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18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哪里引來這么多的冤靈?”  “這能怪我嗎?這房子又不是我建的。”上官流云沒好氣地說。  兩個人邊說話邊緩解這種恐怖的氣氛,千鈞一發的時刻,女尸們都不動了,忽然轉過頭看一個地方,洛婉他們也看過去,只見小暮站在天臺的另一邊,站得高高的,在半空中像一只展開翅膀的飛鳥,兩手張開,面帶微笑,看著這邊。  “不。”洛婉尖叫一聲,“不要,小暮,不要站在那里,很危險。”  上官流云丟下鐵棒,想跑過去,被李大路一把拉住,上官流云一邊掙扎一邊喊:“下來,小暮,有什么話我們好好說,你快下來。”  小暮帶著那樣美麗的笑容,靜靜地看著洛婉這邊,輕輕地說:“哥,洛婉,我已經回不了頭了。”  這短短的幾句話里,帶著無限的悲涼,大錯已經鑄成,無法再給一次選擇的機會,錯了就是錯了,說什么回頭是岸,可是,哪里又真有回頭的機會呢?  他站在風中,風吹起他的亂發,他彎起了嘴角,只要他跳下去,一切的恩怨、癡纏、傷心、痛苦、無助、誤解,都可以煙消云散,那么哥哥和洛婉就不用死,不用被這些女鬼給撕碎。  “小暮,你別做傻事。”洛婉的嗓音已經變了聲,女尸們已經爭先恐后地往小暮那里趕去,雖然她們都死在這個男人手上,但她們依然迷戀他。  “哥,如果有來世,你把洛婉讓給我,你還做我的哥哥好不好?”小暮笑著對上官流云說,他那調皮的笑,一如當年拿著蘋果給哥哥吃,而事先咬下好大一口。  上官流云掙扎開來,飛奔過去,這一剎,他清楚地知道,無論小暮做了什么對不起自己的事情,自己都不會恨他、怪他,這就是真正的血脈相連。在他的心里,小暮永遠都是自己的弟弟,那個依賴自己,心疼自己,可愛、調皮、善良的弟弟,無論他做了什么事情,自己都不會對他失望。  上官流云現在清楚地知道為什么奶奶選擇用死來救贖小暮的心情,如果你的親人在地獄里受苦,迷失了心靈的方向,你會用一切去換。  上官流云一邊跑一邊喊:“小暮,別怕!”  小暮心滿意足地笑了,他的眼睛轉向了洛婉,沒有說話,但千言萬語都是一個對不起,他不是存心傷害她的,他只是愛她,想要保持她完全的美麗。  洛婉看著他,遠遠的,不出聲,淚就那樣慢慢地流,她知道自己無法再救他,這樣的罪過誰也幫不了他,只有他自己。但那個夜里,他給她摘下一朵花,輕輕戴在她的發邊,她在閃著光的螢火蟲兒中轉過身來對他笑,手牽手走在那條公路上,那條公路好像很長,可是,怎么才走這一會兒就到頭了?  小暮放開了手,他的身子往后倒去,像一只大鳥投入了夜空,一個漂亮的飛翔動作,靈魂終于可以自由地飛舞,再也不被往事所困,小暮的眼睛往上看著,看到了哥哥那顆飛墜而下的眼淚,上官流云看著小暮向后仰起的臉,他伸出手去,而小暮已經下墜,那滴淚涌上心頭,追往小暮。  小暮望著上面,哥哥的淚落得特別的快,涼涼地落到了自己的眼睛里,像哥哥的情義在追隨自己,小暮眼睛一酸,眼角一濕,落下淚來,淚光中,看到了天空中母親與奶奶的笑臉,所有的守護都是為了能救贖到他的靈魂,那一滴悔過的眼淚,足可以讓他不墜入無間地獄,可以超生。  天臺上無數的女尸悲痛欲絕,從天臺上飛身撲下,一離開天臺,都變成了無數的星光一閃而過。  心里已經失去了執著與癡纏,她們都已經得到了真正的解脫。  洛婉與李大路靜靜地站在上官流云的身后,那些耀眼的流星照亮了夜空,映著洛婉眼上的淚,分外的美。  --------  紅娘子作品集
                續命  洛婉守在上官流云的房門口,李大路在沙發邊上坐著,上官流云拿到小暮的骨灰后,就一直不肯出自己的臥室。任她說破了嘴皮,李大路用盡了激將法,上官流云還是不肯出來,這樣下去,上官流云非倒下不可。  洛婉知道他不好受,從來沒有受過挫折,卻在最短的時間內失去自己最愛的兩個親人,而且還有一個眼睜睜地在自己面前墜樓而死,他受的打擊太大了。  洛婉站起來與李大路面對面地坐著,兩個人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樣地看著大門,上官流云家的客廳真是奢華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如果洛婉在不知道真相的時候來到這個家族,站在這個大堂里,不知道會羨慕成什么樣子,但現在,洛婉卻知道,這個世界有很多東西,都不能單單只看表面。  沒有什么人的心里沒有傷口,沒有什么人的幸福背后沒有陰影,沒有多少人的笑容里沒有一絲苦澀,我們能看得到別人的快樂,卻看不到快樂另一面的悲傷。  有腳步聲從前院里傳來,洛婉站起來,卻看到了沈璣,她現在天天都來這個家,臉上掛滿了對上官流云的關懷。  洛婉不愿意看到她,一看到她,就會想到那個展開翅膀的男子,在黑暗里墜入流星雨中。沈璣進來后,洛婉扭過去頭去。  沈璣卻以為洛婉在看不起她,沈璣咬了咬下唇,她實在想不到為什么自己的命會這么的苦,好不容易勾引上一個上官家二少,卻又是一個變態,但她不會忘記上官流云把自己抱起來的那一剎,那個男人的穩重和好聞的氣味,幾乎讓她沉醉。  她惡狠狠地看著洛婉的脖子,恨不能扯斷它,如果沒有這個女人,自己的大好前途也許就在手中,如果沒有這個女人,自己也不會一次又一次地遭到羞辱,為什么這個女人出現在哪里,自己就沒有好日子過!  她來到上官流云的房邊,輕輕地敲門,很風情萬種地喊著:“流云,快出來吧!我都擔心死了。”  門邊傳來“砰”的一聲,然后是玻璃破碎的聲音,一定是上官流云對她摔了花瓶,她飛速地扭頭,盯著低著頭的洛婉,看不到洛婉的表情,但那個女人一定在嘲笑自己吧!  沈璣的憤怒已經摧毀了理性,她本來擁有一切,卻被這個女人一點點地搶走,搶得干干凈凈,最可恨的就是這個女人的臉上,總是掛著一種淡淡的東西,平靜,不屑,看破一切。  她的高跟鞋踏到大理石板上,很響,沈璣走得很快,洛婉與李大路相視苦笑,這兩個人都不知道拿這個任性的像大小姐一樣的沈璣怎么辦。  不一會兒,有車停在了車房前,聽到幾個腳步細細地踩石子路要進來,洛婉與李大路搶先迎在門邊。  只見一個小女孩先進了來,打量了這兩個人一眼,然后說一聲:“你們真煩,老是找我爺爺,難道不知道爺爺年紀大了,根本就不適合走這么遠嗎?”  “對不起,下次再也不會了。”洛婉和李大路在這個七八歲的小孩子面前卻一點脾氣也沒有,而且還真誠地道歉。  “稚子,不可以亂說話,怎么教了你這么久,都教不會你去珍惜每一天發生的事情都是和你緣分的輪回呢?”  善清爺爺從門外走進來,看著站在門邊的洛婉和李大路,然后說:“上官流云在哪里?我剛剛在車上都聽管家說了,唉,這事我也早就料到,我這次來是接小暮的骨灰去我那,把他和他奶奶的放在一起,也能有個伴兒。”  “爺爺,你是怎么知道的?奶奶又是怎么死的?”  “唉,我早就提醒過上官清,說她家里血災過大,如果再這樣下去,將有人要萬劫不復,上官清年輕的時候,也曾經遇到過我師傅,學過一兩招看術,知道看家宅氣象,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才下了犧牲自己的承諾,要渡那些被小暮給殺掉的女娃兒的靈魂。”善清爺爺搖著頭說。  “奶奶是自殺死的?”洛婉驚問道。  “當然不是,只不過是用折壽的方法來求得上天的憐憫,減輕小暮的罪過,承擔了這個上官家族的一些怨氣而已。”  洛婉呆住了,一個家族里,如果有這樣一位勇于惜犧牲自己都要保全孩子的長者,這個家怎會不發達?  善清爺爺望著她的臉說:“你不必擔心,我定會勸回上官流云不要辜負奶奶的一番心意。”  “好好。”洛婉第一次露出了寬心的笑容,她讓管家去請這個老神仙進城,就是為了讓善清爺爺幫小暮超渡一下,她也知道,只有他可以勸到上官流云,讓他走出陰影。  善清爺爺走到緊閉的房門前,輕聲說道:“緣起緣滅,因果輪回,流云,這樣的愛恨糾纏你要執著到什么時候?把小暮放下吧!讓他可以不留戀你,去找一戶好人家投了,你現在的戀,對于他來說是一種執著,有了執著,他就放不下。”  半天,門緩緩打開了,上官流云走了出來,懷里緊緊地抱著小暮那白玉制的骨灰盒,抵在胸口,他的臉上沒有淚,但眼神是空洞的,心里像被什么給挖走了一塊,從此后,他就是完完全全只有一個人了,也沒有親人可以分享他的喜怒哀樂,就算再幸福,也沒有人歡呼。  他把骨灰盒慢慢地交到善清爺爺手中,手指卻握得緊緊地,看著善清爺爺那安詳平靜、超透萬物的眼神,他的手還是一點點地移開了骨灰盒。  終于還是交了出去,他感覺自己身體的某一個部分被抽空了。  善清爺爺并沒有多看他,只是轉身就走,走過洛婉的身邊,站了久久,還是回過頭來,命洛婉道:“拿出右手來。”  洛婉呆呆地把手伸出去,只見那個善清爺爺從懷里掏出一根很舊的紅繩,要給洛婉系上,小女孩見狀大驚,阻止道:“爺爺,這是續命繩,這是留給你最后的時候再用的,你怎么能給別人,你找了這么多年,才找到這么一根。”  “續命繩!”洛婉大驚,手一縮,“爺爺,我承擔不起這么大的禮。”  “哈哈,我已經一把老骨頭了,多活幾天少活幾天又怎么樣呢?但你沒有注意嗎?你的綠門之約已經快到期了,如果沒有續命繩,你很快就會死了,你為什么不告訴這兩個男人,他們為什么都不保護你?”善清爺爺質問道。  “什么? ”兩個男人大吃一驚地望著洛婉,一直都聽到尋找綠門,卻不知道到底只有幾天就到期,而且也不知道到期后,洛婉會死。  為什么這個女子總是一次又一次地關懷著別人,尋找好友的尸體,為了小暮差點死去,為了關懷上官流云在他難過的時候不離不棄,卻獨獨沒有去尋找自己的生機?  “你為什么不告訴我?”上官流云的眼睛都紅了。  善清爺爺把續命繩給系上,然后說:“可惜我只找到了這一根續命繩,如果可以找到另一根續命繩,把左手也綁上,你就有機會撐到找到綠門的時候了。”  “那怎么辦?”李大路問。  “你以為續命繩是那么好找的嗎?”小女孩責問道,這已經是爺爺最好的寶貝了,本來是用來續爺爺的命的。  “沒關系。”洛婉摸著那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紅繩,有一點舊,但那種紅卻很舒服,她抬起頭笑道:“真的沒有關系。”  是的,沒有關系,不管怎樣,她已經來過了,也感受到愛了,發生了這么多事情,她已經真正地感覺到生命不在于長短,而在于是不是認真地活過了。  善清爺爺往外走,邊走邊說:“你既然和續命繩如此有緣,好好想想,你生命里有沒有出現過讓你戀戀不舍的紅繩,有沒有一根紅繩能牽動你所有的回憶,有沒有一根紅繩能讓你感覺到溫暖,那根繩說不定就是你的續命繩。”  洛婉的回憶一下子就到了童年。  年幼的她跑到母親面前:“媽媽,我也要項鏈,隔壁的蘭蘭都有了。”  母親從忙碌的廚房里抬起頭來,摸了摸她的頭頂說:“可是,媽媽沒有啊!”  她一下子就哭了出來,兒時的她認為那是一件天塌了的大事,沒有項鏈就沒有了和小伙伴在一起玩的機會了。  母親看著她的眼淚,忽然解開頭發,一根長長的紅繩到了手中,母親在紅繩上系了一個耳墜,很簡單地戴在了洛婉的脖子上,那根紅繩就是母親給她最好的愛。  那根項鏈最后去哪里了?找到紅繩也許能找到希望,一線生機冒了出來。  眼看著善清爺爺出了門,兩個男人圍上來問:“你有沒有感覺到溫暖的紅繩?”  “有是有,可是,應該是放在家鄉沒有帶出來,都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了。”洛婉想了想回答。  聽到這句話,上官流云回過頭對著管家吩咐:“快去把直升機給開來。”  洛婉回過頭目瞪口呆地望著他,上官流云拉起她就往外走,李大路還在那里怔呆呆的,上官流云叫道:“還等什么,現在就去洛婉家鄉,把那要命的玩意兒給取回來。”  三人一出門,只見門口正站著一個女子,是沈璣,看到上官流云出來,臉上堆滿了笑想迎上來,但是看到上官流云那么急地往后面草坪走去,就一邊走一邊問:“這是去哪里?”  “去洛婉的家鄉。”李大路沒好氣地回答。  “我也要去!”沈璣跟在后面說。  “你去做什么?你能幫什么忙?”上官流云回過頭來面無表情地說道。  沈璣的眼里含著淚,楚楚可憐地望著這三個人說:“我一個人留在這里很害怕,我要跟你們走。”  洛婉心一軟,拉著她的手說:“走吧!反正多一個人找東西也好。”后面那句話是說給上官流云聽的,上官流云冷哼了一聲,什么也不說就走了。  直升飛機很快就來了,巨大的氣流把樹葉都吹得向后倒,四個人坐了進去,洛婉是第一次坐直升機,感覺很新奇。  “現在往哪里開?”飛機駕駛員問。  洛婉吐了一個不出名的地名,連飛機駕駛員都怔住了,但很快恢復正常,拿起話筒開始和別人對話,問明地方,直升機終于升上了天空。  這是一場和時間賽跑的游戲,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18
首頁   上一頁   ←   18/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橄榄球 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 七星彩历史开奖100期 后四单式稳赚 4887王中王铁簀盘开奖结果 纵横四海水果机免费单机版 pk10最牛稳赚8码计划 七星彩最好群 重庆时时彩有可能赢吗 上海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 东京彩种官网 有欢乐生肖奖怎么玩 双色球开奖直播 全年无错36码特 pk10赛车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