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24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哪怕沒有什么起色,但也可以平安度日,只不過因為一時任性與嫉妒,就給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  在伶官被刺的同時,李王爺的另一名刺客卻藏在木屋窗邊,看著屋內兩個幸福的人兒,找著下手的機會。  只能刺殺那個女子,但那女子眉目里卻是那樣的溫柔賢惠,像一朵開在初春的小花,為何會惹上李王爺,怎么會被下滅口令?  刺客雖然不解,但也絕不會就心慈手軟,他沒有下手的原因只有一個,顧及著那女子旁邊的少主,這可是李王爺的親生兒子,這一刀如果刺偏,自己也會丟了腦袋。  少主一邊幫殊兒畫眉,一邊聽著窗外那人的呼吸起伏,來者是一個高手,自己的武功也可以與他相比,但是,奇怪的是,那人卻沒有動手,看來不是沖著自己而來。  難道是為了傷害殊兒,這又是為何?自己的事情莫非是被公主知道了,公主派人來殺掉情敵?但是,藏在深宮的公主又怎么會知道自己的事情,就算是被爹知道了,爹也不至于會殺掉殊兒,最多是訓自己一回,不讓自己與殊兒往來。  為什么?少主的心里有無數的疑問,為什么爹要派刺客來殺掉殊兒,殺掉一個對他形不成任何威脅的小女子?  少主看著殊兒那開心的笑容,并不驚動殊兒,而是左手一揮,一只鳳釵就激飛出去,釘在刺客的右臉邊上,微微劃出一道血跡。  刺客見行藏敗露,知道少主已經知道自己是李王爺派來的人,不然剛剛那只鳳釵就是刺入自己的眼睛,而不是臉龐了。  刺客馬上就一個翻身,無聲無息地消失了,既然少主要出頭,只好問明了李王爺再做決定。  少主吻別了殊兒,也很快地上馬往王府走去,他要問個明白,為什么爹要殺掉殊兒?他絕不可以讓這種事情發生,無論發生什么,都不能讓爹傷害殊兒一根頭發。  殊兒看著白馬絕塵而去,望著少主的身影,心里怎么也平靜不下來,不知道為什么,這些日子,她總感覺自己會無緣無故地心驚肉跳,戲班子里已經讓她學戲,雖然看似前途一片光明,但她總是認為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  她捧出自己的紅繡鞋,坐在窗前,開始繡花,把無限的心思都繡在那鞋面上,是喜是悲是愁是憂,都百般交織。  李王爺在池邊看魚,忽然聽到前堂一陣吵鬧,只見一個人影推開自己的守衛闖了進來,他放下魚食,拍拍手,心里嘆道:“來了,果然來了。”  敢推開他守衛的人只有一個,就是自己的兒子李少主,他打量著兒子那兩道劍眉,看著兒子那氣得發白的臉,不等他開口就說:“不要問為什么,那女人,我殺定了。”  少主一聽這話,知道事情已經是無可挽回,不禁雙手握拳,卻因為敬重父親,不敢上前,只好問道:“孩兒愿意離開那個女子,只要爹爹放她一條生路。”  李王爺手一揮,手下的人都下去了:“你最好不要知道真相,是上天不放她生路,我也沒有辦法。”  “爹,孩子已經戀她至深,如果她死了,我也不能獨活下去。”少主望著遠方,眼角涌出了淚花。  “混賬東西,一副兒女情長的樣子,能成什么大事?我怎么會生下你這樣的兒子!”李王爺雖然大怒,但看兒子那副樣子,也知道已經用情至深,無法回轉。  李王爺反復踱步,忽然硬下決心說:“你可知那殊兒是你什么人?”  “什么人?”  “是你同父異母的妹妹,你,你說,是殺還是不殺,不殺的話,如果這事傳了出來,你做的可是天理不容的丑事,被皇上知道,會被誅九族的,真是孽債,這個時候,我也顧不得這么多了,生死就兩條路,你自己選吧!”李王爺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  只留下一個目光呆呆的男子,站在池邊,久久回不過神來。  入夜,殊兒在井邊練唱,戲班的人已經被王爺叫去唱戲,而且特意紛咐不要那個殊兒,班主哪里敢不聽,于是,偌大的院子,只留她一個人。  她不知道,已經有人在緊緊地盯著她,隨時要她的小命,王爺派來的刺客已經布滿了這個大院,這一次,殊兒怎么也跑不掉了。  命運張開了血盆大嘴,而她卻一點也不知情,她又如何會明白一場錯愛會帶來這樣的殺身之禍,她又如何會知道自己愛的人是自己的哥哥。  命運的手已經把她推往深淵,艱難生存,受盡打罵,被伶官百般凌辱,終于在生命里找到一絲溫暖,愛上了一個王爺的喂馬人,一心一意,從不懷疑,無名無分,卻也心甘情愿,但就是這樣的委曲求全,卻還要招來殺身之禍,連月亮都蒙住了眼睛,不忍看這個女子的遭遇。  就在刺客準備下手的時候,卻看到一個人從后門進來,手里拿著個木棒,居然是直奔井邊,而目標也是殊兒。  刺客們退了一步,靜觀事態發展,最好有人幫自己除掉這個女子,省得自己動手。  那人用木棒猛地一擊,打倒了正在練唱的殊兒,殊兒墜井,手還握著井沿,而那人用刀去劃她的手,就在那一剎,殊兒與刺客們都清楚地看到,那個人正是少主。  殊兒的眼神一下子就真正地陷入了絕望。  她的心里在瘋狂地吶喊:“為什么?為什么?如果你想我死,我會自動消失,我早就愛你愛到不要生命,但為什么偏偏是你,是你要把我給殺死!”  但她已經看不到了,井中是冰涼的水,卻比不上她心的涼,用盡一生的愛去疼惜的人,不舍得讓自己有一絲痛苦的人,最后卻是最殘忍、最無情、最直接的人。  殊兒在落入水中的時候,閉上眼睛,眼角有淚混在井水中。  “從來沒有懷疑過你,卻死在你的手里,這一切,到底是為什么?為什么啊!”  少主閉上眼睛,不敢看她下墜的情景,那心是在滴血。  “殊兒,對不起,我救不了你,如果讓你死在別人的手里,不如讓我來殺掉你,我聽人說,這一輩子,我殺了你,下輩子,你就會殺了我,我只是想下輩子能再見到你,那個時候,我不是小王爺,你不是戲子,我們不是兄妹,我們再相愛好不好?”  少主手里握著殊兒沒有繡完的鞋子,淚一滴滴地打在了鞋面上,他對著鞋子說著話,像是說給殊兒聽:“殊兒,原諒我不能對你說明真相,因為真相比死要痛苦一萬倍,我一個人承擔就好了,我寧可你恨我,也不愿意你知道真相,因為,我不能讓你把我當成哥哥,不能,永遠不能。”  說著說著,他笑了,笑得很淡然。  只見手心里那把劍,反手拿好,用盡全力直捅心窩,那劍如閃電一樣,刺穿了他整個身體,血泉一樣地涌出,染紅了整個世界。  只因一場錯愛我卻從不后悔他的眼睛慢慢地閉上了,以為自己可以放開這世界的一切悲喜,但是,手心里緊緊地握著那一雙紅色的繡花鞋,那是他一生的愛戀……  洛婉看著少主自盡那一幕,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大叫一聲:“不,不要。”手伸了出來,想去阻止他,身子卻不能動了,已經不像是在夢境中,忽然眼前一片血紅色,景色一轉,到了李王府。  只見李王爺悲痛欲絕地抱著少主已經僵硬的身子,而從里屋沖出來一個婦人,手持佛珠,一看到已經死去的少主,就撲倒在地上。  那個婦人坐在地上很久,抱著自己死去的兒子久久不肯松手,她沒有哭,一滴淚也沒有流,半天才凄慘一笑,然后說:“殺得好,死得好,報應啊!!報應。”  李王爺聽到這句話,渾身一抖,然后說:“你說什么?什么報應!”  “報應我十幾年前,殺了那個賤人的女兒,現在我的兒子卻因為這件事情死了,那個戲子不是你的私生女,你的女兒早讓我在十幾年前殺掉了,那個戲子,不過是一個眉心也長著紅痣的女子。”  那念佛的老婦人面部扭曲,拖著兒子死去的身子,一邊往里面走一邊喊:“報應啊!報應!”聲音凄涼,如夜鬼撕人,她瘋了。  而李王爺又悔又恨又氣,一口氣上不來,口吐鮮花,一頭栽倒,臉向下撲來,似乎要撲到洛婉的身上。  洛婉尖叫一聲,她用力地把眼前的東西給推開,卻發現自己被埋在了桃花林下,花瓣紛紛落下,已經薄薄地蓋了她一身。  她從落花中站起,茫然地看著周圍,不知道現在是夢是幻,她記得自己是被沈璣從井邊推了下井,已經落地了,居然是這個地方。  難道已經死了,洛婉摸摸自己的臉,好像有一點溫度,不像已經死了。  或者全都是做夢,她又拿起自己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很疼,牙印清楚,看來不是做夢。  她往高處跑去,這個桃林那樣的熟悉,似乎是自己剛剛在井口看到的那幕中殊兒與少主約會的地方,如果剛剛自己看到的都是真實的,那么這個桃林的最高處應該有一架秋千。  洛婉跑得很快,殘花紛紛地在眼前墜下,偌大的桃林只有她一個人,散步碎碎的,青草嫩嫩地從地上剛冒出來,刺著她的赤裸的小腳,她跑得飛快,像一只離弦的箭。  一拐彎,桃林高處的那個山頂已經看到了,這桃林并不高,天空里墜著細細的雨,而那架秋千,洛婉捂住眼睛,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有一件事情她可以肯定,這個地方絕不是井底,也不是井底某個秘密通道一拐彎的別有洞天。  她走近那個秋千,憶起了殊兒和少主兩人的戀情,那秋千還在輕輕地來回晃動,似乎主人剛剛離開,有兩片花瓣墜在秋千上,像是在留戀著已經離開的主人。  殊兒,再也不會回來了,洛婉傷感著那個故事,心里悲痛,手握著秋千,正想坐下,卻看到不遠處,有人影一閃。  她以為是自己眼花,但那人影還是再次出現,雖然在遠方,可是,卻能很清楚地看到那人影腳下穿的是一雙紅色的繡花鞋。  洛婉開始追那個人影,一邊追一邊試探著喊:“殊兒,殊兒。”  那人影雖然走得不快,卻也很難追上,人影像是在引著她,不緊不慢地走著,洛婉跟在人影后面,很快就到了一個小木屋前,木屋的門虛掩著,這個木屋曾經是殊兒的,洛婉心里緊張起來,不知道要不要推門進去,因為她知道,殊兒與少主都已經死了。  但是,還是有一種力量迫使她沖動地去推開門,門內空無一人,只有一張孤單單的梳妝臺,梳妝臺邊有一個小木盒。  洛婉一看小木盒就激動地撲了上去,這個就是在閣樓里看到的小木盒,原來這個木盒是殊兒的,而它又怎么會流落到自己母親手上呢?  洛婉正在翻著木盒,忽然聽到身側傳來一聲嘆息,如泣如訴。  她一轉身,那邊正是一張雕花木床,上面什么也什么,只有一個擺得端端正正的蘇繡枕頭,上面是一朵鮮艷到滴血的梅花。  她四處察看這個木屋,這屋不大,確實什么人也沒有,她又回到了木盒邊,開始翻動里面的東西。  里面就是一些梳子、繡針,而那雙久尋未著的紅繡鞋,依然沒有。洛婉關上那個盒子,又聽到那一聲嘆息,這回更近了,如有人貼著自己的耳根,輕輕地呼出一口氣一樣。  洛婉的手心出汗,卻又不敢再四處去看,只好從鏡中打量,不看還好,一看差點被嚇得魂飛魄散,一個人影居然緊緊地貼著自己的后背,手里還拿著一雙紅繡鞋。  那人慢慢看清楚了,正是已經自盡而死的少主。  洛婉看出他似乎沒有惡意,于是就顫抖著問:“你是人是鬼?”  那少主微微一笑,似乎感覺她問得可笑:“你都已經在井口看得清清楚楚,我已經自盡而死,怎么可能是人?”  洛婉見這個少主長得不錯,人也帥氣,而且也很同情他的愛情悲劇,就放下心來,不禁多問了幾句。  “這個……少王爺,我這是在哪里?”  洛婉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身處在何地,能不能回到李大路和上官流云的身邊,回到現代的社會中去。  “你現在在我們的世界里。”少主說話好高深。  “你們的世界,是死人的世界,還是活人的世界?”  “都不是,你現在是墜入了我的回憶里,這里是我的幻界,你走進來了,看來你我有緣。”少主從鏡子的里看著她的臉,她的臉一陣緋紅,心里想著,原來這么多事都是這個家伙給搞出來,到底是為了什么?  她心里怨著那個少主,但又不敢說出來,但少主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  “你第一次從游泳池里見鬼,知道為什么那個鬼沒有拖你下水底,找你做替死鬼嗎?”少主似乎對她的事情了如指掌。  “為什么,難道是你?”洛婉轉過去。  “是的,是我救了你,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救過你很多次,每次出現險情,我都會用綠門的方式來提醒你,因為那都是在你的世界,我不能顯身,你也只能看到我的心愛之物——這雙繡花鞋。”少主輕輕地撫摸著那雙繡花鞋。  洛婉不解地問:“你為什么要救我?”  “因為你是打敗綠門的人。”少主一字一句地說。  李大路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小屋里,小屋里擺著幾杯清茶,還有一束紫色的小花在瓶里。  李大路坐起來:“難道死后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那也沒有什么好怕。”  他想到了洛婉就坐了起來,準備出去尋找洛婉,不知道洛婉會不會也到了這里。  隨著一陣鈴響,一陣幽香傳來,那香味很淡卻讓人聞了很舒服,裙擺搖晃,有人走了過來。  李大路定睛一看,是一個清秀女子,面帶白紗,端著一個銀杯,感覺李大路在看她,只是淡淡一笑,然后說:“天目者,你怎么會來這里,你不知道剛剛很險嗎?如果不是我扯你過來,你早就墜到無間地獄了。”  李大路雖然不知道這個女子是誰,但看她神仙一樣的風范,而且一下說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24
首頁   上一頁   ←   24/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3d投注技巧视频教程 瓮安港口大道走势图解 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安卓免费 四川时时真的吗 彩世家APP下载 大发pk10手机计划软件 28杠生死门公式技巧 福彩快三怎么玩稳赚 上海哪里可以玩老虎机 pk10前三技巧 稳赚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中国体育彩票网上投注站 黑龙江时时乐乐 体彩app扫码兑奖最大多少 pk10软件计划 内马尔达席尔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