢慢地走。  洛婉回到小屋里,開始坐在桌子前,大口大口地啃著那個蛋糕,吃得非常的賣力,甜到濃得化不開的奶油都塞滿了嘴,臉上到處都涂得是奶油,像一只花臉貓。  她心里默默地對李大路說:“你這個蛋糕也許不是特別值錢,但是很好吃,好吃得淚都不停地流。”  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那樣安靜地望著她,表情純潔無邪,愛憐地望著她。  是小暮,天啊!他怎么來了?  她站起來,反手抹了一把淚,然后笑著對小暮說:“這個蛋糕里一定放了洋蔥,吃到了洋蔥我就會拼命地流淚,你要不要吃?”  她把蛋糕舉到小暮的唇邊,忽然身子一軟,就往后直直地倒去。  洛婉最后一個念頭就是倒在一個溫暖的懷抱里。  李大路正走在馬路上,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一個幻影,一堆濺開的血,還有洛婉的尖叫,他想到了那個腳步,那個聲音,那個請求:“你幫我一個忙,我讓你的眼睛復明。”他心里一驚,暗叫一聲不好,調頭就往回跑,剛好碰到從巷子里出來的上官流云的跑車,兩個人相遇。  李大路拍著車窗道:“洛婉呢?”  “不是去找你了嗎?”上官流云臉板得很黑。  “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我感覺到洛婉有危險,開回去。”  上官流云看到他那么嚴肅的表情,心里一驚,這個家伙從認識他到現在就沒有過如此緊張的表情,車飛快地調頭,車門一開:“你還在等什么?”  路邊的李大路上了車,問:“你把她一個人留在家里?”  “怎么了?”上官流云感覺到大事不好,車開得飛快。  “有沒有看到有人上去找洛婉?”李大路追問。  “我走樓梯下來的,沒有注意啊!”  正說著,兩人已經到了樓下,狂奔至電梯,在電梯里兩人都鐵青著臉,不說話。  洛婉的門沒有關,他們沖進去,屋子里只有桌子上那個吃了一半的蛋糕,兩人開始找,卻根本不見洛婉的蹤影。  李大路跌坐在沙發上,心里叫著:“洛婉,洛婉,你去哪里了?”  “洛婉,洛婉。”在昏迷中洛婉聽到有人在輕輕地呼喚她,她睜開眼,一張俊美絕倫的臉出現在眼前。  “小暮。”洛婉坐了起來,看了看四周,到處是野草,而且好似沒有燈火。  “我這是在哪里?”她問道。  “我帶你到山頂上來吹吹風,剛剛你怎么了,是不是這段時間太累了?”  “可能是太困了吧!”洛婉想到剛剛那一幕,不好意思地解釋著。  “是不是我哥欺負你了,你那樣傷心。”  “不是,你別瞎想,流云對我很好。”洛婉為上官流云辯護。  小暮看了洛婉半晌,像要看進她的眼睛里,看透她的心:“我真羨慕我哥哥,能有你這樣好的一個女子相伴。”  洛婉的心跳漏了半拍,她低下頭,不敢直視小暮的眼睛。  小暮也扭過頭去,指著山下的燈火說道:“是不是很美?像一幅畫。”  “是啊,這么多的燈火,不知道里面有多少的悲歡離合。”  “還有多少的恩愛夫妻,其實平淡的生活就已經很好了,洛婉,像你這樣平淡如水的女子現在已經很少了。”  “可是,沈璣……”  小暮站起來說:“不要和我提沈璣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不要再皺眉頭了,到了那里你一定會非常的快樂。”  小暮與洛婉手牽著手,從山頂的過道上下來,沿著山頂公路往下走,路上沒有行人,很安靜,兩個人就這樣行走在黑暗里,洛婉卻感覺到一種平靜。  小暮就屬于能給女人帶來平靜的男人,他溫和如水,似乎沒有任何殺傷力,洛婉就跟他走著,公路很長,過不遠就是一個山灣。  上官流云開著車與李大路像無頭蒼蠅一樣在城市里亂轉,想找到洛婉,李大路的幻象越來越清楚,血像一朵盛開的花朵一樣濺在了一個巖石壁上,洛婉的尖叫聲久久地回蕩在他的耳邊。  李大路沉思了一會兒,忽然對上官流云說:“你知道你弟弟去哪里了嗎?”  “我怎么會知道他去哪里了?我們在找洛婉,關我弟弟什么事?”上官流云沒好氣地回答。  “我想,洛婉可能和他在一起?”李大路很委婉地說。  “你是說,我弟弟喜歡洛婉?不可能的,小暮對所有女人都這樣溫柔。”  “我不是說喜歡,我是說,唉,反正你幫我找到你弟弟。”  上官流云拿出手機,打過去,一會兒就放下手機,對李大路聳聳肩說:“打不通,信號不好。”  “信號不好?”李大路靈光一閃——巖石壁,他忽然說:“往山頂那條路開。”  “喂,天都黑了,上山做什么。”上官流云好沒氣地答道。  “別管,快走。”  車一溜煙地朝山頂那條路開去,開得很急,像一支離弦的箭。  洛婉與小暮拉著手,忽然走到一個拐彎處,到了山灣中,眼前的景色讓洛婉大吃一驚,那個山灣里舞動著億萬的繁星,像滿天的流星都被掛在了這里,這個地方就像是夢境一樣,簡直是另一個世界。  “天啊!”洛婉捂住嘴,吃驚得無法動彈。  “很漂亮吧!我也是無意中發現這里有這么多的螢火蟲,第一次來的時候,我也驚呆了。”小暮笑著說。  洛婉開心地望著面前的美景和那些舞動的螢火蟲,高興地走過去,她快樂地笑著,掂起腳去捉那些帶著小燈籠的螢火蟲,那些飛舞的星星就落在了她的頭發上、身上,整個人都被染上了溫柔的光彩。  她回過頭來,像云中的仙子一樣對著小暮一笑,然后說:“謝謝你,小暮,謝謝你帶我到這里來。”  小暮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靠在巖石邊看著她,洛婉轉過身,露出潔白的脖子,在那美麗的光彩下,顯得如白玉般迷人。  那條細細的脖子是如此的吸引人,小暮的手慢慢從背后伸去,一米,半米,越來越近,而洛婉還在那里歡快地捉著螢火蟲。就在這時,一道刺目的燈光打過來,那車開得如此之快,快到無法控制,直向洛婉沖來。  洛婉與小暮都來不及反應,只有呆呆看著車燈照來,閉目等死,但那車從洛婉的身邊擦過,直沖向身邊的巖石,一聲巨響,就停住了。  洛婉沖了上去,一拉開車門,一道血就直噴到她臉上,洛婉尖叫一聲,整個山灣都回蕩著她的尖叫。  小暮一下沖上來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14
首頁   上一頁   ←   14/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老版捕鱼达人2安卓版 大乐透开结果 大乐透走势图100期 手机投注什么时候停止的 彩票365app大全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90vs捷报比分 四川时时地址 全天北京pk计划数据 哪几款彩票计划软件好用 时时彩后三组选包胆怎么玩 三公棋牌app下载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时时彩怎么一天稳赚800 江苏快三能不能赢钱 电子游戏平台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