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20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口水,她微微緩過氣來,又開始想剛剛那個夢,越想感覺越奇怪,如果是夢,為什么自己會如此清楚地記得每個細節呢?但如果不是夢,為什么母親不明對自己說了要說的話,而是唱歌呢?  她忽然感覺到自己嘴里的一股血腥味,她吐吐舌頭,對著上官流云說:“難道我剛剛喝的是血不成,為什么這水里有一股血腥味?”  洛婉自以為這是一個緩和氣氛的笑話,可是,上官流云的臉黯淡了下去。  她想到了什么,握著上官流云的手問:“李大路呢?怎么不見他人。”  “他在休息。”  上官流云輕輕地回了一句,目光轉向一間小房。  洛婉氣氣地坐起來,對著李大路休息的小房說道:“怎么能這樣?我剛才好,他就不出來看我,居然自個兒跑去休息了。”  上官流云卻了阻止她說:“他是失血過多,正在調養。”  “失血過多?”洛婉很擔心地問,“怎么搞的,他受傷了嗎?為什么會受傷?”  上官流云看著洛婉擔憂的眼神,忽然一咬牙說:“不小心被一個東西給撞到了,你先別擔心,你剛好,不要再勞神,他也沒事,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洛婉放心地睡去,但那一夜,腦子里翻來覆去的都是那幾句歌詞,從遠遠的地方傳來,卻總是清清楚楚地鉆進了自己的耳朵里。  為什么母親家里會有那些古老的妝物,為什么母親會唱這樣凄涼的曲子?這到底與自己有什么關系?  洛婉一夜都在思考這些問題,時間太短,雖然她系上了續命繩,但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她在天剛亮的時候決定去母親的村里問問那個戲班子的老人,這個曲子到底有什么來頭。  --------  紅娘子作品集
                戲迷  天亮了,陽光透過木窗從外面移了進來,洛婉的氣色好轉,喝下了粥之后,她就和上官流云說了要去母親生長的小村莊去看看,李大路也從小屋里出來,洛婉擔心地問他:“大路,你到底傷到哪里了,怎么會失血過多,給我看看。”  李大路白了一眼多嘴的上官流云,然后說:“哪里有什么失血過多,我中暑了,這是什么鬼地方,這么熱。”  洛婉還是擔心地跟在李大路屁股后面轉著,一邊轉一邊說:“你臉色很蒼白啊!中暑,那要不要看醫生?你的手腕上為什么帶那個護腕?”  “喲,你很煩呢!我剛剛才好,你就問我這么多問題,讓我休息一下,你有什么事啊!”  “我沒有事了,休息一晚之后,一切都恢復正常了。”  “那我們就一起去小村子吧!”  洛婉高興地拿起了包。  屋外走進來一個人,正是沈璣,她聽到了洛婉要去找母親的村子,立刻就開始在鎮上行動,沈璣果然是一個公關人才,憑著她的美貌和三寸不爛之舌,居然馬上就給她打聽到了那個村子現在的方位,而且給洛婉找來了一個知情人。  “什么,村子里的人都搬走了?”  洛婉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后,重重地跌坐在了椅子上,怎么會搬走,都搬到哪里去了?  她扶著那個知情的老頭死命地晃著,心情非常激動,為什么就這么巧,剛好自己二十年來第一次想回母親的村子,那個要命的村子居然因為地勢低,要修水庫而搬走了,而且都各奔東西不知去向了。  沈璣看著洛婉那氣急敗壞的樣子,心里浮出了笑意,但也同時裝成很著急的樣子走到洛婉身邊說:“這可怎么辦?我剛剛一打聽,就聽到了這個消息。”  “都是你打聽的好事,你不知道洛婉剛好,現在給她這個消息,萬一她承受不住呢?”上官流云實在忍不住罵了沈璣幾句。  沈璣眼淚汪汪地看著上官流云說:“我也是為了洛婉好,希望能打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我怎么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洛婉看著這兩個人在爭吵,只好強忍著失望又轉過頭來安慰看起來似乎受了很大委屈,做了好人沒有好報的沈璣。  “流云,你說她做什么,她也是為了我好才去打聽消息,這個消息多好,我們根本就不用再花費時間去找那個什么破村子了,唉!遲不修水庫,早不修水庫,偏等到這個時候修,算了,認命吧!我們回去。”  “回哪里去?”上官流云與李大路一起問道。  “回城里啊!我想了想,還是要找善清爺爺去說一件事情,不知道善清爺爺會不會唱戲啊!”  洛婉一邊往外走一邊問上官流云,上官流云很奇怪地望著她,難道她這個時候還要找人去唱戲嗎?莫非是燒壞了腦袋?  回城的路上,大家都靜靜地坐著,這一趟雖然有驚有險,但總算是找到了續命繩,只是未來的路更迷茫了,洛婉心里雖然隱約感覺到了什么,卻不知道從哪里入手。  算了,什么也不要想了,日子過一天算一天,洛婉把頭靠在座位上,看著天邊的云變幻莫測,就像自己的人生。  一進城,上官流云已經安排好,四人驅車又直奔善清爺爺的住處。那地方還是那樣的山清水秀,小女孩迎了出來。  “小妹妹,爺爺呢?”上官流云問道。  “出去了。”小女孩對上官流云倒是比較熱情。  “去哪里了,什么時候回來?”洛婉著急地問,小女孩嘴巴一歪,她不喜歡這個大姐姐,每次來都給爺爺找麻煩。  “不知道啦,爺爺出去一般都不會告訴我去哪里,什么時候回來。”小女孩說的倒是真話。  看來真是倒霉透頂,無論要做什么事情,都是不順到了極點。  洛婉坐在臺階上,埋頭嘆氣,幾個人立在她面前,都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洛婉感覺自己真像一只無頭蒼蠅,走到哪里,哪里都沒有路可走。  她坐在那里,把上官流云與李大路、沈璣都支開,只想一個人靜靜地坐一下。上官流云去給奶奶和小暮的骨灰上香,李大路坐在不遠處的桌前喝茶,他臉色還是那樣的蒼白,沈璣卻早就不耐煩,一屁股坐在最涼快最舒服的地方,打量著四周,看有沒有人注意自己。沈璣坐了一會就跟著上官流云進了那間擺放著奶奶與小暮的香灰的小房里去了。  沈璣要把握住這個時機,對上官流云告白,不管是為了自己將來的前途考慮,還是上官家的財勢,或者是因為這個男人本身的優秀,她都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沈璣整理了一下衣服,在窗戶的反光中打量了一下自己,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自己都比洛婉要優秀得多,長相,身材,智慧,怎么可能輸給那么一個長得不好看,而且還老是惹麻煩的女人?  這是沈璣的最后一個機會了,在這個時候,如果可以對上官流云表白,那么,洛婉那個家伙只有望而卻步了。  她自信地一笑,看著屋內上官流云在那里上香的側影,心里不知為何動了一下,她想到了上次在小暮的畫室里遇險,是這個男人把自己抱離了危險之地,當時自己也是這樣看著他的側面。  上官流云真的很帥氣,她在心里贊嘆了一句。  她心生一計,走到小暮的骨灰盒面前,裝做上香,然后那淚大滴大滴地往下掉,引起了上官流云的關注。  上官流云以為她在傷懷往事,心里也一陣難過,拍拍她的肩說:“算了,過去的事情,不要多想了。”  沈璣趁勢就撲倒在他的懷里抽泣著,雙手緊緊地摟著上官流云的腰,上官流云眉頭一皺,他對這個女人有說不出的反感,總感覺她哪里不對勁,雖然不知道是哪里不對勁,但他確確實實感覺到了這個女人的虛假。他用力地掙脫出她的擁抱,清清嗓子說:“去外面坐坐吧!”  上官流云轉身就走,手卻被緊緊地拖住。  他一回頭,只見沈璣那雙噴火的眼睛:“都是因為洛婉吧!”  “什么?”  “你拒絕我是因為洛婉吧!為什么會為了那個丑丫頭而拒絕我?我哪一點不如她?”  上官流云看著面部扭曲的沈璣,目瞪口呆地說道:“你瘋了嗎?干什么,放手,根本就不是因為洛婉,我從來對你都沒有過意思。”  “在沒有認識洛婉之前,你經常出現在我的身旁,那個時候,你就已經注意到我了吧!”沈璣的語速越來越快,“后來,你救了我,在危險的時候保護我,也是因為愛上了我,對嗎?你現在不能和我在一起,只是因為洛婉,因為你沒有得到洛婉的愛,所以才拼命地追求她,對不對?”  上官流云聽到這些話,不怒反笑,他看著沈璣的眼睛慢慢地說:“你以為每個人對待愛情都和你一樣的霸道,不擇手段嗎?”  他指著遠處坐著的洛婉說道:“我對洛婉絕對不是因為沒有得到,所以拼命,我只是想她能過得很快樂,她愛不愛我,沒有任何關系。”他停了一下,然后嘴角帶著微笑說:“還有,我從前根本沒有注意過你,而且我很討厭自戀的女人,你只是我奶奶的一個助手,我尊重你的工作,配合你的工作,僅此而已。”  “不不,你說謊,你沒有說真話,你很喜歡我,你一定非常喜歡我,你不可能不注意我,從來沒有男人不注意到我過。”沈璣陷入了瘋狂中。  上官流云看也不看她一眼,反手一甩,把她甩倒在地上,不屑一顧地走開了。  沈璣在冰冷的地板上,目光渙散地念著:“這不是真的,上官流云你說謊,你應該下地獄,全都是因為洛婉,那個女人,怎么還不死?”  沈璣站起來,看著遠方的洛婉、上官流云、李大路這三個人,惡毒地說:“你們都應該去死,你們全都應該下地獄。”  洛婉就一個人坐在那里,看著不遠處的花園,里面種的茉莉已經開了,正吸引著幾只黃蝶在一旁飛舞。  清風徐來,身上微微的汗意都被吹沒有了,煩惱也像是被吹走了,樹陰下那小女孩正蹲在那里玩螞蟻,洛婉心想,反正都到了這一步,沒有什么好想的,不如開開心心地過一天算一天。  李大路來到了她的身邊,并排坐下,洛婉扭過頭去看他:“喂,你的臉色還是很難看,中暑有這么厲害嗎?你是不是患了什么絕癥?千萬不要死在我前面。”  “你想得美,哪里有那么多絕癥可患的,別年輕輕就說這些話,無論如何,我們都還在想辦法,現在就想死了?死有那么容易。”李大路責怪著她的消極。  “別這么認真,我開個玩笑。”洛婉吐吐舌頭,剛好看到上官流云從小屋里出來,往這邊走來,洛婉高興地喊:“這里,這里。”  上官流云過來了,也坐在地上,他拍了拍李大路的頭說:“怎么不去休息?”  “我哪里有這么嬌貴,你才要休息了吧!看你的胡子。”李大路扭著頭說。  “沈璣呢?”洛婉注意到沈璣沒有出現,奇怪地問上官流云,上官流云不好回答什么,只是對洛婉淡淡地說一句:“不知道,不過我感覺沈璣這個人并不簡單,你最好不要和她走得太近。”  “沒事啦,沈璣那個人就是太驕傲了,從前在大學讀書的時候,就不怎么和我們這些普通的學生來往,不過,反正現在遇到了也算緣分,我又沒有錢,她反正也騙不到我什么。”洛婉不以為意地答道。  上官流云不知道說什么好,他拿不準是否要說出沈璣剛剛對自己表白的事情,正想著,忽然看到沈璣從那邊走來,感覺一陣難堪,也就把話給壓了下去。  洛婉跑去拉沈璣,忽然一時興起,扭頭對大家說:“我給大家表演一個節目如何?”  幾個人很驚訝地看著洛婉,難得看到她這么有興致的時候,都呆在一旁,洛婉手一甩,就開始踩著拍子,然后轉身,甩袖,母親當年的一舉一動都浮現在自己的面前,她學著母親當年的樣子開始唱戲:“春花秋月何時了……”  她的一舉一動都很有大家風范,看得上官流云他們都呆住了,誰也想不到洛婉還會唱戲,洛婉看著大家驚訝的眼神,更加得意,越發唱得有板有眼,自我陶醉。  “小樓……一夜”,她的歌聲被一個尖銳的童聲給打斷了。  “唱錯了,這里根本就不用拖那么長。”洛婉停了下來,張大嘴巴看著本來在樹下玩螞蟻,現在卻已經來到自己身邊的小女孩,她的皮膚看起來吹彈可破,眼睛大大的,長得很清秀,雖然每次見到自己都是氣鼓鼓的樣子,但這樣看,她還是非常的漂亮。  洛婉蹲下去,深吸一口氣,很認真地問:“小妹妹,你會唱這個戲?”  “這有何難?我唱得比你好多了!”那小家伙不屑地看著她,洛婉臉上一紅,自己本來就是五音不全,一時興起,居然就在大家面前賣弄起來。  “可是,這歌又是誰教你的?”洛婉很想知道這個曲子的深意。  “外婆、媽媽和大姨都會唱,我們家里的人都喜歡唱戲,我媽還說,從前舊老李府沒有拆的時候,很多人去那里唱戲,可熱鬧了。”  小女孩抬著眼睛,望著她。  “你媽,你媽呢?”洛婉好像看到了一線希望。  “走了!”小女孩高興地回答著。  “去哪里了?”  “去天上當神仙了。”  從小女孩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是真認為自己的媽媽上天當神仙了,而洛婉的心又是墜入了深淵,原來這個小女孩是孤兒,線索到了這里就斷了。  上官流云在一邊慢慢地站起來,像是想到什么,拍著腦門,對那個小女孩說:“你剛剛說的是什么舊老李府,是不是從前那個破爛的王府。”  小女孩白了上官流云一眼,然后說:“我們城里還有幾個舊老李府?當然是從前的李王府啦!”  洛婉看著上官流云震驚的樣子,很奇怪地問:“你知道什么舊老李府在哪里?”  上官流云怔了半天,然后回過神來,一字一句地說:“我當然知道,我們家族當年建大樓的時候,是我去換那塊地的。”  “什么樓!”洛婉與李大路一起問。  上官流云說的話,讓倆人都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20
首頁   上一頁   ←   20/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新疆时时2018022252 利用竞彩外围套利 5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 上海宝山房价走势图解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网站 11选五任选四七码复式 pk10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慈善网高级六肖中特 彩票全天人工计划网安卓下载 通比牛牛赚钱 棋牌捕鱼 欢乐二人雀神游戏 二人麻将加班棋牌游戏 网易时时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蚂蚁博士 奔驰团队pk10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