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跟投软件
落吧小說下載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綠門_分節閱讀_第7節
小說作者:紅娘子   內容大小:3.84 MB   下載:綠門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5-18 12:34:26
D-姓楚的小狐貍精一樣失蹤了。”小李居然說到了楚櫻身上。  她們都不知道楚櫻已經睡在一張油畫后面,永遠地睡著了吧!洛婉身邊剛好有一個花瓶,花瓶里盛滿了水,洛婉順手就把上面的花給扯下來,端著那個花瓶走到那幾個圍成一小團的老員工旁邊,把水往她們的頭湊成的圓那里一澆過去,從天而降的水忽然淋到臉上,那些老員工們都驚呆了,不知該做何反應。  洛婉把花瓶摔到了她們的圓心,玻璃片四濺,忽然引來了一陣尖叫,大家都怔怔地看著這個平常看起來很溫柔好欺負的女孩。  她忽然發威,讓這些人都不知道如何應對,頭頂上的水流下來,也澆濕了她們的襯衫,顯出了那半老徐娘的胸。  洛婉不屑地看著她們啐道:“胸下垂的老三八們,再說一句試試!”  辦公室的氣氛僵到了極點,這時候禿頂黃從外面進來,一看這個場面,臉很黑地沖過來,開始狂吼。  “和你們說過很多回了,讓你們要尊重新員工,你看看你們,現在搞成這樣,公司這么不團結,都是你們的錯,你們再這樣,我就全炒了你們。”  他的火居然是對老員工發的,一罵完那邊,臉一轉過來就對著洛婉說:“洛婉啊,你不要生氣,她們都不懂事,我剛剛在下面看到了宏儒集團的大少爺,他讓我轉交給你一張請柬,邀請你今天參加他家的舞會,你一定要去啊!”  說完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洛婉,洛婉知道他現在對自己這樣好,完全是誤會自己與上官家的人有什么關系,想從自己身上入手巴結上官家。  但不管如何,看來是不能推脫了,但一想到昨天那個氣人的上官流云,居然誤會自己是小偷,她心里就不舒服,為什么要去參加那個舞會,她把精美的請柬往朝垃圾桶里一丟,才不看這些人的臉色過日子。  老員工們都不敢出聲,老老實實地埋頭苦干,沒有人愿意和老板做對,更怕洛婉后面的宏儒集團的勢力。  洛婉不愿意面對她們,就躲到了衛生間里,衛生間里的油畫已經被撤走了,光滑的墻壁上什么也沒有,根本就沒有什么玻璃器皿,也沒有泡著的楚櫻,難道真的只是自己的幻覺?怪不得上官流云說自己根本就是在發神經。  她的手慢慢地觸到那光滑的墻壁,門外卻傳來一個很冷的聲音:“你在這里啊!”  洛婉回過頭去,只見沈璣站在那里!她直起身子,不知道要不要把昨天看到楚櫻的事情告訴她,雖然她很高傲,但大家畢竟是大學四年同窗,也許她會相信自己。  但沈璣的話很快就打消了她的念頭。  “你準備去參加舞會嗎?哈哈,你以為會是上官流云請你嗎?其實是上官董事逼迫自己的孫子給你請柬的,你現在很得意嗎?”  洛婉看著化妝得像一個假臉一樣的沈璣,她已經擁有了那么多,美麗、非常好的職位、征服男人的手段,但卻還是這樣的讓人討厭。  洛婉傷心地問:“沈璣,你難道從來不覺得我們能在一個大學宿舍里度過四年是一種緣分嗎?你不覺得我們能在這里相遇更是天意嗎?”  “緣分,我與你會有什么緣分?你還是不要在這里說得這么煽情了,找一件好一點的禮服去參加舞會吧!不要到時候說我是你的同學,我可不想丟這個人。”  沈璣跑到這里來,就只為了告訴洛婉不要說她是自己的同學,洛婉氣得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難道自己就這么丟她的人嗎?沒有好禮服,洛婉忽然轉念一想,跑到辦公室里,撿起垃圾箱里的請柬,再推開禿頂黃的門。  洛婉氣勢洶洶像要搶錢:“你先開我幾個月的工資。”  “為什么了?”  “為什么?我代表公司去參加宏儒集團的宴會,難道你要我穿這假冒名牌的套裝去?”  禿頂黃也忽然感覺到這件事的嚴重性,眼前這個人可是代表自己公司去的,如果能在宏儒集團董事面前美言自己幾句,自己的公司得到小小的照顧,也可以夠自己活很久了,如果穿成這個樣子去,估計自己什么戲也沒有。  禿頂黃能當上老板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他立刻給了洛婉錢,洛婉拿到錢就去做頭發,雖然票子大把大把地掏,但一點也不心痛,洛婉的長發被挽起,一件寶石藍的無袖禮服將洛婉勾勒得曲線畢露,而那種色彩又襯得洛婉皮膚光滑如玉,脖子修長。  努力穿好高跟鞋,鏡子前出現一個高雅大方的美人兒,連洛婉都看呆了。  她吃驚地看著鏡子,這個人真的是自己嗎?為什么這樣的陌生?自己有這么好看嗎?天天套在那種白領套裝里、扎著皮筋、戴著一副大眼鏡、也從來不化妝、穿劣制的皮鞋的那個洛婉到哪里去了?  她還沒有從驚詫中反應過來,出租車已經把她載到了一座豪宅面前,那個豪宅占了整個山頭,私家的花園是那樣的漂亮。而華燈初上,戴白手套的傭人站在山莊的大門兩邊,名車紛紛從洛婉的出租車邊傲慢地開過,洛婉那顆可憐的自尊心受挫了。  司機從車上走下來,拿著請柬往里面走去。  所有人都是開著車進去,只有洛婉在傭人奇怪的打量眼神下提著晚禮服走在進山莊的大門,沿著長長的車道里奮力地走著。  那是一條很漂亮的路,兩邊的樹木是那樣的美,燈光打在樹葉上,樹葉閃閃發著光,花香陣陣傳來,她獨自朝那個大房子走去,從大門到房子還有一段路,名車上的人都扭過頭來看她,她忽然想,自己這樣打扮參加舞會,難道只是為了和沈璣爭一口氣嗎?但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很沒有必要,因為走在這里,丟臉的那個人還是自己。  前面不遠的拐彎處,似乎也有一個人影在走。洛婉心情大好,不亞于在沙漠里看到了同行者,居然也有窮人走路進莊園,她快步跑上去。  那是一個穿著很隨便的男人,聽到身后有腳步聲,他轉過頭來看了看洛婉,那是一張眉清目秀俊美的臉,像日本漫畫里的美少男,燈光下,他的頭發閃閃發亮,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容。  “你走路進去,為什么不讓人派車送你,那些傭人欺負你?”那人看到洛婉走路,問了一句。  “其實,也沒有關系,這么美的路,走起來更舒服,這種快樂不是車里能體會到的。”  “你很特別!”  “你更特別,你還穿著休閑服啊!”洛婉對他笑笑,也許是傭人吧!不敢相信這樣的衣服穿到舞會上是什么效果,比不穿更引人注目吧!  “我喜歡穿,我看你也不喜歡穿晚禮服!”  “是啊,高跟鞋好尖,這裙子讓我透不過氣,好難受。”  那男人聽了,轉身在路邊摘下一朵白玉蘭,輕輕地插在她盤起的發際,動作很自然,洛婉一點也不反感。  “花香會不會讓你舒服點!”  洛婉驚訝地看著這個男人,他不像李大仙那樣討打,也不像上官流云那樣惹人生氣,他的文雅會讓很多女人心停止跳動一剎,他的笑容是那樣的清澈見底,讓所有的女人都對他產生愛憐。  兩人說說笑笑到了房子前,歡歌笑語傳來,優美的音樂似有若無地飄著,那人輕輕地點頭,說一聲“失陪”,就消失在那些人群里,而洛婉像是落入了孤海。  她呆在那里,不知道何去何從,所有的人她都不認識,她開始感到后悔。  正在這個時候,她的手被一個人握住:“死丫頭,你上次踢了我。”  一回頭,上官流云那張帥臉就映入了眼簾。  洛婉兇兇地對他說:“你是不是想再被踢一下?”  “給你,我奶奶送你的佛珠,你怎么敢亂丟,我還沒有告訴奶奶,不然她會很傷心的。”  一串佛珠丟到了洛婉的手里,上官流云雖然像是口口聲聲為自己的奶奶,但他的表情卻像是有一點怕洛婉生氣。  這個丫頭雖然脾氣有一點不好,而且有時候發神經,但是那張潔白的臉,卻有一種讓人想親近的愿望。  上官流云笑了笑,怎么能對這個看起來還沒有長開的丫頭片子動心,雖然她今天打扮得非常漂亮,但是,她仍然只是個沒有發育好的丫頭。  洛婉不知道上官流云看著自己邪笑什么,只見沈璣過來了,手里挽著一個男子,走到她與上官流云的面前。  四人很微妙地站著,互相打量著,洛婉想尖叫,這個男人就是剛剛那個穿休閑裝的男子,忽然上官流云伸出手去拍了拍那個男子的肩,說了聲:“小暮,剛剛還找不到你。”  “哥,我剛剛出去了一下。”  哥!洛婉睜大眼睛,這個男人就是上官小暮,上官流云的弟弟。  洛婉明白為什么他敢穿著休閑服在舞會里逛了,這就是他家的舞會,他怎么都不怕,而看樣子,剛剛他的告別,是為了去尋找沈璣。  看樣子,他是妖艷萬分的沈璣的獵物,沈璣已經失去了進攻上官流云的機會,所以選擇了上官小暮。  洛婉擔心地看著小暮,她太知道沈璣對付男人的手段了。  這種富人的舞會對洛婉這種窮人而言是非常無聊的,她沒有什么社交的必要,也沒有被人社交的價值,只是呆呆地坐在一個角落里喝水果酒,味道非常不錯。  沈璣今天表現很好,對洛婉落落大方,照顧有加,一點也看不出尖酸的味道來,看起來倒像一個名門之秀,全場都被她的氣質所吸引。  那個愛掃地的上官清沒有出來看上一眼,據說她對這種舞會從來都沒有任何興趣。打下天下的人,總有權利選擇怎樣享受,但洛婉就是想不通,為什么上官流云的奶奶要選擇打掃廁所這種愛好,難道掃廁所也是享受嗎?  沒有人注意到洛婉,雖然花了大心思打扮,但是,這里個個都比她要艷麗、高貴,看來名門的氣質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學會的。  身后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剛剛沒有自我介紹,你不會生氣吧!”  洛婉扭過頭去發現是小暮。洛婉對小暮有很多莫名的好感,長得清俊的男子總是占了一點相貌上的便宜。  “沒有關系,難道對每個人都要介紹自己是宏儒集團的二公子嗎?對了,我怎么從來沒有在大廈里看過你”  “因為我并沒有什么本事,家里的事情都是哥在打理,我不過偶爾去奶奶的辦公室玩,你當然遇不到我啊!”  “你很能干的,怎么說自己沒有本事呢?”  正說著,沈璣從那邊優雅地走過來,挽起了小暮的手,兩人要共步舞池,沈璣在與洛婉擦肩的時候,用了一種只有洛婉聽得到的耳語,笑容還是那樣的漂亮與真誠,而聲音卻是那樣的冰冷:“別得寸進尺,上官流云還不夠嗎?小暮是我的。”  洛婉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哪里有人可以笑得這樣透明又說話說得這樣的冷如冰霜。  她還在發呆,上官流云就過來了,他一來,洛婉就和他斗嘴。  “對了,你撕了我們大樓的油畫,有沒有人找你賠錢?”  “你不說,誰知道是我撕的?再說了,有誰掛油面在廁所里?也只有你家這么變態了。”  “什么變態,這叫藝術你懂不懂?”  “我不懂,我只知道那是假貨。”洛婉認定了那不是真品。  上官流云頭頂又開始冒煙了:“你家難道在廁所里掛上值一千萬的油畫?”  話題又轉到了油畫上,忽然洛婉靈光一閃,自己已經在廁所那面墻上找了千百次,都沒有找到盛楚櫻的那個玻璃器皿,自己也想過要拆墻,但是,墻面看起來沒有任何新補的痕跡,難道那天真的是自己眼花?  就在這個時候,她忽然想到,自己是從十三樓跑到七樓的廁所,那么很可能玻璃器皿其實在十三樓的廁所,她站起來想要走,一定要弄清楚。  她已經無法忍受閉上眼就能看到楚櫻那一張悲痛欲絕的臉,眼睛睜得大大的,像是疑問,又像盛著無限的絕望,她的頭發在液體里飄散著,像一把泡開的海藻,而她雙手交叉地放在胸前,像是要捂住自己那痛苦的心。  她泡在那里,像剛來到這個世界一樣,赤裸,干凈,明亮,美麗,絕望的永恒,永遠不會老去,不會痛苦。  她的皮膚是那樣的光滑而富有生機,像象牙玉,小巧的乳房還是那樣的有生命力,但是,她卻永遠地睡去,就這樣睜著眼睡去了。  嘴角的笑容又是什么意思呢?眼里的悲痛又是為什么呢?誰是楚櫻的神秘男友?那個死亡約會到底是誰發起的?  洛婉的腦子里全是這些念頭,上官流云看她眼珠快速地轉動著,眼睫毛不停地眨著,長長的睫毛沒有涂那黑黑的睫毛油,顯得脆弱而迷惘。  奶奶給自己選的這個女子果然有她獨特的魅力,他不由自主地被那排長睫毛吸引,呆呆地看著。  洛婉回過神來,看到前面幾厘米處上官流云的臉,都快湊到自己的唇上了。看她睜開眼,兩人馬上坐正,裝成什么事都沒有發生。  “我要走了。”洛婉站起來。  “你別生氣,我剛剛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看清楚你的睫毛,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長的睫毛,只是想研究一下。”上官流云以為是自己剛剛的行為失禮得罪了她。  洛婉看著他,一把握住他的手,上官流云很吃驚地看著她,嘴里不好意思地說:“我,我……我現在還沒有準備好。”  “準備什么!你陪我去趟十三樓。”洛婉只是想拉他去闖闖十三樓的廁所,看看自己的推斷是不是正確的,她實在是被嚇得差不多了。  “十三樓,失火的那層樓,我不想去,那里鬧鬼,整棟大樓的人都知道,誰敢上十三樓?”上官流云拒絕得很干脆。  “我……我必須要上去一趟,我有急事。”洛婉睜大眼睛,眼神里全是哀求。  “要不,我們明天白天叫上很多人一起去?”  “根本就沒有人敢上去,而且必須晚上去,我沒有時間了,算了,我走了。”洛婉看到懇求無用,就獨身離開,“七天之內找到綠門,不然必死”這個詛咒,
本文每頁顯示5000字 共27頁 當前第7
首頁   上一頁   ←   7/2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 ← 或 → 快捷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以下載綠門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
pk10跟投软件 财神捕鱼官方下载 北京pk10计划免费 双色球开奖日期 7m体育即时比分 pk10直播 后三组选包胆百度百科 北京pk10高手在线计划 新网站送彩金不限制ip 12选5技巧稳赚 重庆时时彩龙虎口诀 双色球手机投注软件 pk10app做号 彩票的和值如何确定 pk10赛车计划走势技巧 二十一点简单规则 单双十期倍投稳赚方案