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23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吩咐一下人送殊兒進去送胭脂,而自己卻望著她的背影久久沒有回頭。  門內迎出一位著青衣長袍的少年,沿著他的目光望去,嘻笑道:“怎么,遇到天仙下凡了,你好歹是堂堂李王府的少主,怎么可以像沒有見過世面的男子一樣對著一個女人的背影失魂落魄的。”  “進去吧!你少貧嘴了,今天的客多不多?你什么時候來?”  旁邊的手下都行著禮:“李少主,林公子,你們進來了。”  兩個同窗好友好久不見,一見就是在這么熱鬧的宴會上,少主拉著林渺往戲班子里跑,想找剛剛那位殊兒。  剛從班戲的后臺窗邊經過,就見一個長得俏麗的上好妝的戲子,正在猛踢地上倒著的一個女子,一邊踢打一邊罵道:“早你做什么去了,我上好了妝才來給我送胭脂,找死是不是?”  地上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剛剛遇到的殊兒。  少主的心看到殊兒的眼淚,一下子就融化了,像一汪水,再也禁不住她淚的打擊。  他想上前扶起她,但是,林渺卻拉住少主:“李兄,我看那女子雖然是絕色佳人,但世間美麗的女子多了,你現在可不能再四處留情,再過一些日子就要迎娶公主,做駙馬爺,那女子不過是個小小的戲子,別在這個時候惹出事來,不然你爹非打死你不可。”  正說著,只見后院那邊一群人擁著一位穿著紫衣的王爺在游玩著,少主的爹李俊然正帶著手下同僚趕往前廳里入酒席,看戲,那氣勢真是一時無兩,無人能及。  少主看到爹過來了,靜靜站在一邊垂手等著,李王爺看到自己的兒子那玉樹臨風的樣子,心里滿意極了,看來和公主的婚事是沒有任何問題,只等到好日子一到就可以張燈迎娶,這樣李家的權勢就無人能撼了。  那邊戲臺已經開鑼了,唱的是《五子登科》,一臺喜氣洋洋、充滿了吉祥歡樂的好戲,而這邊的殊兒已經從地上爬起來,帶著身上那一團紫一團青的傷痕正要離開這個王府,再怎么繁華似錦也與自己無關。  她往外走,拐著彎,那王府的人都忙著招呼客人,見她一個清秀絕色的女子在后院行走,都以為是客人,無人敢阻攔她,她也不敢問路,這么一來,夜燈初上,而殊兒還在王府里打著轉,迷了路。  皓月當空,各處花燈都已經掛起,李府的宴會人流如梭,她卻越走越偏,來到一個小湖邊上。那小湖不大,對面都有兩橋相連成一個呼應,殊兒發現橋那頭還立著一個人影,正是今天白天遇到的男子。  少主已經跟著這個迷路的女子走了很久,他知道她迷路了,卻不想上前驚醒她那迷失慌張的樣子,這個時候的她很迷人,在月光下像一顆明珠,閃閃發亮。  兩人上了不同的橋,相望著,隔著萬紫千紅的花,隔著一池清水,一輪明月,隔著那么遠,卻靜靜地望著對方。  一段情就這樣兜兜轉轉,繞來繞去,像是上天安排,又像是無法逃脫命運的捉弄,兩個人還是在這里相遇了。  他告訴她,自己不過是王府的一個趕車人,她也信,含笑在窗前繡一雙鞋,針腳密密,無限情意。  殊兒還是留在戲班中,這一段情沒有任何人知曉,一旦被人知道就意味著分離。  她依舊挨打挨罵,但臉上的光彩日益動人,不用任何打扮也會把伶官給比下去,伶官也注意到這個變化,男子的目光不再注意自己,而偏轉向自己身后的那個丑丫頭,可氣的是,這個丫頭確實也不再丑,而是美得讓人無法呼吸。  到底是什么給了這個丫頭這么強大的力量,讓她總是那樣嘴角含笑,眼底流波?伶官再也無法忍受,她打罵她的時間變少,給了殊兒更多的自由,而自己卻總是偷偷地跟在殊兒后面。  女人有了愛情,是瞞不過另一個女人的,伶官一定要把那個奸夫給找出來,然后置殊兒于死地。  女人的嫉妒是可怕的,而殊兒卻一點也不知情,而是心滿意足地繡著那雙漂亮的紅鞋,上面的鴛鴦不正是他與她嗎?  殊兒在窗前含著笑吐出了一點殘線頭,窗外的桃花已經開了,前幾天才冒個頭,現在早花就已經開了,她最近無事,總是閑著,偷了個空又跑出來,在他置購在荒外的小屋前等他到來。  殊兒從不懷疑,一個趕車人怎么可以穿得如此華麗,也不會多問,這個如此典雅的小屋要多少銀兩,她天真無邪,又一塵不染,一心一意地愛著他,從不多問。  真正的愛是沒有那些多為什么的,問的多就代表擔心,擔心就是愛得不夠,信任得不徹底。  殊兒在鏡前輕輕地給自己上妝,穿上那件美麗的淺青色紗裙,這是她精心編織而成的,細細盤上發,點上朱唇,上好妝,就倚著窗,看著男子遠遠地從后院那頭走來,她在窗前就那樣慢慢地看著他,也看到他在望她,那驚喜的目光在盛開的桃花樹下相逢,騰起無數的火樹銀花。  兩人相倚在桃花樹下,他只在門前花樹上摘一朵半開帶露的桃花系于殊兒的耳邊發際,兩人快樂地往桃林深處奔去。  “最近班主還有沒有打你?”  “沒有了,他們現在對我都很好。”  男子松了一口氣,他用的銀兩足讓這個戲班把自己心愛的女人視為珍寶了:“那就好,再等一些日子,你就搬離戲班到這里來住,帶上你的啞婆也行。”  “你是不是過些日子要遠行?”殊兒擔心地問。  男子不說話,緊緊地摟住她,像捧著一滴在晨光里就要散去的朝露,兩個人緊緊地靠著,目光癡纏著,靜靜地站在樹下。  兩個人都沒有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女子,生著一雙美麗的鳳眼,卻緊緊地盯著兩人的背影。  這是已經在這里等了很久,跟蹤著殊兒的伶官,她的心里巨震不止,本以為她來捉殊兒的奸夫會捉到一個放牛娃,可是,那個男子才貌出眾,站在那里隱隱有種王者風范,一看就來頭不小。  她想沖過去,卻被那男子深深吸引,心里已經分不清是恨是妒,殊兒的幸福表情,在她的眼里像一把刀,那不過是自己的一個使喚丫頭罷了。  很快兩個人回了屋中去了,只有那樹后立著的伶官還在那里靜靜呆立著。  這個男子是誰?自己如果能得到他的擁抱就好了,哪怕只有一個小擁抱也感覺到一生的滿足。  伶官抱著自己寂寞的肩,她已經寂寞了很久,很久,久得已經無法再忍受了。  殊兒醒來,身邊已經空無一人,他要出遠方了,殊兒痛苦地畫著眉。  戲班在李王府的上一場戲讓王爺相當滿意。太平盛世喜事多,這日又要為王妃慶生,也仍舊請了他們來唱。  伶官這一場戲是《麻姑獻壽》,她使盡渾身解數,鳳目流轉,腰肢輕妙,水袖翩然,唱腔更是婉轉清越。王爺和客人們看得目不轉睛,連連擊節叫好。隔著重重簾幕,聽見王妃帶著笑說:“孩兒,給這麻姑重重打賞。”  一個清俊的身影昂然走到前庭,背對著伶官輕輕一揮手說,來人,賞銀一百兩。這舉手投足,實在是說不出的高貴優雅。而等他一回頭,伶官心里如同被雷擊中,這貴公子,李王府的小王爺,竟是自己成天使喚的低賤丫頭——殊兒的那個奸夫。  伶官心里千頭萬緒。到后臺卸妝,看著鏡子里自己美艷如花卻漸漸浮現歲月痕跡的面容,突然滿心怨恨,把手上最喜歡的那盒胭脂砸向鏡子。一時鏡中人仿佛潑了血一般。  有個小廝進來傳話,“伶官姑娘,少主請你后花園相見,我等你卸完妝帶你前去。”是不容拒絕的口氣。  伶官心中燃起了希望,是了,莫非少主鐘意的人原本就是我,那下賤丫頭只是一個替代品?不然為何他給我的賞賜這么豐厚?  隨著小廝到了后花園,曲徑通幽。少主背負雙手遙望著星月,聽到腳步聲回頭。這尊貴的男子,竟然向一個戲子客氣地微笑著。花前月下,伶官要醉了。  “請你以后不要為難殊兒了。我……”  后面的話,伶官一個字也沒有聽清,只是耳朵里面嗡嗡作響,努力攥緊拳頭克制住憤恨得發抖的身體。那個下賤丫頭,他為了那個下賤丫頭向我低頭!她美麗的鳳目危險地瞇了起來。  “少主不知,殊兒資質低下,又不會唱戲,我對她的要求都是為了她好。殊兒能得到少主的青睞,我也替她高興。少主如果需要人侍奉,殊兒還是不夠體貼細心……伶官可以做得更好。”  她充滿渴望卻隱隱閃爍貪婪的眸子,令少主略有些不安地皺了皺眉,然后只是笑著說:“殊兒有你照顧,我自然是放心的。好,那你退下吧。”  伶官只能躬身,退回陰影中去。她深深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慢慢走過那些回廊和假山,腳就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樣。小廝帶她出了花園就走了,但她很快見到了另一個人,一臉酒意的王爺。  王爺顯然是剛剛送走了賓客。伶官立刻整整衣服,換上了嬌媚的表情,迎上前去如風吹垂柳般作了個禮,嬌滴滴地說:“王爺今日辛苦了,奴家也要告退了。”  王爺眼前一亮,湊近道:“想不到你洗盡鉛華,居然更加俏麗動人。”伶官只是低著頭,裝作一臉嬌羞不勝。王爺一把把她拉到懷里,附耳悄聲說:“改日我叫人去帶你到我的別院。”然后捏了她一把,轉身放聲大笑走了。伶官猛抬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運,就這樣降臨了!  殊兒仍然是每天任勞任怨,云淡風輕地過著。自從知道少主與她的關系,伶官也確實不敢對她太過兇狠。  伶官已經出入王爺在京郊的別院幾次,唱王爺最喜歡的段子哄他,曲意逢迎極力服侍,讓風流成性的王爺十分滿意。但她也知道,這只是逢場作戲,除了短暫的幾個月和一些珠寶賞賜,并不能給她想要的生活。  伶官并不介意,她是自尊極強的人,最想要做的是報復。  這一天,伶官唱了一段貴妃醉酒陪王爺喝酒,王爺興致高的時候,她突然滿面憂心忡忡,欲言又止。王爺有些不耐煩,問她有什么心事。  “王爺……實不相瞞,我前兩日剛發現,我們戲班的一個丫頭,薄有幾分姿色,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也認識小王爺,還過從甚密。”  王爺略有些吃驚,倒也不算意外。達官貴人,人人都有風流事,兒子也到了拈花惹草的年紀。原來還覺得奇怪,為什么他對府里的丫環都不感興趣,原來也懂風月之事了,還頗有幾分像自己。只是這孩子跟公主有了婚約,如果傳出去跟戲班丫頭有染,畢竟不太好。還好事情發現得早。  “好在你告訴了我,明日我就派人去查一查。那丫頭要是果然不錯,我孩兒又喜歡,就趕緊收到我府里做個貼身丫環也好。”  伶官一時懵了,她怎知道,這些王孫公子,若沒有玩女人才是怪事。“難道這下賤丫頭竟然如此好運!我這樣處心積慮,竟然是替她換來王府大丫頭的舒適生活?”她悔得臉都白了,幾乎咬破了鮮紅的嘴唇,指甲陷入了肉里。  王爺開懷飲酒,望著天花板樂滋滋地想,我這只知道吟詩作對風花雪月的孩兒,終于開竅了。  幾天后,王爺手下人報上來的事,讓王爺吃了一驚,心亂如麻。原來兒子跟這丫頭過從非淺,甚至為了跟她私會,置辦了一處房產。  這倒不算什么,只是這丫頭沒名沒姓,人叫她做殊兒,是班主在江南某個小鎮所收留的孤兒,今年十七歲,特征是眉心有一點紅痣。  這個小鎮,十六年前,王爺曾去過,在那里有個王爺認識的人,她的眉心,也有一點紅痣。  年輕時候,當時還是李王世子的王爺去江南督辦水利,常常微服游玩,花街柳巷到處留情。那些比草木還卑下的民女,王爺并不放在心上,但唯獨到了蘇州,遇見一個有名的歌女,莫名其妙被她迷住了,在江南的幾個月,他破天荒地帶她在身邊隨侍。  只是,當工程結束,這女人不知好歹,哭哭啼啼,說是自己懷了身孕,竟要他帶她入京。一個懷了孕的女人,簡直是個黃臉婆,王爺沒心思理睬,把她一個人丟在這個小鎮,給了幾百兩銀子,暗暗提醒自己以后再也不能跟女人糾纏過久。  過后,聽到溜須拍馬的縣令傳來消息說生下來的是個女嬰,王爺更不過問了。后來又說這女人發瘋跳了河,孩子不知去向。他找了個機會把那個小縣令革了職,這事在朝中就再也沒人知道了。  就算讓人知道了又如何?李王爺如今的地位無可動搖。但……如果這女嬰果然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那這件事就完全不同了。  這是天人共忌、祖宗不容、血脈污濁的兄妹亂倫!  李王爺的手慢慢地掐入了肉里,如果這件事情傳了出去,自己將會遭到怎么樣的報應,他非常清楚,公主的婚事一定是不會再有,而且還會以欺君之罪被滅門九族。  他的額頭開始冒出了大顆的汗滴,眼睛卻有了一絲不為人注意的殘酷。  除了從前在沙場征戰時有過這樣的危機感,李王爺這么多年的富貴生活都沒有這樣,為了一個小小的私生女,如果導致整個家庭的覆滅,那犧牲未免也太大了。  他閉上眼,思量久久,他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位居權首,并不是全靠運氣,他的心早就已經硬如青石。  再睜開眼,他下了一道密命,殺掉她,殺掉那個眉間有紅痣的女子,既然曾經負了她,那就負到底吧!  他從紅木太師椅上站了起來,眼光流轉院外的戲臺,上面戲子正唱得繽紛,但那個叫伶官的戲子,在他的眼里,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伶官到死的剎那才明白,和李王爺打交道,不亞于在身邊放一條毒蛇,當刺客的刀從她的喉間洞穿,她的眼里有的不僅僅是憤怒,還有深深的悔意。  如果當時不和王爺說少主與殊兒的事情,自己就不會被滅口,而自己依然是一個名角,唱著自己的戲,日子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23
首頁   上一頁   ←   23/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排九至尊大还是天牌大 福彩3d组六全包划算吗 双人斗地主游戏 双色球中奖查询 2018最新捕鱼游戏大全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二八杠赚钱游戏下载 彩名堂计划软件在哪里下载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龙虎和怎么玩才赢钱 重庆时时生肖彩 9肖计算公式 pk10前五百分百准 贵阳麻将规则 手游棋牌黑客技术教程 北京pk赛车走势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