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22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快救我。”洛婉尖叫著,雖然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掉進來的,可是,她這個時候依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沈璣了。  可是,她抬頭望去,只見一只腳先是輕輕地踩在自己的手背上,然后井口露出了一張臉,在打火機那火苗的晃動下,雖然美麗卻惡毒無比,洛婉一見之下,倒吸了一口冷氣。  “沈璣,你要殺我?”洛婉口氣里的傷痛多過不信。  “哈哈,殺你?誰說我殺你了,你不過是自己失足掉進了井,而我趕來救你的時候,你已經很不幸地跌進去了,我一個弱女子除了哭又能怎么樣呢?難道我還能下井去救你嗎?”沈璣巧笑著說,似乎只不過是弄死一只螞蟻。  “為什么,沈璣,為什么要這樣做?就算你再不喜歡我,也不至于恨我到這種程度,我們好歹是同學,也共歷了患難!”洛婉怎么也想不通沈璣為什么會對自己下毒手。  “因為,我比你想像中要恨你。”沈璣一字一句地說,“你一出現就會毀滅我的人生,從來沒有人可以阻擋我的人生,包括你在內,都不可以。”  沈璣的眼睛發光,望著遠方:“我要擁有的東西,誰也不能和我搶,我要得到的男人,就一定可以得到。”  “當然,如果我得不到,別人也休想得到。”沈璣忽然笑道,她臉上是滿滿的自信,洛婉才知道自己真正地低估了這個女人,她有著與眾不同的心機,也有著強悍的神經。  雖然每一次遇險,她都好像是嚇得最厲害的那一個,但是,她卻為了自己的目的,根本不在乎遇險,而是借著遇險的機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洛婉堅持不下去了,她的力氣就要用盡了,她掙扎著,無力地呼喊著李大路的名字,難道所有的努力真的要在這個時候白費?  她的手指終于松開,她的眼睛向上望去,心里有太多的不甘,更多的不舍。  原諒我的離開希望你能相信我的堅強我是多么的不舍得與你們分別如果相遇可以重來我也許會把一切都安排得更好或者我會帶你去看一場日出看一出話劇喝一瓶可樂像所有的世間男女挽一回你李大路用鐵斧砍斷握著上官流云腿的手,拉著他就跑,往另一扇門邊跑,讓洛婉開門已經來不及了,而且太不安全。  兩個人一進房門就把門給鎖上,李大路剛把上官流云扶到安全的地方,看到上官流云的腿上鮮血直下,知道剛剛他已經受傷了。  就在李大路看流云傷口的時候,他忽然心里一痛,一種強烈的不安感襲來,他看了一眼上官流云,上官流云一看他的臉色就知道不好。  “快去找她!”上官流云命令道。  “那你?”  “我已經沒事了。”  李大路擔心地看了他一眼,回頭扭開門就出去了,往洛婉的門邊跑去,奇怪的是,一路上那些爬在地上的人都不見了。  他發瘋一樣地跑著,半途中,臉猛然感覺濕濕的,像有人在他的鼻子上猛擊一拳,他的鼻子酸酸的,伸手摸去,只見一滴晶瑩的淚。  “我為什么哭了?”他似乎看到了洛婉從不遠處走來,又對他揮揮手,慢慢消失的景色。  李大路的手開始發抖,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害怕過,心里像被誰給刺了一刀那樣的痛,就在這個時候,沈璣的尖叫聲也傳來了。  他加快腳步,但是,開了門后的情景卻讓他的心里冷了一半,沈璣一個人坐在不遠處的井沿邊上大哭著,望向井里,一見他來,連奔帶跳地撲到他這邊。  她一邊哭,一邊說:“洛婉被一雙手給捉住腳,被拉到井里去了。”  李大路知道沈璣沒有說謊,如果洛婉沒有掉到井里去,以洛婉的性子會在那里死等著自己和上官流云回來,她不會一個人一聲不響地離開,她不是那種放棄朋友獨自逃生的人。  他沒有回頭去看那個裝成悲痛欲絕卻一滴眼淚都沒有的沈璣,他不想知道洛婉到底是怎么掉下去的,他只知道,那個人已經離開了,徹徹底底地離開了。  李大路坐在井沿上,半天,想摸出煙來,卻怎么都打不著火,他一生受過的挫折痛苦無數,從做孤兒被人拋棄,到一直受到排擠打擊,哪怕是失明,也從來沒有感覺到這般的痛楚,那種痛不是很尖銳,似乎是已經麻木了的,但靜靜地待著的時候,就會慢慢地從麻木中蘇醒過來。  沈璣看著他,心里忽然感覺到一陣真正的害怕,那種害怕,不是怕這個男人會殺了自己,而是那種悲痛離別帶來的傷害是如此的巨大,巨大到像是可以毀滅這個世界,她開始在想,自己是不是闖了一個大禍,如果李大路知道是自己干的,那么,自己有可能被碎尸萬段。  但是,李大路沒有給她害怕的機會,他身子往后一仰,也掉到了井里。  既然說過不離不棄,哪怕她去了井里,到了另一個世界,也應該跟著走,所以,他選擇了墜入深井,哪怕下面是無間地獄。  我跳下來不是因為承諾只是因為脆弱脆弱得已經無法承受失去你我從最初到最后都沒有機會說一聲我愛你但是,現在我想追過去和你說這句話會不會已經太遲會不會已經找不到你的身影李大路身影消失在井口的時候,一個人沖了過來,正是上官流云。  他從李大路的表情里可以看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發生,他趕來的時候,正看到李大路的身影消失在井口,上官流云沖了上去,手一拉,什么也沒有拉到。  上官流云趴在井口很久。忽然他站起來,反手一巴掌打在沈璣的臉上。  他的眼神恨不得殺死沈璣,雖然沈璣在那里裝可憐,干嚎著,但是上官流云卻知道,洛婉的落井一定和沈璣有關。  他的目光冰冷,一點點地割開沈璣的皮膚,沈璣并沒有感覺到后悔,只是感覺到恨,剛剛應該親手殺了洛婉那個賤人,這樣的話,至少現在承擔這樣的目光心里會好受一點。  她沒有悔過,這世界上有一種女人是死不悔改的,上官流云的手伸到了她的脖子邊上,卻硬生生地忍住。  上官流云丟下一句話:“你這種臟女人,殺了你都污手。”  說完這句話,他看也不看她,就跳入了井中,他是絕對不會拋棄自己的愛人與朋友的。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李大路已經成了他最好的朋友,如果洛婉與李大路都死了,那么,他活著又有什么意思呢?  沈璣待在井邊,身邊空無一人,她親手推洛婉下井,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愿意和她一起待在井上,她成了最孤單最無助的人。  她失算了,她根本就不記得,她一個人永遠都走不出這個幻影的迷宮,她以為每個人都和她一樣,不會為了別人犧牲自己,但是,她錯了,李大路、上官流云和她不是一類人。  空蕩蕩的井邊只有沈璣一個人,她感覺到一股寒意正在逼來,她不知道哪里是出口,那么多的門,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走出去。  腳步聲慢慢地傳來,像是從各個門邊傳來,沈璣害怕了,她發著抖,開始狂奔,一圈又一圈,怎么都跑不出這個停車場。  她大口大口地喘氣,這一次不會再有人來救她了,她只能聽著那些追趕著自己的腳步聲越來越急,越來越近。  她一回頭,看到那些車子底下伸出了無數的人手,那些人手在向她慢慢地伸來,那些手開始捉住她的腿,沈璣無法動彈。  她高聲尖叫著“救命,救命!”當那些僵尸樣的“人”第一口咬到她的身上,疼痛是那樣的致命,沈璣的血慢慢地染紅了停車場,她的聲音慢慢地變小了,再也沒有奇跡在她身上發生,再也沒有人會回頭來救她了。  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路,但是,如果把路放在傷害別人的基礎上,那么,那條路,一定是死路。  --------  紅娘子作品集
                前緣  洛婉墜入了無邊的黑暗,從手腕處傳來一陣刺痛,她用手一摸,入手處濕濕的,是從手腕處失去了手掌,洛婉驚訝地想自己的手什么時候斷掉了,自己怎么不知道?而井口卻顯得那樣的明亮,像一張發亮的透過光的油紙,上面的人一清二楚,那已經不再是沈璣的臉,而是一張悲痛欲絕清秀的臉呆呆地望著自己,那才是真正的不舍,真正的心痛。  天什么時候黑了?為什么這個男人的頭頂上會有一輪散著光環的月亮,自己這是在哪里?那個男人怎么會這樣的熟悉?自己的心里為什么會有這樣強的痛?一時間,她不知自己身在何處,而那個井口似乎是一張皮影戲的白布,上面有人影晃動,那景色漸漸清楚,上面出現一片桃花林,林中似乎有一個女人在孤單地走著,走向桃林深處,而她的身后是紛紛下落的桃花,如雨一樣,漫天飛舞。  而不遠處,傳來清清楚楚地唱曲聲:“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可怕的是那個聲音,竟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樣,同樣是那樣的清脆,同樣是那般的動人。  沒錯,那個聲音與自己的一模一樣,而那又絕不會是自己唱出來的。  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墜入了那場戲中。  洛婉看到的這場戲,開場里有一個掩著面在一角哭泣的女子。  她長得如此清秀,臉上有被五指抽紅的手印,一個長得很漂亮,生著一雙鳳眼卻發著冷冷的寒光的女子在一邊擺弄著頭發,一邊擺弄一邊罵道:“你怎么這么笨手笨腳,連梳個頭都不會,如果耽擱了李王府的晚宴,你就是死一百次都抵不了這個罪。”  這是一個戲班,在大堂里人頭擠擠地在搬東西,一箱箱的戲服,一桿桿的道具刀槍,里面裝著一個個的歷史故事,才子佳人,恩愛情仇,用在戲臺上演繹各色人生。  戲班主付大牙過來,對著發火的那個俏女子好言相勸:“伶官,你和這個小丫頭生什么氣,來,消消氣,她就是個傻妞,我讓這里梳頭梳得最好的孫大娘過來給你梳,保你今天在李王府里艷驚四座。”  一邊說著,一邊舉著手討好一樣地對著那個在一角哭泣的女子猛摑一掌,然后罵道:“還在這里做什么?還不去幫別人收拾東西。”  那女子退去,小小的身子都縮成了一團,淚在眼里打轉,不敢再流,在戲班子里被打被罵已經成了家常便飯,自己又不是這個戲班的臺柱子,伶官也喜歡拿她出氣,一有不順,不是打就是罵。  她不敢多說,在一邊默默地撿著那頭飾,今天是戲班里的大日子,李王爺做壽,點名讓這家戲班去唱戲,這可是無上的榮耀,不僅賞金會多不勝數,能在李王府里唱過大戲的人,都沾了李王府的光,將來也不會混得沒有飯吃。  全靠了伶官,她是天生會唱戲的人,在戲臺上那鳳眼一望就可以迷倒一片眾生,才讓這么小的一個戲班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紅遍這么大的城。  她看著馬車載著一班人往外開去,一箱箱的東西都已經放好,自己卻和掃地的啞婆留在院里,掃地的啞婆愛憐地望著她,她從來都沒有機會和戲班的人一同去唱戲,只能在大院里打打雜。  她的目光轉到一個小盒子上,心猛地一跳,這可是伶官最喜歡的胭脂,如果她發現這盒胭脂不見了,雖然不是自己的罪,可是,回來那氣定是要出在自己身上,那今天自己就是九死一生了。  她拿起胭脂就往外跑,一定要追上馬車,在馬車趕到李王府前。  這個女子跑得飛快,但再快又怎么可能追得上馬車,那馬車一拐進人流中就找不到了,她舉著胭脂,只好在街中望著來來回回的馬車,不停地叫著:“小姐,小姐。”  有一輛馬車駛得飛快,好似戲班里的馬車,她心一橫,便伸手去擋,馬一驚,但車還是穩穩地停到面前。  她一手端著胭脂,一手掀開簾,對著馬車內怯聲地叫道:“小姐,我送胭脂來了。”  而車內的人,卻是輕浮地用扇挑起了那女子的臉,看到面前那張稍帶點孩子氣的臉,上面的淚水還滾滾而落,如雨珠滾過荷花那含苞待放的粉色花邊,他不禁擊掌嘆道:“古人詩贊過一枝梨花春帶雨,我一直都以為這不過是古人的夸張,哪里料到這世上真有如此女子。”  車內是一個男子,白色的長袍正襯得他面如滿月,眼如明星。女子隔著一層輕紗忽然見他,只見他的劍眉輕揚,唇角抿成一個半月,她一時被他的舉動驚呆,竟然直視著他的眼睛。  那男子的眼神是如此的溫柔,像一汪春水,他細細地打量女子一番后,坐直來,隔紗對女子說:“你叫什么名字?”嗓音低沉卻語氣堅定。  女子見自己攔錯了車,認錯了人,已經是羞得恨不得昏過去,又想著胭脂送不到伶官小姐的手上,心里更是急,她扭頭就想跑,但手被緊緊地捉住。  那男子一字一句道:“我問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可以對我如此無禮?”  “我叫殊兒。”女子不敢回頭,她的心跳得那樣的厲害,但那男子的問話她無從拒絕,從來沒有男子握過她的手,像這樣的溫柔。  男子握她手,入手處細膩軟滑,從側面看她已經是個大美人,朱紅的美人痣生在眉間,隨目光流轉更是惹人憐愛。  “你要去做什么?”男子又細心地問,生怕嚇到她。  “我去給我家小姐送胭脂,她今天去李王府里唱戲,忘了帶胭脂,你知道王府怎么走嗎?”殊兒想到了問路。  那男子的嘴角含著一點淡笑,然后說:“我也剛好去王府,我們同行如何?我帶你一程。”  殊兒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人就已經坐到了車廂里,車廂內是一整塊虎皮鋪成,她小心翼翼地坐在一角,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男子也不出聲,只是望著遠方,而那余光總是一次次地落到她的身上。殊兒,她的名字叫殊兒,她總是喜歡低著頭,她一定不知道自己低著頭的時候,脖子如凝玉似的呈現出一層圓潤的光,像上等的好玉般吸引著世人的目光。  王府很快到了,那男子下了車,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22
首頁   上一頁   ←   22/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竞彩单关稳赚对冲 彩天下计划软件app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球棎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体山东时时 5分快3人工计划软件 捕鱼游戏财神发发发技巧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3星 骰子牛牛规则 百人牛牛龙虎斗地主捕鱼 京pk10五码稳定计划 福彩稳赚不赔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大乐透走势图表 麻将游戏单机 pk10走势图高级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