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17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開放的白玉蘭,掛在這個深院最高的枝頭,受著世人愛慕的眼光。  那年,城中出了一個新富,人稱上官儒,他的資金十分雄厚,他做生意的頭腦和手段讓這些老商人都自愧不如。  很多人都紛紛投了上官儒的手下,不愿意輸得傾家蕩產,只得臣服于他,城里也只有李家敢與他對抗,但李家自己卻知道,這場對抗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慘敗。  李老爺與上官儒坐在翠嶂居里品茶,談論如何中止這場惡戰,上官儒只舉兩個指頭,他的要求只有兩個,李家大院和李家明珠。  李老爺拂袖而去,大院少了可以再蓋,明珠,自己唯一一個女兒,而且是老年得子,怎么可以送給這個冤家對頭。  商場如戰場,兵敗如山倒,李老爺在一天夜里高呼:“上官儒,此恨來生再報。”吐血而死,李老爺一死,大院便被上官儒購入。  再走到橋頭,只見那秋千架上,還是端坐著的那個明珠一樣的少女,雖然家境已敗,但光芒無減,那潔白的孝服,連同頭上的白花都端莊得讓人無法呼吸。  明珠一步步地走到上官儒面前,彎腰道:“大院留給我,給我家人一個棲身所。”  上官儒望著她那完好凄美的臉,手一揮,仆人退出大院。  “古人說,一笑值千金,我不敢要你笑,但你一言也值千金了。”  明珠緩緩彎腰,行禮,但是,一道白光從她袖中閃出,直刺上官儒的胸口,目的是心臟。  那刀停在半空無法前進,上官儒赤手握著刀鋒,血從手縫里涔涔而下,滴在小橋那青石板上。  “你以為我會對你低頭,問你要一個窩嗎?我李家還不至于如此低賤。”明珠看行刺不成,反手一刀刺入自己胸前,緩緩倒下:“我此生報不了父仇,來生,還要報。”  那女子慢慢地向后倒去,在漫天飛舞的海棠花下。  “救她,無論什么代價!”院里子響起上官儒的嘶啞的聲音。  明珠雖活,卻閉目不肯進食,上官儒端著粥來床前,也不看她,只是說:“有沒有來生,誰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如果我今生有殺父之仇,我就一定會報,當然我也報了,當年我爹只是李家的一個掌柜,你家虧空,卻賴在我父身上,我父也是活活氣死,這仇我已經報了。”  那小米粥金黃濃香地放在盤中。  “你如真有志氣,就應該活下來報仇,而不是學那蠢兒女自尋死路。”  只因這句話,明珠睜開了眼,充滿仇恨地望著那個坐在窗前吹笛的男子,外面一天一地燕語嫣紅。  明珠沒有離開大院,她做了上官儒的第二個女人,就養在這個深院里,外面的風風雨雨,對她都沒有影響,世道變化,也與她無關,她生存的意義就是找一個最適合的機會殺掉上官儒。  隨著小暮的出生,她擁有了一切。保護自己青春完美無損,卻無法擁有那個男人,心底的每一個地方,已經被深深地觸動,那個男子的笑,那個男子的體溫,那個男子的唇,都已經被印到了靈魂里。  恨無法再恨,愛不能愛,仇無法再報,恩也不能再續,她放了水在浴缸,坐在梳妝臺上放下了頭發,喝了幾口紅酒,就著那首曲子,看了看已經睡覺的兒子,深情地親了一下。  忽然,她就進了浴缸。  小暮驚慌起來,不斷地試圖阻止母親進入浴缸,但是,一次又一次的,手指穿過母親的身體,他的叫聲,母親也聽不到,那都只是幻象,不是真實的。  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母親滑入水中,不斷地掙扎求救卻無法再施救,歷史無法挽回。  明珠那美麗的身體沉入了水中,她仰著頭瞇著眼聽著音樂,想著自己一生的一幕幕,一顆晶瑩的淚滴劃過臉龐,她埋頭在水里,忽然手腿劃動,身子往下滑,似乎無力支撐自己。  她緩緩下滑,但手還是緊緊地扣在浴缸邊上,嘴里在拼命地想吐出救命,這是心臟病發作的前兆,這是她的家族遺傳病,是她命中的劫難。  小暮無助地看著母親心臟病發,卻不能相救,明珠的頭慢慢滑入了浴缸中,而浴缸的水還在嘩嘩地流,很快就淹過了她的嘴,她的鼻子,頭緩緩地沉入水中,那只緊緊握著浴缸沿的手終于松開,雖然不舍但還是松開了。  透過浴缸可以看到明珠仰面看著天空,沉入水底,頭發散動著,像絕望的垂死的小蛇在無助地擺動。  門響了,小暮看過去,只見一個大約四五歲的男孩推開浴室的門,小暮知道那個相貌清秀、有著玻璃一樣透明的眼睛的男孩就是自己,他想擋著男孩的視線,不讓他看到浴缸里那一幕。  但男孩卻直接穿過他的身體,往浴缸走去,小暮淚流滿面地大聲叫道:“不,不要看。”  而那個男孩卻呆呆地站在浴缸前,里面泡著自己死去的母親,他睜大眼睛,驚嚇過度卻不知道移開目光。  那一剎,母親美得無法形容,在水底靜靜地睜著眼睛看著他,像圣母一樣慈悲,但是,男孩跪了下來,頭放在浴缸上,凝視著水中的母親,嘴里喃喃道:“媽媽,為什么你要丟下小暮?媽媽,小暮將來會很聽話,你不要走。”  這個男孩以為媽媽拋下自己離開了世界,因為他天天聽到母親的哭泣,卻不知道哭泣是因為深愛,而不是因為不能報仇的絕望。  小暮彎著腰,不停地對小男孩說:“不是的,媽媽沒有拋下你,這只是意外。”  那小男孩子卻說:“媽媽,請你永遠不要離開我。”  小暮看著浴缸里慢慢地冒出一個女人的頭,一個女人從浴缸里坐起來。  這不是人,是母親的靈魂,因為孩子的請求而不能超脫,只能輕輕地從后面抱起那個孩子,輕輕地貼上去。  小暮看那個女子的笑,雖然蒼白卻溫柔的笑,母親從來沒有離開過他,而他卻墜入了無邊的地獄,殺了那么多人。  小暮上前去觸摸媽媽的臉,手觸到的時候,周圍所有的幻覺都消失了,只有浴缸里還放著水,小暮發瘋一樣地把槍給丟掉,從浴缸里抱起那個已經沉在浴缸水底的女子,一邊抱一邊喊:“不,媽媽,你還有救。”  洛婉狂咳著,臉已經悶到發青,再過一分鐘,她的心臟就會停止跳動,但小暮抱起了她,看她睜開眼,狂喜地說:“你沒事,天啊!你沒事就好。”  一抬頭,只見李大路正用槍指著自己的頭,厲聲道:“把洛婉交給上官流云。”小暮的眼神慢慢地恢復了澄清,他已經從幻象中完全走出來了,他看著李大路,笑了笑,然后說:“我一直都瞧不起你,認為你不過是一個騙吃騙喝的家伙,不過,我得承認,我也有錯的時候。”  上官流云看著沈璣已經堅持不住了,忙對小暮說:“快放了沈璣,她快撐不住了。”  小暮把洛婉交給上官流云抱著,走到盛著沈璣的玻璃器皿邊上,回過頭來說:“這個女人并不是一個好人,讓她死又如何?”  “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們都沒有剝奪別人生命的權利,你不能殺人。”李大路的槍還指著他。  “好吧,我現在也不想再殺人了。”小暮按了墻邊一個非常隱蔽的按扭,一塊玻璃忽然嘩地落下來,沈璣從那里落了出來,結結實實地摔在地板上,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讓她的臉色為之一轉。  李大路還是用槍指著小暮,一邊走過去扶沈璣,一邊對小暮說:“你和我去自首吧!”  小暮轉過頭來,問上官流云:“哥,你也要我去自首嗎?”  上官流云立在兩人中間,不知道何去何從,他一直視為生命的弟弟做出了這樣的事情,雖然他很恨,卻也不希望小暮去自首,但卻沒有第二條更好的路,這一剎是他生命里最難過的時候,也是最難選擇的。  小暮淡淡地笑,指著他說:“你就是永遠都下不了決心,小時候我要搶你最喜歡的玩具,你也是那樣靜靜地看著我,長大后,我搶你從前的女友,你還是那樣靜靜地看著我,現在我要殺你最心愛的人,而你還是這樣靜靜地望著我,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心太軟,什么決定都做不了。”  上官流云眼里涌上了一層淚花:“是的,你說得對,我沒有你那樣有本事,不如你那樣狠心,不像你那樣自由,當奶奶說我們家族里要選一個人來繼承家業的時候,我站了出來,讓出了自由自在的空間,讓你去做你喜歡的事情。”  他的聲音更大了:“我讓你玩具,讓你女友,讓你自由,讓你幸福,那是因為你是我弟弟,我應該讓著你,因為我是你哥,雖然你也許從來不認為我是你哥,可是,我是你哥哥,這是事實,永遠都不能改變。”  上官流云不能再說下去了,他眼里的悲痛,絕對比洛婉剛看到小暮的時候更深,奶奶的離開,弟弟的陰暗,幾乎要馬上擊倒他。  畫室內形成了兩派,回過神來的洛婉和沈璣都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李大路與上官流云那邊,洛婉被李大路半抱著,上官流云看著沈璣可憐,就扶著她。  四個人都看著小暮一個人,李大路還拿著槍,但是,四人卻感覺自己很害怕這個俊美的男子,雖然他已經沒有任何殺傷力,但是,這四人還是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迫著自己。  那種力量越來越強,李大路的手都開始顫抖,他不知道應不應該開槍,畢竟對方是一個手無寸鐵的人,而且還是上官流云的弟弟。  那種強烈的危險感,一次次地沖上他的心頭,他揮揮手,對上官流云說:“我們走!”  上官流云很驚訝地看著他說:“走,小暮怎么辦?”  “快走啊!”  洛婉也感覺到那種強大的壓力壓得自己的耳膜鳴叫起來,她也蒼白著臉說:“別問了,我們走。”  但隨著沈璣的驚叫,大家都怔住了,沈璣指著畫室的墻,尖叫著說:“她們動了,她們動了。”  李大路一回頭,那些泡在液體中,掛在墻壁上的玻璃器皿里的那些女尸,密密麻麻的眼睛這一剎活轉過來了。居然惡狠狠地盯著李大路這一伙人,表情像是要悍衛自己的寶貝。  “眼睛動了,笑了,她她,笑了。”沈璣被這一嚇,神經都崩潰了,身子一軟,就倒在了上官流云的懷里。  洛婉和李大路緊緊地握著對方的手,一邊握一邊往后退,但是那些女尸的手指頭在慢慢抽動著,開始握拳,有的女尸開始嬌笑,小暮回過頭去,欣賞著自己的“佳作”,洛婉注意到了,那些女尸都是擺著油畫上的那些姿勢,像是等著小暮去畫。  李大路的心都抽動了,這種感覺太過詭異,一群爭寵的女尸,在液體中擺著畫中的姿態,對著畫室中的小暮諂媚,那種美,是美得可怕,美得恐怖。  小暮卻在那個白布上開始畫起來,他畫畫的表情非常的專注,世界一切都已經與自己無關。  李大路輕輕地招手,示意著四個人偷偷地逃走,他們慢慢地已經走到門口了,上官流云拉開了門,想扶沈璣出去。  一切都在無聲無息地進行著,生怕驚動那一屋子泡著的女尸,還有那個在女尸中沉醉作畫的小暮。  這個時候別說李大路手上有一把槍,就是有一筒火箭炮,也不敢惹那群癡情女尸,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溜!打不過還不能跑嗎?  上官流云拖著沈璣到了門邊,門已經打開,正拖到一半,被驚動了的沈璣在夜色中被冷風一吹,竟然轉醒,而且大聲地喊:“我這是在哪里?”  李大路的眼神如果可以噴火,沈璣早就變成了烤豬。  來不及了,一畫屋沉醉的女尸都轉過頭來,怒視著這四個人,而小暮的眉頭輕輕地皺著,仿佛很不滿意這些死尸模特的不敬業。  玻璃器皿內伸出無數雙手來,穿透防彈的玻璃壁像是穿過空氣一樣的容易,然后是修長的雙腿。奇怪的是,尸體一見風就開始腐爛,那鮮活的面容像盛開的最美的鮮花,在一剎間就敗了下去,死灰一樣的色彩,頭發脫落,牙齒松動,皮膚變老,皺成一團。  離開了那種小暮特制的液體,她們不過是一堆普通的尸體,可是,這么多普通的尸體慢慢從箱內走出,而且向門口涌來,確實不怎么好受。  李大路喊了一句“跑”,就抱著洛婉狂奔起來。一到天臺邊的那扇門邊,一手拉開門,逃了幾步,忽然又逃回來,剛好撞上抱著沈璣的上官流云,上官流云責問道:“怎么不下去!”  李大路指著樓梯說:“有本事,你先下!”  上官流云把頭伸出去看了一眼,天啊!樓梯上密密麻麻的人影,從天臺一直擠到了下面,那一彎一彎都是人影,晚上哪里來這么多的人?這群人影還是往上在趕,現在跑下去不是送死啊!  他也退回來,半天沒有說話,李大路拉了他一把,遞給他一個鐵棒,從地下不知道哪里摸到的。兩個男人把女人放在天臺的邊上,并肩站著,緊緊地把鐵棒豎起,誰都知道這個鐵棒是打不過這么多尸體的,奮斗下去也只是死路一條,可是,這個時候又有什么辦法,身后還有女人需要保護,這個時候男人不挺身而出就枉為男人了。  洛婉輕輕地站起來,夜風吹著她的臉,下面的燈火似乎很亮,她探出頭去,看了看下面的停車場,車子像螞蟻一樣的小。  她心里打定了主意,如果看局勢不對,自己從這里跳下去好了,免得拖累這兩個男人,他們能逃掉就逃掉,而這么虛弱的自己剛剛又在水里被嗆了一會兒,怎么也走不動了,留在這里也只是一個負累。  沈璣卻緊緊地靠著上官流云站著,發出嬌弱的聲音,那聲音在這種時間聽起來非常刺耳,像刀子刮耳膜。  女尸源源不斷地從畫室里走出來,包圍圈子越來越小,李大路與上官流云的指端都發了白,鐵棒拿得更緊了。  那群尸體都面無表情,但隨著圈子越來越小,哪怕不被吃掉,李大路四人也會被擠下去。  李大路忽然說:“你們家怎么把房子建到這么陰的一個地方來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17
首頁   上一頁   ←   17/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原创36码特围 极速时时走势 北京pk10怎样计算稳赚 快3计划软件手机版苹果 手机版4人通比牛牛 博洛尼亚 赛车北京pk10记录 双色球开奖视频软件 两面盘彩票平台 二八杠生死门有几种 四川时时qq群 彩票人工计划软件app 二八杠有哪些作弊法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 后二直选90稳赚技巧 黑马全人工计划软件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