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19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如果洛婉輸了,那么付出的代價將是生命。  直升機飛了幾個小時才到洛婉的家鄉,一個山清水秀的小鎮。那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小鎮,直升機停在一所小學的操場上,四人一下來,洛婉就往家里跑,來不及去回答那里鄉親好奇的問話了。  家早就搬空了,媽媽死去,爸爸已經離開家很久了,而自己也早就獨立地去外地求學,也很少回來,雖然房子還在那里,可是,推開門,灰塵都嗆面而來。  洛婉指著陰暗處那一排抽屜說:“很可能在那里,是一根紅色繩子,上面系著一個很普通的耳墜,做成項鏈樣,因為不值錢,一定不會有人拿的。我去閣樓上的舊箱子里翻一翻。”  洛婉搬來梯子往閣樓上爬,而上官流云和沈璣就打開抽屜開始翻。  沈璣的眼前一亮,一根紅繩闖入眼簾,上面分明墜著耳墜,正想伸手去拿,樓上李大路的喊聲傳來:“洛婉,洛婉,你怎么了。”  上官流云忙往梯上走,而沈璣就趁機把紅繩握在手里,收進了隨身的小包。  洛婉一上到閣樓上,到處都是灰塵,鋪天蓋地地對她撲來,她一陣頭暈,捂住嘴。  她去搬自己家的箱子,一個個地打開,衣服都丟到積著厚塵的地板上,更是騰起一陣煙霧。  她翻著,丟著,什么也沒有,都是一些舊衣服,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準備轉身離開,忽然發現閣樓邊有一張小床,那小床下忽然響動一聲。  是什么?難道是耗子,很久沒有回來,這屋也破敗了。  她小心翼翼地彎下腰去,忽然發現,有一雙手往外一伸,五指尖尖,而那雙手卻絕不是活人的手,因為上面布滿了尸斑。  她往后一退,跌倒在床下,那雙手似乎在哪里見過。  她咬了咬牙,這到底是誰,有什么要告訴自己的嗎?到這個時候,洛婉什么也顧不上了,她站起來走到床前,忽然一把揭開了床,床下哪里有什么人,只有一個小木箱在那里放著,看得出真的年代久遠。  她打開來看,只見一些很古老的用品,梳妝鏡啊,胭脂啊,結硬的水粉啊,一塊手帕,一個木梳。  什么也沒有,她翻了翻,看得出這是一個女子的用品箱,但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那個手提示自己什么呢?  洛婉手指忽然被扎了一下,痛得縮回來,低頭一看,是一根繡花針,后面還是有一根長線,線是紅色的,那種紅,洛婉也是那樣的熟悉。  這個針是否是繡那個紅色繡花鞋的針?她開始拼命地翻箱子,想找到那雙自己想要的紅色繡花鞋,每次自己遇險前總能看到那雙鞋,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秘密。  正在翻的時候,她忽然感覺到背后似乎有人站著,猛地一回頭,什么也沒有,左右看了看,還是什么也沒有。  也許真是疑神疑鬼,她不敢多想,放下東西就往外走,關箱子的時候怔了一下,像是看到了什么東西。  她雙手顫抖地拿著鏡子,慢慢地往自己的臉上照去。  那鏡子中是自己驚恐萬分的臉,鏡子往下移,移到自己修長的脖子,移到自己的肩上,只見左肩上踩著一只鞋,鏡子再往后移,右肩果然也有一只鞋,只不過,這次鞋上真的站著人。  剛剛自己四處看了背后和兩側,可是,原來鬼是立在自己肩上的。  她不敢往上看,只見那個鬼踩著自己的兩肩,立得穩穩的,而這次自己終于能看清繡花鞋了,鞋幫上還有兩個小字。  “殊兒。”  她念了一句,忽然嘴里噴出一大口血來,胸口一痛,整個人都倒在地上,感覺頭昏眼花,一種生命流失的感覺很強烈地襲擊著她,她扭過頭去,看著青石路鋪的街道,忽然那街道入眼處所有的門窗都是綠色的,一扇扇全都是碧綠的門。  李大路和上官流云聽到樓上的地板的重響,心道不好,都上了樓,只見洛婉倒在地下。好不容易兩人把她扶起來,放在床上,這個時候洛婉已經是半昏迷了。  李大路看著洛婉的氣息漸弱,知道她已經撐不了多久了,回頭望了上官流云一眼,兩人一看就心里明白,開始叫鄉親進來,上官流云大把大把地給錢,讓這些鄉親挖地三尺地找,而沈璣也在里面忙個不停,只有李大路與上官流云守在洛婉身邊。  時間已經到了,如果不是有善清爺爺送的續命繩,洛婉現在已經撐不下去了,但是,她還是在強撐著,不到最后一刻,她絕對不會放棄。  洛婉已經陷入了半昏迷,在床上不停地喊渴,所有的水喝下都沒有用。李大路看到洛婉這個樣子,想到剛剛善清爺爺走的時候輕輕說的那一段話:“天目者的血是最珍貴的,雖然不能破綠門,但至少可以撐一段時間,你好自為之,如果強撐不下,不要勉強。”  李大路忽然舉起手腕放在嘴邊,狠命一咬,血如小溪一樣奔流而下,他把流血的傷口放在洛婉的唇邊,血一入口,洛婉那蒼白到透明的臉上又多了一絲血色。  上官流云不知道說什么,只好血紅著眼回過頭來說:“給我找,找到了要什么我都可以給。”  他蹲下來,握著洛婉的手,忽然很脆弱地對已經昏迷的洛婉說:“求求你,不要死,不要再拋棄我了。”  沈璣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心里騰起的怒火足已毀滅一切,她撿了一個打火機,跑到外面,她要親手燒掉這根紅線,雖然她不知道紅線有什么用,但她卻很明白,沒有這根紅線,洛婉必死無疑。  小鎮里的人都聚集在了洛婉的家里,挖空心思地在找那根紅繩,有很多紅色的線都被找出來,紅毛線,紅布條,就是沒有那個帶著耳墜的紅繩。  上官流云心急如焚,在洛婉和李大路邊上轉來轉去,一邊喊別人叫醫生,一邊喊著給李大路輸血,所有人都隨著他的指揮,六神無主地跑來跑去,整個小鎮都像是瘋了。  沈璣冷笑著退到一個黑暗的角落里,這是洛婉家的后院,有一棵槐樹立在一邊,她跑到樹后面,確定沒有人可以看到自己后,從袋里摸出那根紅繩,另一只手拿著一個打火機。  她心里默默地說了幾句:“洛婉啊,洛婉,你不要怪我,這都是你的命,我并沒有親手殺你,你自己不走運罷了。”  她這樣想,心里就平衡多了,右手很堅定地點燃火焰,那藍色的火苗一下子躥得老高,一次性的打火機好像還很新,她獰笑著,把火苗往紅繩上湊。  那紅繩一遇到火,就往上面縮起,很快外面都有一點焦了,只要再過一秒,這紅繩就達到了著火點,會化為灰燼。  同時,屋內傳來了洛婉尖利的大叫,她在昏迷中忽然痛苦地抽動著,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牙關緊咬,已經臉色蒼白的李大路一看這種情況,發瘋樣地按著她不停抽動的身子,對上官流云說:“扳開她的嘴,不然會咬斷舌頭,會死的。”  上官流云緊緊地按住她的頭,感覺洛婉像是要著火似的,握著洛婉的手,入手處的佛珠居然燙得讓人受不了,像已經燒紅了。  沈璣看著紅繩只是焦,卻總是也著不了火,像是燒在玻璃上一樣,非常奇怪,她使勁地湊上去燒那根繩子,終于,她感覺到繩子一震,像是有什么斷掉了。  上官流云和李大路都呆呆地看著洛婉的手忽然一松,人平靜下來,那痛苦似乎已經過去,而代替的卻是永遠的沉睡。  洛婉的手打在床沿上,滾燙的佛珠的線斷了,四處飛濺,這個佛珠已經盡力在承擔洛婉的痛苦,現在終于也已經斷開來了。  洛婉陷入了真正的昏迷,任誰都看得出,她只有出氣沒有進氣,撐不了多久了。  李大路把血手往上湊,她已經不知道吸了,李大路一次又一次地湊上去,但那血沿著洛婉的唇角慢慢地溢出,她喝不進去了。  上官流云拍打著她的臉,心一寸寸地沉下去,這個時候誰還記得誰愛誰,只要能活過來就已經很好了,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啊!剛剛還在和自己說話、走路,忽然一下就倒下了, 馬上就要在自己面前死去,那樣的感覺真是如此地讓人無法接受。  上官流云的頭嗡嗡作響,他跪下去撿那些佛珠,奶奶的心愛之物,他知道是奶奶年輕時候的陪嫁品。  那佛珠越來越熱,熱得根本無法拿起來,上官流云不知所措,他沒有任何辦法了。  樹后的沈璣正興奮地燒著紅繩,可是火苗晃了幾下就滅了下去,身陷黑暗,她一邊怪著小鎮這個破地方,一邊再打著打火機,但火苗好好地又忽然滅了,像是讓人吹了一口氣吹滅了。  沈璣感覺怪怪的,脖子的側面也有一點陰冷,像是有人在慢慢地吹氣,她顧不得許多,再次按燃了打火機。  那一點火一下子劃亮了周圍的一團黑暗,在火光閃閃中,她發現自己手中拿的紅繩上多出了一根長長的青絲。  紅繩上怎么會有頭發呢?她的手抖了,這絕不是自己的頭發,因為自己染的是酒紅色的,這根頭發很柔,一看就不是自己的。  她心里開始發慌,不敢再打火,只好用牙去咬那根繩子,入嘴處柔軟,像是唇吻上了什么東西一樣。  那種感覺,冷冷的,滑滑的,像是人皮。  難道有人在自己左右?她按下打火機,面前的景色讓她呆呆地站著不動,自己手里拿著的紅繩上,還提著一個人頭,那是一個美麗的女子的頭,但眼睛卻呆呆地望著自己,嘴角流著鮮血,而修長的頸部,還有一個紅紅的咬痕。  剛剛自己咬的,并不是紅繩,而是這個女人的斷頸,沈璣額頭上的汗大滴地滑落,那個人頭緩緩開口說:“你為什么燒我的繩?”  “啊!”一聲尖叫,沈璣轉身就跑。  沈璣尖叫著往回跑,屋里所有的人都停住了動作呆呆地看著她,她看到別人都看著她的手,她的手里還拿著那根紅繩。  上官流云的臉冷若冰霜,一把奪過那繩子,沈璣立刻說道:“這是我剛剛在屋外的小石板下發現的,太高興了。”  可是,她的臉任誰看都看不出是高興,那笑太過牽強,但上官流云已經不想再去理會她了,他轉過去,李大路的嘴唇已經發白,再任傷口流血不止就危險了。  那紅繩一放到洛婉的手中,洛婉的眼睛就睜開了一下,恢復了一線生機,只不過頭一歪,又沉沉睡去,而李大路也是一頭栽倒,上官流云還是在那里吼叫,現場亂成一團——抬李大路去止血的,把東西搬回原位的,做飯菜的……  而沈璣呆呆地立在那里,像是被別人給敲傻了頭,她的心里又怕又恨,但是洛婉的命是保住了。  夜沉沉而靜,洛婉從昏睡中慢慢醒來,自己并不知道是被人從鬼門關上給硬生生地拉回來的,只是感覺頭重腳輕,看著不遠處已經臥在椅子上累得不成人形的上官流云那張熟睡的臉,腦子里似乎又聽到了上官流云的聲音:“快點,快點找。”  在昏迷間,那個聲音一直都在喊自己不要真正地睡去,她好不容易支撐著自己坐了起來,手伸向那個水杯,不忍心叫醒別人,自己剛剛的昏倒一定給大家帶來了很多的麻煩。  她很費力地從床上坐起來,看到自己的另一只手,那根熟悉的紅繩正系在手腕上,她記得自己像是已經落入了深淵中,忽然手中一緊,就被一種力量給拉了回來,而當時手腕的力量就是來自這根紅繩。  但她的身子還是非常地虛弱,完全沒有辦法自我控制,手是發著抖的,口干舌燥的她,只得一點點地移動著身子。  窗外不遠處,站著沈璣,她一直都沒有睡意,剛剛的驚嚇讓她回不過神來,她說服不了上官流云去睡覺,只有恨恨地站在窗前望著洛婉,看著洛婉拿不到水杯,鼻子里冷哼一聲,就甩手而去,自己去找地方休息了。  洛婉還在努力,忽然水杯邊出現了一只手,那只手,是那樣的熟悉和溫柔,洛婉眼前一花,似乎看到已經死去的母親拿著水杯向自己走來,而自己卻一下子回到了童年,生病倒在床上,母親拿著化好的白糖水,溫柔地從床那邊走過來。  她呆望著母親,嘴里念道:“媽媽,媽媽。”心里有一千個疑問,不知道母親這一剎是人是鬼,自己是陷入了回憶,還是墜入了幻境。  母親端著水杯過來,樣子一點也沒有變,她想伸出手,去摸摸母親,卻沒有一點力氣,母親的脖子上似乎掛著自己要找的紅繩。  洛婉抬起頭,看著媽媽,輕輕地問道:“媽,一直都是你在守護著紅繩吧!”  母親卻總是微笑不語,端著水杯坐在自己的床前,小時候洛婉一生病,母親就是這樣端水坐著,雖然不能代替洛婉的病痛,但也愿意陪著自己的女兒,給她講故事,唱歌。  果然,母親開口唱歌,母親未出嫁時,曾經跟著村里的戲班子學過幾句,后來隨著電影、電視、娛樂的發達,戲班子早就已經解散,但母親的嗓子非常甜美,一唱歌就能帶給人平靜的心情。  這歌聽了很多次了,是母親最愛唱的,那歌詞卻一句句地敲打著洛婉的心:“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洛婉心底涌起一陣無邊的凄涼,聽著這歌,眼睛里忽然涌出了淚,仿佛看到了情人的遠行,看到了深深的寂寞。  母親唱完歌后,深情地望著洛婉,人形漸變透明,慢慢地消失在洛婉的面前。  洛婉大驚,對著母親的身影伸手過去,嘴里叫著:“媽媽,媽媽,不要走。”  有一只手伸過來搖著她,她睜開了眼睛,看到上官流云的臉,他很高興地望著她,嘴里念道:“你終于醒了,洛婉,怎么了,你做噩夢了嗎?為什么一臉的淚。”  洛婉看著上官流云半天回不過神來,難道自己剛剛真的只是在做夢,她一扭頭看了看那個水杯,果然還是擺放在自己手拿不到的地方。  她摸摸自己的臉,濕濕的,剛剛看到的母親難道只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一個夢而已?  上官流云扶著她坐了起來,給她喂了幾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19
首頁   上一頁   ←   19/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pk10赛车玩法介绍 非凡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秒速时时彩网盘 四川时时12选5 pk10智能计划苹果版 幸运28怎么算规律 电子游戏平台 pk10单期稳定计划 玩3个骰子赌大小的技巧 516棋牌游戏中心 北京pk赛车前三计划 pk108码滚雪球计划 时时彩微信群 三分快三怎么玩稳赚 炸金花单机版 北京时时5分钟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